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27章 千丈原(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荒劫 - 第127章 千丈原(上)字體大小: A+
     

    雖然赫連家三番兩次找霍然的麻煩,這次更是傾盡一派之力要圍剿他,霍然怒歸怒,但也沒傻到以他現在天王境的修爲就想顛覆整個赫連家。

    百花島一戰他能全身而退純屬僥倖,真正的帝器一出當真是天地變色,橫掃一切。霍然甚至懷疑震世蓮臺壓根就沒有發揮它應有的威力,因爲豔無雙根本就沒達到那個境界,不可能完全喚醒帝器之靈!

    再加上豔無雙乃是以心頭精血爲引,精血損耗過大隻能支持震世蓮臺發動兩次不完全攻擊,這種種因素加起來,霍然才能夠自百花宮脫身。

    赫連家稱霸西漠數十萬年,西漠的資源任其調用,經過這數十萬年的發展,內中高手絕對要比百花宮多的多,他霍然是強,堪稱同境界無敵,甚至拼命的話能斬王者第六層轉輪王境的高手,但兩個轉輪王,五個轉輪王呢?甚至十個……別說傾覆赫連家了,就是能不能打進赫連家的核心都是個未知數!

    所以,面對赫連家的猖狂挑釁,他決定採取游擊戰術,你不是派人來殺我嗎?那我就四處遊蕩,你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個我殺一個……

    念及此,他當即踏着地上的死屍而過,徑直向中州十絕聖地飛去。當年離開鈞天界的時候,來不及向張真玄道別,現在回到了鈞天界說什麼也要去看看那位幫了自己諸多的老人。

    從這南疆邊境距離中州十絕聖地路途遙遠,以霍然的速度也得花上大半年的功夫。本來他是可以藉助傳送法陣的,但南疆不比西漠,這裡的傳送法陣都被各大門派勢力所掌控,因爲西漠的‘乾屍事件’讓他引得天下皆怒,要想使用傳送法陣唯有打進一個門派。

    但如果打進一些門派的話,必然會被拖住一段時間,搞不好就會被赫連家的高手圍攻,這樣一來還是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所以他只能採取最原始的辦法,一路飛過去。

    這一路註定不平靜,充滿着血與罪,他與一批又一批的赫連家高手遭遇,展開了數十次戰鬥,斬敵近百。其中有一次遇到了王者第八層普賢王之境的高手,他艱難一戰差點喋血,最後憑藉着八極踏星之法遁走。

    而在那一戰之中,他也暴露了玄黃寶塔,引得天下人趨之若鶩,在其後,追殺他的人不止赫連家,還有其他勢力,以及一些強大的散修,爲的就是玄黃寶塔這等天地至寶!

    中州與南疆交界處,千丈原。

    這裡之所以叫做千丈原,是因其地貌爲平原,且方圓千丈。

    往日鮮有人出沒的千丈原,此時卻足有百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修爲高的已經達到了王者第五層明王境,修爲最低也達到了初王的境界,這些人自主的圍成一個圈,將一位身材修長,面如斧削的紅袍青年團團圍住,一個個如同狼盯着羊羔般望着中間淡然處之的青年。

    一身肅殺之氣的霍然漠然的掃視一週,淡淡道:“你們是爲了殺我而成名,還是殺我奪寶?”

    這些人都是散修,不屬任何勢力,也不知從哪得知的消息,竟然能在千丈原設下埋伏。雖然身入埋伏之中,但霍然也不在意,這半年以來他不知道被人偷襲了多少次,次次不都斬敵突圍了嗎?

    當然,面對這近百人的隊伍,霍然沒有第一時間逃遁的原因還是這些人當中絕大部分都是初王境的修士,天王境只有四位,外加一位明王境。他不怕人多,就怕有高出他太多境界的高手!

    很顯然,這些人當中沒有能夠威脅他的人。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殺神霍然!”

    修爲最高的明王境修士是個中年男子,臉上有兩條交錯的疤痕,顯得極其猙獰可怖。他指着淡然處之的霍然,轉首對衆人大笑道:“霍大俠問我們殺他是爲名還是爲寶,兄弟們你們說呢?”

    “爲名,更爲寶!”

    男女老少齊聲喊道,他們這些散修因爲生存困難,故此自己成立了一個聯盟,謂之‘長生賊團’,而那明王境的中年便是他們的團長,無人知道他的真名,只知道他叫刀疤王。

    憑着團內有一個明王境的高手,他們在這方圓萬里之內是橫行無忌,打家劫舍,但凡來往的人修爲不是太高,他們都會傾窩而出,雁過拔毛,個個手上都有不少人命。因爲這點,中州霸主九黎教和南疆霸主沐家都曾數次派兵圍剿,奈何這長生賊團居無定所,且鼻子比狗都靈,總能在關鍵時刻避開圍剿的勢力,一直存活至今。

    這半年來,霍然一直從南疆邊境殺到中州邊境,他可謂是現今天下名氣最爲熾盛之輩,一爲戰力,二爲玄黃寶塔。他們長生賊團自然也得知了這天大的消息,於是就在千丈原設下埋伏,誓要斬霍然,奪寶塔!

    聽到團員說出自己等人的心聲,刀疤王笑意猙獰的望着霍然,說道:“怎麼樣,都聽到了吧。我知道你戰力強大,連赫連家明王境的高手都斬過,但我們這麼人,就是一個個堆也能把你堆死!”

    “當然,如果打起來的話,我們肯定會死不少人,所以想到一個折中的方法……”

    霍然笑了,笑得很燦爛,一口白牙閃閃發光,“說說看是什麼方法。”

    刀疤王豎起一根手指,說道:“只要你把玄黃寶塔交出來,那我們便放你離去,反正跟命相比,至寶能算什麼?”

    “說的不錯。”霍然點頭,贊成刀疤王的話,他擡起自己沾滿血腥的雙手,低聲道:“跟性命相比,至寶又算得了什麼呢?”頓了頓,他猛然間擡頭望向刀疤王,眸子銳如鷹,冷如刀,“所以你們這是在找死!”

    話音未落盡,他已動身,雙拳展動強勢出擊。

    所有人都還未反應過來,他已經閃身至一位初王境男子面前,拳頭快過閃電,迅過疾風。

    嘭!

    碎肉四濺,鮮血飄灑,一具無頭屍轟然倒地,頸脖斷口處鮮血狂噴。

    “你這是在找死!”

    反應過來的刀疤王怒喝一聲,翻手取出一把丈長寬背刀,身體躍起間一招力劈華山斬落。

    刀疤王一身修爲臻至明王境,比之霍然都要高出一個境界,他一聲喝驚醒了團員手下,手中刀也暴.射出十丈長的刀芒,一刀出而天下驚,空間咔嚓破碎,無數土石隨罡氣翻騰,被溢出的混沌氣給徹底絞碎。

    被驚醒的長生賊團衆人見昔日兄弟眨眼間就成爲無頭屍,一個個神情大怒,竟不懼霍然那滔天之勢,各自取出法寶打出。

    咻……咻……咻……

    刀、槍、劍、棍等各種類型的法寶數不勝數,各個威勢驚人,直斬霍然。

    嘩啦……

    霍然面無表情,在他的背後出現一片浩大的血海,陣陣刺鼻的血腥味瀰漫散開,讓人仿若處於浮屍血海邊緣。一輪碩大的紫日從血海邊緣緩緩升起,照耀八方,灑下的紫輝將血海映成詭異的紫色,鮮豔而奪目。

    翻騰而起的血浪似乎是鐵水,將一衆法寶盡皆阻住。

    “人多歸人多……”霍然腳步連踩,似九宮又如八卦,像五行又若兩儀。他掌指撐開,一條條法則神鏈陡射而出,像一根根脫弦的箭矢,直接洞穿了三人的眉心。

    “可都是廢物!”

    轟隆隆!

    血浪一層高過一層,霍然頂着無盡血浪而行,十步殺一人。他背後的血海可攻可守,護住他真身的同時,可將來人拍成碎末,那輪高掛蒼穹的紫日亦是不凡,灑下的紫色匹練如刀似劍,堅不可摧,一件件法寶被其絞碎,化作粉末落入血海之中。

    刀疤王當真不弱,不愧爲能成爲這羣散修的頭領。他手持大刀,一身威勢駭人,血浪拍擊而下時他反斬一刀,恐怖的刀芒直接將血浪給劈開,周身三丈內無血水。

    看到霍然眨眼之間就殺了七八個兄弟,他雙眼通紅兇性大發,大吼一聲拖着長刀而進,紫色匹練掃來時便揮刀斬去,將其破滅成光雨而散。

    見血海擋不住刀疤王,霍然也只是淡淡一笑,任其近身而視若無睹。

    “去死吧!”

    距離霍然只有三丈的時候,刀疤王怒喝一聲,一身滂湃的法力涌動咆哮,揮刀直指蒼穹,而後重重劈下。

    這是刀疤王的最強一擊,蘊含了其一身的精氣神,即使是明王境的修士也不敢硬撼,只能避其鋒芒,否則有喋血的危險。

    霍然自恃肉身無雙,體內法力也遠超同境界之人,他展動九轉玄元神拳,矯如龍健如虎,一拳而出有龍虎相伴,龍吟虎嘯一時發,震動天上九霄與地底幽冥。

    嘭……

    拳刀相抵,強而恐怖的罡氣如脫繮的野馬四處奔騰而出,直接將方圓十丈內的衆人震飛而出。

    噗……

    恐怖絕倫的力量襲身,刀疤王似斷線的風箏,被震飛出近百丈,於空中留下一條血線。

    騰騰後退幾步的霍然收拳而立,面不改色,實際上體內卻是血氣翻涌,強忍着一口鮮血沒有噴出。

    掙扎着起身的刀疤王一把抹掉嘴角血漬,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霍然,傳聞霍然戰力驚人,可斬明王境修士,可那畢竟是聽說,沒有親身經歷過就不知道他的可怕之處!

    刀疤王經歷了,雖震驚卻也在意料之中,他冷冷的望着霍然,低聲喝道:“佈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