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05章 諸雄論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05章 諸雄論道字體大小: A+
     

    “紅星!”

    身爲赫連紅星之兄的赫連紅塵在聽到自己的弟弟三番兩次找霍然的麻煩,不由得有些微怒,他皺着眉頭說道:“霍然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處處尋他麻煩!”

    在場中,幾乎沒有幾個人知道赫連紅塵和赫連紅星的關係,在赫連紅塵話畢之後,都是饒有興致的看着。他們都是當今年輕一輩的強者,生活的太安逸,需要一些調味劑,恰巧不巧的,赫連紅塵兩兄弟,以及霍然便成了這調味劑。

    赫連紅星冷冷一笑,看都不看赫連紅塵一眼,淡淡道:“你以爲你姓赫連,就是赫連家的人了嗎?你以爲你姓赫連,就可以管我了嗎?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

    霍然和蚩無敵眉頭緊皺,雖然他們不清楚兩兄弟之間到底有什麼間隙,但不管怎麼樣,身爲弟弟又怎麼能這麼說哥哥?他們將目光轉向赫連紅塵,示意要不要自己兩人出手。

    迎上了兩人的目光,赫連紅塵感激的搖搖頭,而後看着對面悠然自得的赫連紅星,說道:“紅星,你不把我當哥哥,但我還是把你當成弟弟,我們體內都流淌着赫連家的血,這是不爭的事實……”

    “你想說什麼?”赫連紅星起身打斷赫連紅塵的話,臉上有不耐之色,道:“你不配成爲赫連家的人,我會因爲赫連家誕生了你這樣一個人而感覺丟臉!”

    譁……

    直到此時,衆人才知道原來這兩人竟是親兄弟,只是不是說赫連家嫡系只有赫連紅星一個人麼,什麼時候又出了赫連紅塵這號人物?

    赫連紅塵當真有無爲之勢,面對弟弟的言語抨擊,他不曾露出哪怕一絲憤怒之色,反而笑道:“我們都沒有選擇出生地的權利,上天讓我們成爲兄弟,我們爲什麼不能和平相處,非要爭鋒相對呢?”

    “雖然很樂意看到你們赫連家內鬥……”始終未曾說話的姬少卿舉杯自飲,說道:“但這裡是百花盛會,是論道之所,你們赫連家的家事是不是應該等回去之後再談?”

    “哼!”本來還想說什麼的赫連紅星在聽到姬少卿的話時,冷冷一哼,卻也不再說什麼。倒是赫連紅塵終於換了一個臉色,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在場之人,躬身道:“讓各位見笑了,紅塵在這裡說聲抱歉。”

    這麼一個謙遜有禮,有着讓人如沐春風般笑意的人總是受歡迎的,東道主蘇妍紫淡淡一笑,撇開話題道:“剛纔姬兄說了,這裡是論道之所,那麼不知姬兄的道是什麼?”

    “皇道!”

    一身黃金戰衣,仿若一尊帝王般的姬少卿說道:“我的道就是皇道,是君臨天下之道!”

    啪!啪!啪!

    玄霄宮傳人云霆站起身,一身戰意沸騰,直視姬少卿道:“好一個君臨天下,待此次盛會結束後,雲霆定要與姬兄一戰,以證我的戰之道!”

    傳聞玄霄宮傳人云霆身具玄霄戰體,嗜戰成癡,視戰爲道,一見到修爲不錯的人就會上前一戰,北原中只要稍具盛名的人物基本都和他打過,今日在場之人才真正見識到了這位戰鬥狂人,暗道果然名副其實,剛和霍然打了一架,現在又邀鬥姬少卿……

    蘇妍紫臉上有着魅惑衆生的笑容,她說道:“姬兄身具東極皇體,走的是皇道;雲兄身具玄霄戰體,走的是戰道;他們二人一個君臨天下,一個以戰爲心,都是年輕一輩的至尊,小妹也就獻醜一番,試演己道!”

    她一語落地,雙手飄渺擺動,蘊含一種天地至理,人雖坐在那裡,卻彷彿融入的虛空之中。

    突然間,天空出現一片片花瓣,花瓣越來越多,緩緩飄下,猶如天降花雨,這片天地也如一方寶地,被點綴的奼紫嫣紅。

    幾位年輕至尊大驚,這花雨看似絢爛,卻於絢爛中蘊含着強大的危機,不由得,他們立時將蘇妍紫擺在一個很高的高度,這也是一位年輕至尊啊!

    “見笑了!”蘇嫣紫一雙素手柔荑停止擺動,紛紛落下的花雨便在這一刻消散,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蘇姐姐當真巾幗不讓鬚眉,小妹佩服!”在場中第二位女性沐清靈起身微笑,她說道:“蘇姐姐的是萬物之道,是生之道,而我的道則是法道,陰陽之道。”

    她也如蘇妍紫那般,如玉藕般的雙臂展動,於身前凝成一副太極圖。陰陽二氣在流轉,陽中有陰,陰中帶陽,充滿浩大而神秘的氣息,有碾碎一切之勢。

    “傳聞太清大帝身具陰陽之力,神功通天,於當年打的諸天萬界都顫抖,沒想到沐仙子竟也身具太陰太陽之力。”風流倜儻的歸伏夷一臉讚歎,自古就傳言,若是能身具太陰太陽,必能證道,而沐太清也以身證實了這一點,那是不是說將來也會出現一尊女帝?

    沐清靈莞爾一笑,道:“歸兄爲妖族聖子,身具荒古妖體,不知是何道?”

    聽到沐清靈的話,歸伏夷淡淡一笑,道:“美人相詢,自當解答。”話畢,他身後出現朦朧的仙闕,內有萬千飛仙在騰雲駕霧,一個個神武非凡,有無敵之勢。

    “飛仙宮闕!”

    赫連紅星站起身,凝視着歸伏夷背後的氣海異象,臉色千變萬化。他能夠感覺的出來,這個異象很強大,那些飛仙之影更是擁有無匹的攻擊力,此時隱而不發,卻有大勢在流轉,尋常通神境強者在其面前如土雞瓦狗般脆弱!

    唰……

    歸伏夷收起背後異象,對着赫連紅星伸手,示意他展示自己的道。

    赫連紅星是個高傲的人,自然不甘落於人後,他未曾言語,伸手在身前一揮。他這看似隨意一揮手,卻爲一種強大的秘術,在其身前立刻出現七顆星光,越來越亮,最後如七顆太陽般耀眼。

    這是七星秘術,蘊含了星辰之道於其中!

    再一揮手,赫連紅星收起了秘術,而後挑釁的望向赫連紅塵,意思是要他展示自己的道。

    見此,赫連紅塵淡淡一笑,也不言語,反手對着天空一招手,天邊一道流星飛逝而來,他一攤手,手心出現一顆光點。

    “這是我自創的,喚爲摘星,攻擊力倒是不大,旨在壓制。”

    主席之上的幾人都是不凡,自然能看出來這一秘術表面雖不甚出奇,但真正應用起來卻也是不凡,再加上這是赫連紅塵自己創的,更爲驚豔。

    “赫連兄的摘星實在驚豔,那我也獻獻醜吧。”

    蚩無敵那魁梧的身軀往中間一站,全身陡然升起熊熊魔氣,翻滾的魔氣忽而化龍,忽而作虎,再一瞬間化作一尊絕世魔影。那魔影彷彿從混沌歸來,仰天一聲巨吼,這片天地頓時一暗,仿若在這一霎那變成了人間地獄。

    索性也就是一瞬間的事,眨眼之間便恢復正常,蚩無敵收起身上濃郁的魔氣,爽朗笑道:“我走的是唯我之道,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姬少卿立起身子,滿頭黑髮狂舞,緊緊盯着場中的蚩無敵。他們是宿敵,從太古時期便註定了的,一個君臨天下,一個唯我獨尊,當真是針尖對麥芒。

    見到姬少卿熾熱的眼神,蚩無敵回眸視之,完全不懼,場中氣氛一時變得緊張起來,兩人彷彿隨時都會開戰。

    “各位倒是人傑英雄!”蘇妍紫起身,開口緩解氣氛,而後美目望向坦然處之的霍然,說道:“霍兄,可就剩下你了呢。”

    霍然飲酒的姿勢一頓,待看到在座之人都望向自己時,他搖搖頭,說道:“我修的道並不是我的道,跟幾位相比也不甚出奇。”

    這倒不是他謙虛,也不是暗諷在場之人,而是他之所以修道,一不爲成仙,二不爲凌人,只是想要回家而已,不似姬少卿的君臨天下,也不像蚩無敵的唯我獨尊,總不可能對衆人敘述真情吧?

    他說這話倒是輕快,但在衆人聽來,卻是不舒服,尤其是本來就對他不爽的赫連紅星,更是出言道:“看來你真是狂的沒邊,是在暗喻在場之人都比不上你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