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36章 發現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36章 發現密字體大小: A+
     

    一箭出,千人歿,最爲恐怖的是,這一箭根本就不是針對那些人!知道這件事原委的五大勢力立刻留意起箭之所向,他們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引得箭神后羿現身,以震爍古今的射日神弓射出了那至強一箭。

    會不會是奪走太陽精火的人?所有人都把目標鎖定奪走太陽精火之人,當年后羿射九日,九位金烏族太子喋血隕落,太陽真火遍佈,應該是后羿以大神通鎮壓了太陽真火,這纔有了神魔嶺。

    現如今,太陽精火被人奪走,后羿自然現身,且拉開那張震懾了一代又一代人傑的神弓。只是,后羿當真活過了百多萬年?

    再無生息的地底世界,一箭屠千人的男子收弓而立,目光穿透土層,直至天際。半響之後,他輕嘆一聲,身體由下至上一點一點化作虛無,融入虛空之中。

    如果有個見多識廣的高手在這的話,一定能看出這男子並未真人,而是一道不滅執念藉助神弓之力幻化成原身,然後射出那驚天動地的一箭!現在,那一箭射出去,這道執念身已釋懷,開始合道。

    “金烏將出,誰承吾願……”

    合道的最後一刻,只餘首級的男子看着漂浮在自己身前,綻放出如火般鮮紅光芒的大弓。似乎意識到這位陪伴了自己百多萬年的執念身將就此消散,神弓哀鳴一聲,圍繞着他轉了起來。

    一張弓,爲射日;一個人,名后羿。

    頭顱消散,完全與空間融爲一體,神弓隱輝,變成樸實無華的一張弓,就那麼橫陳在幾簇橙色火焰當中,毫不顯眼。

    一戰,整個地底世界坍塌了一般,原本的浩瀚火海也被打成無數塊,這裡一簇火焰,那裡一簇火焰,金色太陽真火也因爲太陽精火被人奪走而消散一空。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全身被血色迷霧包裹着的身影如鬼魅般躍進着已無半點生命之息的地底世界,他縱目遠眺,在確定這裡真的沒有活人的時候,一把抓住一具完好屍身,而後一指直.插那死屍心臟……

    噗!

    他的手指比劍更鋒利,直接洞穿了進去,而那身軀尚有餘熱的死屍面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衰老,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原本中年模樣的人卻變成了一具乾屍,只有一層枯皮包着骨!

    這是血神經中的奪血脈之法,這人就是造成諸多幹屍事件的元兇!

    被血色迷霧完全包裹着的人看不清面貌,分不清男女,在吸乾一人的血脈精華之後,他身上的迷霧似乎濃郁了一分,幾乎沒有片刻停留,他又抓起了另一個目標,開始施展血神經之法……

    一個又一個人化成滲人的乾屍,他們的血脈精華盡皆被這人吸乾,融爲己用。在吸收這些死屍的血脈精華的同時,他時刻關注着地底世界的入口,一方有人進入,發現這個大密。

    “呼……”

    當吸乾百多位屍身完好之人的血脈精華時,血霧人呼出一口氣,身上的血霧較來之前濃郁了三成。目的達到的他,剛想退出這個遍地乾屍的地底世界,卻發現出口處竟不知什麼時候站着一位身材修長、面色冷峻的青年!

    “霍然?!”

    全身被血色迷霧籠罩的人低沉出聲,聽聲音是個男子,只是由於其刻意壓低聲線,並不能判斷出年齡。

    “你果然會來!”看着那被血色迷霧籠罩的人,霍然嘴角勾起。

    在那疑似后羿的猛人彎弓射箭之際,霍然憑藉着無極遁符於最關鍵的時刻遁走,本來他還在感嘆無良道士這次沒有忽悠自己,可沒想到這無極遁符根本就沒有遁出萬里,頂多千里出頭!

    再一次被忽悠的霍然並沒有太介意,反而覺得近些也好,反正脫離了危險,且還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趕回神魔嶺之下。

    從當年西漠開始,就一直有人冒他的名造下數起乾屍事件,尤其是千丈原一事,更是在他離去不久就造下血孽,這讓霍然有種緊迫感,那元兇在神魔嶺事件會不會也現身?想到這裡,霍然立刻返身回到神魔嶺之下的世界,也見到了血霧人作案的全過程。

    看到霍然,血霧人似乎除了第一眼有點驚訝之外,並無任何驚慌之色,他雙手抱臂,發出森寒的笑聲,說道:“你猜到了我會來,而我也猜到了你會來,我們算不算心有靈犀?”

    “誰跟你心有靈犀!”

    霍然撇撇嘴,饒有興致道:“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來吸乾別人的血脈精華,直到剛纔才發現,原來你竟然也會血神經之法,只是……全天下都知道只有我繼承了血神大帝的傳承,你是怎麼會的?”

    所有人都能確定血魔宮只出世過一次,而當年進入血魔宮的人,只有霍然一人活着出來,這血霧人會血神經之法的確是個謎。

    “呵呵。”血霧人乾笑幾聲,說道:“我說我是血神大帝的傳人,你信嗎?”

    “你覺得我應該信還是不信?”霍然反問道,表面上淡笑不止,心底卻已掀起驚濤駭浪。血神大帝不是無親無故,且除了自己之外沒有傳人嗎?可如果眼前的血霧人說的是假的,那他會血神經這事怎麼解釋?地球上的血族又怎麼解釋?

    這兩件事,已經讓霍然對血霧人的話信了九分,至於另外一分,則是……血神大帝還活着!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相信的好。”血霧人擡起沾染無數鮮血的右掌,左右翻轉道:“因爲如果你信了的話,這個遊戲就不好玩了。”

    霍然點點頭,說道:“既然你不希望我相信,那我就不相信吧,只是……你爲什麼要針對我?從西漠開始,到千丈原,但凡有我出現的地方,都會有你的身影。還有這次,我不明白你是怎麼發現我在這的。”

    譁……

    一陣風吹來,血色迷霧淡了一些,露出神秘人勾起的嘴角,“我說過,這是一個遊戲,什麼都讓你知道的話,遊戲就不好玩了。身爲遊戲中的人,如果想要知道這些,那就要靠你自己慢慢尋找了!”

    “那你就繼續裝神弄鬼吧!”

    話音未落,霍然強勢出擊,一上來就是九轉玄元神拳,猛烈的拳風劈天蓋地,忽而化龍,忽而成鳳。

    嘩啦啦……

    在霍然強勢出擊的剎那,神秘人背後撐起慢慢血海,一具具屍骨於血海中上下沉浮,一道道血浪翻涌而起,成爲最強烈的轟擊。

    轟隆隆!

    拳出的的同時,霍然背後也出現一片浩瀚血海,與神秘人不同的是,霍然的血海之中並無浮屍,卻多了一輪耀眼的紫日。

    兩汪血海相互衝擊,一道道滔天血浪彼此相撞,發出轟天巨響,這片地底世界再度搖晃其下,數不盡的巨石從上落下,在落進兩汪血海的剎那,被血海徹底碾碎成粉末。

    “早就聽聞你的血海有異,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竟然少了浮屍而多出一輪紫日!”始終被迷霧遮住身形容貌的神秘人嘖嘖讚歎,他修煉的是血神經,自然知道修煉血神經之人的正宗氣海會是什麼樣,而霍然卻不知何故,氣海之中竟是這般。

    對於神秘人的疑惑,霍然自己倒是有一個猜測,或許是當年太清大帝的精血融入己身所致,青色和紅色相合,不正是紫色嘛。不過在看到修煉血神經正常的氣海時,霍然着實被震驚了一番。

    血海、浮屍,這不就是浮屍血海嗎?血神大帝不是葬在浮屍血海中嘛,怎麼他的氣海會跟浮屍血海一般無二,他們二者之間存在什麼關係?

    嘭!

    這一剎,神秘人向前踏出一步,一拳打上霍然的胸口,那裡直接凹陷,胸骨斷裂,“戰鬥中走神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哼!”

    面對神秘人的冷嘲熱諷,霍然冷冷一哼,血海迸進,紫日升空,在血浪和紫色匹練齊出的同時,他拳出如龍,震動十里。

    神秘人完全不懼,背後血海劇烈翻騰,一具具浮屍自血海之中撐起身子,它們似乎活了過來,殘軀行動開來,化作最爲強大的戰屍,轟血浪,斬紫芒。

    噗……噗……

    霍然與神秘人貼近,兩人拳腳相擊,速度快到極致,一人出拳如龍如虎,仙鳳鯤鵬於旁展翅高鳴;一人拳法大開大合,似返璞歸真,拳拳樸實,卻拳拳強勢。

    這神秘人當真是一強敵,雖爲明王境修爲,一身戰力卻能讓轉輪王伏誅。霍然與其大戰三百回合,地底世界已坍塌近半,兩人從裂縫之地打到地底世界中心,都已浴血。

    除了渡王劫的時候,霍然還不曾與人戰到如此艱難的地步,他秘術齊出,矯如龍,健如虎,一條條法則神鏈相伴隨,要制裁強敵。

    神秘人亦是差不多,他每一擊都猶如澆注了衆生鮮血,血腥而狠辣,威猛而強絕,讓霍然懷疑這些是不是血神經中缺少的秘術。

    嘭!

    又是一強強相撞,霍然被震出百丈,體內血氣翻涌,一絲鮮血自嘴角溢出。而神秘人則是直接被震出三百丈,張口就吐出一大攤鮮血,然而受此重傷的他卻是勾起嘴角,因爲剛纔那麼一震,他是朝着裂縫之地的方向。

    “你很強,再戰下去的話我還真有可能被你斬於此,所以我們下次再見吧……”話未落盡,神秘人已化作一道血光遠遁,速度竟比霍然展開八極踏星之法時還要快上半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