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38章 追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38章 追蹤字體大小: A+
     

    手握通體赤紅如血的射日神弓,霍然心情沉重無比,當今世上估計也唯有他才能確定當日那位射出驚天一箭的男子並不是真正的后羿,而是后羿死後的一絲執念,爲的就是鎮壓這片火海!

    然而,在射出那驚豔的一箭後,那道執念身消耗了所有,就那麼消散了,從此世間再不存箭神后羿,留下的,只有這張神弓。

    射日九絕,是后羿的絕技,被留在了神弓之內,霍然剛纔得到了射日神弓的承認,自然也傳承了射日絕技,而神弓的存在,就是爲了射日,射三足金烏!

    “金烏將出……”霍然呢喃着神弓之中的后羿留下的一句話,金烏一族乃是神魔萬族中的皇族,后羿的意思是不是指神魔將重現世間?可神魔不是都被太昊大帝驅逐至北冥海了嘛,且在極北之地立下鎮妖幡,神魔難不成要衝破大帝所立下的殺器?

    想不通的霍然苦笑着搖搖頭,他現在被神秘人處處針對,就算沒有舉世皆敵也差不多了,如今神魔又將重現天地間……

    嘆了一口氣,霍然將射日神弓收起,開始閉目感應自己在神秘人身上種下的秘法種子。

    “北邊八千里之外?”

    霍然睜開眸子,冷笑一聲,沒想到那神秘人居然還敢離自己這麼近,當真以爲自己殺不了他嗎?念及此,霍然徑直向北邊飛去。

    未央城外,一衆人圍在一起,對着橫陳在中央的乾屍指指點點。

    “這個霍然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來未央城行兇,且目標還是城主之子!”

    “是啊,別讓我碰到這狂徒,否則非斬他不可!”

    “這種人就該千刀萬剮,神魂貶於九幽,受盡毒火煎熬而死!”

    “他若敢現身,我必斬他!”

    ……

    追蹤神秘人的霍然來了,耳聞這些人要斬自己,他面不改色徑直向前,要確定這個未央城城主之子是否是神秘人下的手。

    “我兄弟你別擠……”一位人王境的青年發現有人要擠開自己而進入人羣中央,他撇撇嘴,剛想說幾句,可等到看清來人模樣時,他立刻驚道:“霍……霍然?!”

    青年這麼一喊,頓時引得衆人側目,待看到神情淡然,似毫無所覺的霍然依舊上前時,有人出言道:“霍然!沒想到你還敢來,是在欺我未央城無人嗎?”

    衆人散開,指着霍然怒斥道:“真是狂妄無邊!”

    “趕緊滾,大爺可以留你一條狗……”

    嘭!

    這個出言不遜的中年男子一句話還未說完,整個人便拋飛出十丈,在空中留下一條血線。

    霍然收拳而立,冷眼掃視一週,緩緩道:“想要殺我的話直接動手便是,我沒功夫陪你們磨嘴皮子!”言罷,他徑直走到乾屍面前,伸手過去探息,神魂之力緩緩侵入死者體內……

    “我兒啊!”

    一聲悲呼,一位華服中年從空中落下,踉踉蹌蹌的走到死屍面前,一時間老淚縱橫,“我兒放心,父親一定會爲你報仇,殺了霍然的!”

    一旁的霍然苦笑一聲,說道:“未央城城主是吧,你要報仇可以,但不要和我扯上關係。”

    剛纔他已經確定,這乾屍就是血神經之法所爲,與之前的乾屍一般無二,都是血脈精華盡失而死。而按照死者的死亡時間,那被自己鎖定的神秘人正好處於附近,如此便說明行兇者,就是那神秘人血霧人!

    徐未央泣聲一頓,側目望向霍然,待看清霍然的樣貌之時,他頓時暴跳起身,大怒道:“好你個霍然,今日我便替吾兒報仇,終結你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

    話未落,徐未央眉心大張,從中衝出一面寶境,寶境一轉,一道光如刀似劍,直接斬向霍然。

    這徐未央身爲未央城城主,一身修爲已臻至轉輪王境,只差臨門一腳便能跨入自在王的境界。他一上來就打出法寶,鏡光無比強勢,直接將周圍的人逼退開來。

    霍然面色陰沉無比,背後轟隆一聲顯現出漫漫血海,一輪紫日緩緩而升,投下迷濛紫光,映襯天地。

    鏘!

    鏡光橫掃一切,血海之上的紫日卻是逆轉一圈,一道紫色匹練打出,兩道光相觸,發出猶如鋼鐵交擊般實質之聲,強烈的罡風鋪天蓋地的逸散而出,地面都被掀起一丈。

    塵土飄揚,草木翻飛,一個要爲親兒報仇,一個被打出了真火,兩人殺至近前,各種秘術齊出,一時之間法則神鏈在狂舞,空間寸寸崩碎,化作世間最鋒利之物,於兩人之間飄舞。

    霍然展動神拳,拳法大開大合,舞動間有龍虎相伴,仙鳳嘶鳴。他揮拳擊碎一道又一道精光,身如猿猴而近,一掌拍向徐未央的胸口。

    徐未央大驚,頭頂寶鏡疾轉,一道道鏡光迸射而出,可那一掌實在是太強了,磨滅了諸多鏡光,依然向前而來。想到霍然肉身無雙,他還是咬咬牙,一拳打了出去。

    噗……嘭……

    骨渣翻飛,碎肉飄灑,霍然於漫天血雨中一把抓住徐未央的脖子,冷聲道:“我要殺人,沒必要搞那麼多手腳,直接殺便是!”

    頓了頓,他轉頭掃視一衆驚駭不已的人,聲音不帶點滴感情道:“或許你們中間有某些人恨我入骨,甚至深入骨髓,所以纔將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到我身上。我想說,恭喜你們成功的激怒了我。”

    說這句話時的霍然眼神緊緊鎖定每個人,當所有人都驚慌後退時,其中卻有一個不慌不忙,且面色陰沉無比。

    霍然冷笑一聲,鬆開徐未央的脖子,身如鬼魅般欺進衆人,而後出手如閃電,一把抓住了那人的頸脖,掌指間爆射出無數法則神鏈,將其牢牢禁錮。

    “啊……你……你要幹嘛?”冷不防被霍然箍住頸脖,那人頓時慌亂起來,大喊道:“救命啊,霍然又要殺人啦!”

    霍然眉頭一皺,箍住那人頸脖的手不由得緊了一分,在後者面色通紅,艱難喘息間說道:“今天我不殺你,回去告訴你主子,這個遊戲我玩定了,叫他準備好本錢!”

    “滾!”

    一字喝出,霍然一把將這人丟出十丈外,在其落地之際,將一道指芒射入他的體內。

    “咳咳咳……”

    男子不停的乾咳,剛纔差一點就死了,這種在生死之間流轉的感覺讓他一陣窒息。聽到霍然的話後,他一臉不解道:“我不明白你說的什麼意思,而且我也沒主子!”

    霍然搖頭不語,走到右臂齊肩崩碎的徐未央身前,說道:“你兒子不是我殺的,你信也好,不信也罷。”說完,他在一羣人驚駭的眼神中離去。

    “我信!”

    徐未央迅速轉過身,衝着霍然的背影大喊道:“或許天下人真的誤解了你,但從今天開始我不會!”

    前行的霍然身子一頓,而後繼續大步向前。他知道徐未央說的什麼意思,因爲剛纔他有殺徐未央的機會,可是卻沒有下殺手,只要是個正常人,這點都能看出。

    而且,他兒子剛死不久,身爲兇手的霍然怎麼可能還來?這不是找死嘛!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故佈疑陣,但是結合今日種種,加上往日間霍然的所作所爲,都可以看出他是個不懼強權,恩怨分明的人。

    所以,今日從霍然出現開始,事情就太反常了,或許一切真如霍然話中深意一般,這是有人在陷害他!

    “霍然這是什麼意思,就這麼走了?”

    “我倒是覺得城主有些怪異,怎麼被霍然打碎一條臂膀,反而還向其討好……”

    “陰謀,這是一個天大的陰謀啊!”

    ……

    沒有理會衆人的議論,霍然一路向北,根據腦海中那神秘人的方位而追蹤。讓霍然有些奇怪的是,兩人之間的距離始終在八千里上下,不管霍然是展開極速,還是慢吞吞而行,對方似乎刻意與他維持一定的距離。

    “難道他也曾在我身上種下秘法種子?”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三天,霍然不得不冒出這麼一個想法,除此之外的話,他找不到其他理由來解釋這一現象。念及此,他立即盤腿而坐,神魂之力審察全身,一處都不放過。

    片刻之後,霍然總算髮現了異樣,自己一個穴位中居然存在一粒法則種子,也正是這法則種子,才能讓神秘人洞悉自己的方位。

    “要不要驅除呢?”

    霍然陷入了糾結當中,不把這法則種子驅除,那自己就將一直暴露在對方的眼界之中,可若是驅除的話,搞不好會打草驚蛇,畢竟自己能發現異樣,他應該也發現了自己的秘法種子……

    “算了,順其自然吧!”

    良久,霍然嘆了一口氣,既然對方發現了自己的秘法種子都沒有驅除,那自己沒道理去幹打草驚蛇的事兒啊,念及此,他咧嘴一笑,睜開眼睛就想起身。

    當睜開眼睛之後,入眼的並不是夜幕星空,而是一張碩大的臉。

    “我去……”

    霍然直接跳開一丈,指着來人的鼻子忿忿道:“你什麼時候來的,不知道人嚇人會死人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