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08章 弱水怎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08章 弱水怎舀字體大小: A+
     

    赫連紅星這一劍並沒有發揮出其應有的戰力,更甚者跟凡人揮劍差不多,只是那把劍過於強大而已,竟硬生生剖開了虛空。

    嘩啦啦……

    空間一層層被切割開來,劍鋒直指霍然後背。

    感覺到背後凌厲之勢,霍然想也沒想反手揮出一拳,受到磅礴法力的渲染,那隻拳頭被紫光包裹,宛如紫錘。

    噗……

    在刻有‘搖光’二字的寶劍還未落下之際,赫連紅星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灑下一道血線。

    嘭!

    由於失去法力支撐,赫連紅星整個人直直墜落在地,砸出了一個大坑。雖然從百丈高空墜下,但赫連紅星並未受多重的傷,只是雙眼盡是迷惘之色,完全沒有一絲感情。

    “我不如他……也不如他……”

    霍然那反身一拳並未全力而爲,故此赫連紅星也只是輕傷。躺在深坑裡,他望着頭頂藍天,不停地呢喃着。

    霍然看也不看地面上的赫連紅星一眼,徑直離去。要不是有赫連紅塵這層關係,霍然又怎麼會放過這個三番兩次找自己晦氣的人?

    在霍然離去不久,天邊一道流光疾行而來,落在赫連紅星旁邊。

    “紅星你這是何苦啊!”

    赫連紅塵將自己的弟弟從深坑中抱起,一邊向着西漠飛去,一邊輕嘆道,雖然懷裡的人不把他當哥哥,但他還是當其爲親弟弟,這就是赫連紅塵,一個以怨報德、人間謫仙般的男子。

    讓霍然沒想到的是,在經過三天極速而行,來到南疆自己當初降臨之地時,竟遇見了沐清靈。更讓他沒想到的時,此時的沐清靈是如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打扮!

    綠珠穿雲鬢,紫衣裹玲瓏,那張讓人挑不出一絲瑕疵的臉龐楚楚動人,完美的脣線勾起一抹蘊意深刻的弧度,似笑而非笑。

    “你怎麼在這?”落地時,霍然有些意外的說道。南疆浩大無邊,且這片區域根本無人,他可不相信兩人會有緣到於荒野中相逢。

    沐清靈嘴角揚的更高,笑道:“你覺得呢?”

    我覺得呢?

    聽到沐清靈的這句話,霍然心裡一凜,沒有回答,只是暗自戒備緩步前行。

    “我是在這等你的,因爲……我不想你走……”望着霍然的背影,沐清靈輕咬嘴脣,將心聲說了出來。

    聽到沐清靈那無異於表白的話,霍然腳步一頓,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他回過頭,看着小臉早已酡紅的沐清靈,說道:“一直以來,你都在暗中幫我解決一些其他勢力的追殺?”

    “是!”沐清靈輕點螓首,道:“不然當初追殺你的人,絕對會多數十倍,畢竟血神經的誘惑不是一般人能抵抗的。”

    說來也是可笑,枉她一向自喻才智無雙,算無遺策,數年前先是以自己的魅力爲引將霍然帶回沐家,讓她意外的是,霍然雖然身具七巧玲瓏心,體質卻差到連修煉都困難,爲此,她故意以冷漠激起霍然修煉下去的欲.望。

    這招效果不錯,霍然雖然一路坎坎坷坷,但仍然修煉到氣海境。在得知此事時,她甚至準備從家族寶藏中拿出一些極度珍貴的藥材來改善霍然的體質,意外的是,這個時候血魔宮卻出世了,接着她又讓霍然進入血魔宮一搏……

    從血魔宮事件之後,她便很少回到沐家,因爲那個時候的霍然已成爲衆矢之的,以霍然當時的修爲根本不可能抵擋那些大勢力的追殺,爲此她只能暗地裡替他解決了不少困難,不然每次追殺霍然的人,爲何都是那麼少?

    連霍然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成長之路上,其實一直都有沐清靈的影子,這也是霍然爲什麼總有種被人跟蹤的感覺,只是他境界不夠,根本不可能洞悉是沐清靈。

    然而,隨着瞭解霍然越來越多時,沐清靈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墮進了他不曾刻意編織的情網……在天乾村時,兩人於花叢之中談天說地,那個時候她多麼希望時間靜止。

    得到沐清靈的肯定,霍然繼續緩行,朝着前方那望不見頂的高峰而行。

    走在這片陌生有熟悉的土地上,霍然的心是平靜的,可當眼角餘光瞥到緊跟身旁的俏佳人時,頓時如一灣春水,泛起圈圈漣漓。

    他苦笑一聲,自己竟也愛上了這個大智若妖,處處算計自己的女子了嗎?他還清楚的記得當年得知自己無修煉希望時她的眼神,也記得在天乾村她小兒女狀神態,還有剛纔說出那句‘我捨不得你走’時的深情……

    “你不打算說點什麼嗎?”

    沐清靈將散落額前一縷青絲撩到耳背,那對滿含智慧之光的眸子凝視着霍然的側臉問道。

    “我……”

    霍然沉吟一聲,終究沒能將心底的話說出來。他真的不清楚自己對沐清靈是怎樣一種情感,畢竟她是自己來到鈞天界認識的第一個人,與其說他不清楚自己對沐清靈是怎樣一種情感,不若說他不清楚沐清靈對自己到底是什麼樣一種情感。他也害怕面對這個大智若妖的女人,他怕那句‘我捨不得你走’也如過往那般,只是爲了算計自己。

    她是真情,還是假意?

    他不知道,所以根本不敢放任自己的情感蔓延,對於這個世界來說,他畢竟只是一個過客,一個終究要離去的過客而已。

    “你在逃避!”

    沐清靈終究是沐清靈,不管是智商還是情商,都一如過往的超乎想像。在見到霍然欲言又止的模樣時,她雙眸中淌過一絲悲傷,幽幽道:“你在逃避我,也在逃避你自己,因爲你不是這裡的人……”

    咔嚓!

    霍然一腳踩斷地上的一根枯枝,不光腳下發出一聲脆響,心裡也發出了一聲脆響。他神情變換,不過很好的掩飾了,一邊繼續前行,一邊輕聲道:“或許吧,畢竟我失過憶。”

    “呵呵……”

    聽到霍然的話,沐清靈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卻充滿苦澀。她加快腳步,在霍然之前走上一處小坡,而後指着天邊流雲說道:“雲聚雲散,它們散了之後還會再聚嗎?它們不再聚的話,該去哪?”

    去哪?

    霍然臉上浮現出一絲懷念之色,望着那散開的白雲說道:“它們是要回家吧,回到屬於它們的地方。”

    當得到霍然的回答時,沐清靈踉蹌着後退幾步,輕喃道:“果真是回家麼……”

    雖然在霍然詢問她如何橫渡虛空時她就已經猜到了霍然有可能不是鈞天界的人,可猜到歸猜到,此時親耳得到霍然的默認,依然難以接受。

    看到沐清靈雙眼都失去了焦距,霍然沒來由的一陣心痛,想要將她扶起,雙腳卻怎麼都邁不動。

    片刻之後,沐清靈恢復神采,重新起身,而後居高臨下的望着霍然,笑道:“你騙過我,我也騙過你,現在我們扯平了,誰也不欠誰!”

    在霍然還沒反應過來時,她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在介意我當時的所作所爲,但你要知道,我是沐家人,一切都要以沐家的利益爲先,所以……”

    “所以你繼續爲了你的沐家吧!”

    聽到沐清靈三句不離‘沐家’‘利益’,霍然沒來由一陣氣惱,他直接與愣住的沐清靈擦肩而過,向着通天柱而去。“我是這個世界的過客,這個世界也只是我人生中的一站,遊子須還鄉,何顧弱水漫膝下!”

    何顧弱水漫膝下?何顧弱水漫膝下!

    沐清靈踉蹌着後退,怔怔的望着那個毅然決然的背影,這一刻她忽然感覺那個背影好陌生,比第一次見時都要陌生,不由得,一行清淚順着絕美的臉龐滑落,沾溼衣襟,染遍一叢綠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