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13章 生而何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13章 生而何爲字體大小: A+
     

    “特別報道,今下午14點28分,天逸集團創始人兼現任ceo陳昇榮因服食安眠藥過量而死亡,其生前曾立下遺囑,稱將天逸集團捐贈給紅十字會,作爲救災救難資金……”

    華夏國內轟動,大街小巷都是關於天逸集團ceo陳昇榮死訊的報道,所有人都想不到,爲什麼這個年少多金,被稱爲商業鬼才的年輕人有什麼想不開的,居然過早的結束自己的生命,且將一手創立,發展迅速的天逸集團給捐贈了。

    這件事自然是霍然所爲,以他的手段,想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難。在得知陳昇榮一方面是因爲妒忌自己,一方面是覬覦自己的財產而害死自己的父母時,霍然也曾想將他碎屍萬段。

    可……不管怎麼樣,他都曾是自己的朋友、兄弟,最後霍然也只是讓其體面的死,不至於屍骨無存。

    陳昇榮死了,父母卻不可能活過來,抱着墓碑的霍然雙眼緊閉,卻依然鎖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誰能想到,在鈞天界中多次出入生死絕境都不曾退縮過的血神大帝傳人霍然,此時竟哭的像個小孩。

    落葉無聲,或者說霍然六識緊閉,萬物不聞,這個大千世界只能盛住他的人,卻盛不了他的心。

    渾濁的淚水從他的眼角淌落,而後順着大理石墓碑而下,漸漸滲入地面。偶爾一隻烏鴉緩緩而過,落在光禿禿的樹梢上,發出一聲聲悲慼的鳴叫,它震動人心,融化金石,在這空蕩的墓羣之間來回傳蕩。

    空寂的墓場迎來了第二個客人,這是一位身着灰袍,鶴髮童顏的老道士。他緩步而行,徑直走到霍然旁邊的一個墓碑前,而後將懷中的鮮花放下,恭恭敬敬的鞠了幾個躬。

    鞠完躬後,老道這才側身望向與自己打扮相似,斜靠在墓碑上一動不動的霍然,他雙眼一亮,不過片刻之後又黯淡了下去,輕輕一嘆,說道:“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小友何故如此。”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樂兮,當人生門,仙道貴生,鬼道貴終,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兇,高上清靈美,悲歌朗太空,唯願仙道成,不願人道窮……”見霍然不答話,老道竟自顧自的默唸起道家密藏——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也不知道是在爲地下亡人超度,還是爲地上半亡人解惑。

    似乎被這部道家秘典給打動,霍然嘴脣輕啓,喃喃道:“仙道貴生,鬼道貴終?世人爭渡,只求長生,可當真有長生仙道嗎?生而無仙,鬼道未嘗不可?縱使有仙,身無至親要它何用?”

    霍然這些話,句句透露着一股悲意,紅塵爭渡四年,他只爲回家常伴父母膝下,然而世道無常,奸人輩出,父母先亡,再曉遭友人背叛,一切只是因爲自己太優秀……

    這不可笑嗎?命運悲愴,命途多舛,霍然已絕生志。

    聽聞霍然的話,老道不難猜出這是一位飽受命運戲耍的紅塵人,他淡淡一笑,就地而坐說道:“長不長生,成不成仙這都不重要,凡人命不過百,爲生計奔波,他們圖的是什麼?有人說是錢財,有人說是權名,可不管是什麼,都離不開‘自在’二字!”

    “自在於人,大自在於心,這浩浩乾坤總有讓小友鳴生自在之人、事、物,且小友修爲出神入化,這天下再難出爾右之人,又何意生而無悅?縱有無敵寂寞之念,何不尋先人足跡,踏遍寰宇呢?”

    在老道一語話畢之後,霍然睜開無神的雙眼,越來越清亮之後,他起身對着老道一躬,道:“前輩一語點醒夢中人,晚輩這便重入紅塵,還望前輩告知住所,他日定當上門言謝!”

    老道受了霍然一拜,但對於霍然稱自己爲前輩卻連連擺手,說道:“前輩二字老道萬不敢當,小友修爲早已超越老道不知凡幾,所謂達者爲先,老道口呼一聲‘小友’已是厚着臉皮了。老道號浮雲,小友若是有空,可來崑崙一敘,屆時必將掃榻相迎!”

    霍然點頭,再次一拜,回首望了一眼父母的埋骨之地後,轉身而去。

    正如老道所言,自在於人,大自在於心,霍然愧於父母之死,是不可能得大自在的,他要體悟紅塵百態,解開這個心結,畢竟除了父母之外,他在鈞天界還有朋友,可以性命相托的朋友!

    一路徒步而行,穿過一座座城市,一羣羣人潮,霍然以身外人的眼光看待世事。

    一道黑影於夜幕中穿行,他身手矯健,身形迅捷,很熟練的撬開了一戶人家的大門,而後藉着屋外微弱的燈光,在裡面翻東倒西,將值錢的東西盡數攬進口袋……

    這是一個小偷,一個爲生計而爲的小偷,或許他的作爲會讓那戶人家損失慘重,但他卻因此而解決了溫飽。

    路上的巡警發現了異樣,手持警棍緩緩接近,在小偷觸不及防的時候將其制止,帶回了警局。對那戶人家而言,自家的財產得到了保護;對小偷而言,失敗了便等於受牢獄之苦;對警察而言,他的職責是擒住犯罪分子,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同時也滿足了內心的虛榮。

    人流不息的街道旁,老乞丐摟着飢餓不堪的小乞丐,伸手向路人討錢。有人不忍兩人窘迫至斯,拿出了兜裡的零錢,而有人則是冷眼旁觀,視若無睹的走過,甚至有些人嫌髒而遠遠繞開。

    悲慼的哀樂響起,一家人圍繞着靈柩慟哭,聲嘶力竭,淚水縱橫。他們失去了一位疼愛自己的長輩,就此陰陽兩隔,再見也只是一張做舊的黑白照片。

    ……

    人間的一幕幕,人性的一幕幕,霍然都看在眼裡。他像個最樸實的凡人,看到惡人作歹會憤怒,看到好人身死會慟哭,看到可憐人會同情……可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曾出手,紅塵百事在心中淌過,他似乎抓住了什麼,又好像丟掉了什麼。

    霍然離開了城市,於人跡罕至的山野郊外穿行,一步一步,看似緩慢,實際上卻迅捷無比。不曾被染指過的原生態森林在他身後溜遠,直至不見,他目睹了叢林法則,弱肉強食,勝者生敗者亡。

    珠峰之巔,雪花飄灑,逐漸淹沒了枯坐的霍然,他滿頭烏髮漸漸花白,身體也被常年不停的寒雪同化。

    一隻雪貂從冰層中探出腦袋,烏溜溜的小眼睛盯着已成雪人的霍然,見沒有什麼危險後,它低叫了幾聲,一個縱身跳到了霍然的腦袋,在其上歡快的蹦蹦跳跳了幾下,許久之後,似乎玩膩了,再次回到了冰層下的家。

    ……

    鈞天界,百花島外三萬裡,一位身形魁梧異常,一臉冷峻的蚩無敵坐于山頭,遙望三萬裡外的百花島,神情中透露出一絲疲憊,喃喃道:“霍然,你到底去了哪裡,三年了都還沒有回來……”

    “我找到了嫣紫,她被囚禁在百花島的紫藤林,那裡是百花宮禁地,一進紫藤林便等若於被宣判了死刑,自古以來還不曾有人從中出來啊!我試過救嫣紫出來,可她那姐姐太強了,我也只能和她打個平手!本來我以爲封王之後可以勝那小妮子,可誰知道她竟與我差不多時候渡王劫……”

    百花島紫藤林,被萬千花藤束縛住的蘇嫣紫聽到林外姐姐說前幾日蚩無敵又曾來闖紫藤林,被她和一衆女弟子打成重傷後遁走的事情,這個古靈精怪的少女再度落淚。

    她多麼希望聽到是那個人和牛哥一起來紫藤林,可是你在哪呢?爲什麼整個天下都失去了你的消息,爲什麼你要讓牛哥一人孤苦爲戰,他不是你的朋友、兄弟麼?我不是你的……朋友嗎?

    可心底又一個聲音告訴她,他沒有來更好,就不會被傷,不會流血,不會看到自己的生機一點一點被萬千花藤吸乾……擡起纖纖玉手,蘇嫣紫美目泛紅,她看到了自己的雙手已不復往日那般玉潤,已經開始撐起褶皺了。

    只要你不來,留在你印象裡的,便是我最美時的樣子……

    南疆沐家,獨坐閨房千日的沐清靈攤開手心,一顆圓珠散發出微弱的光芒,時而亮,時而暗,彷彿下一刻便要熄滅一般。這是她在霍然臨走是種下的秘法種子,代表了霍然的生機,此時珠子的形態,預示着霍然生機不穩,隨時都會斷絕。

    沐清靈玉面毫無表情,美目盯着圓珠一動不動,片刻之後,她將圓珠收了起來,打開房門的禁制後,望着闊別千日的點點星辰,腦海中思緒萬千,而後她頭也不回的出了沐府,一路向北而去。

    你當真不回來,是回不來還是不肯回來?你欠我的命,我要去收回來,不欠我的命,我也要讓他們爲你殉葬,這是我對你說過的……承諾!

    嗚……

    雪花紛紛揚揚的飄落,在夜空中搖曳身姿,似美人弄輕舞,始終圍繞着山巔那具冰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