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03章 羣雄匯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03章 羣雄匯聚字體大小: A+
     

    歷代大帝哪個不是無敵於世,第一大帝盤古獨戰三千混沌神魔,而後開天戰仙;三皇五帝於太古時期扶人族崛起;沐太清爲近古時代第一個證道成帝,放逐神魔後裔;豔帝以女子之軀證道,爲續愛人壽元煉神丹、與天鬥;血神大帝以廢體吞噬諸多絕強者,最後榮登帝位……

    這些大帝哪一個不被世人稱頌萬古,他們都於當世無敵,殺得九天十地震顫不已。 可即使如此,太昊大帝依然是被世人稱讚的最多的大帝之一,縱觀其一生從未一敗,甚至除了進入帝仙戰場之外都不曾流過哪怕一滴血!

    隻身殺了五大禁地一個來回,從帝仙戰場中浴血而出,君臨九天時放出豪言:只羨鴛鴦不羨仙!試問天下誰有這等氣概?

    “他是一個即使身死十數萬年依然無敵於天地的人!”蚩無敵眸綻精光,一臉嚮往。

    霍然和赫連紅塵點頭,對於這樣一個人,他們實在是找不到其他詞語來形容,他的一生太不平凡了,歷代大帝都有坐化的線索,卻沒有人找到可以證明他已死去的證據。

    世人都在猜測,或許這位驚豔萬古的大帝並不曾坐化,不然怎麼可能壓制了近二十萬年,讓這段時間的人悟道極爲困難?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赫連紅塵以‘紅塵’爲名,卻不似一個紅塵人,他就像一個紅塵看客,不拘過往,不管未來,笑着說道:“傳聞百花宮均是女弟子,且各個豔冠天下,你們不打算去百花會走上一遭?”

    “去!”

    “去!”

    霍然和蚩無敵齊齊出聲,他們都有些不放心蘇嫣紫,在聽到百花宮出世的消息時,又怎麼會無動於衷?

    ……

    百花島因再次出世,降臨在南海邊緣,與南疆接壤,讓這片蒼莽大地多了一抹奼紫嫣紅。

    自百花宮出世以來,拜訪者便絡繹不絕,其中不乏絕顛勢力之人。今日,來百花宮之人更是多,只不過大部分都是年輕人,他們來此只爲參加百花盛會。

    шшш●TтkΛ n●¢ ○ 霍然、蚩無敵,以及赫連紅塵三人爲伴,藉助九黎教的傳送法陣直接傳送到了南疆邊緣,再穿過重重莽林後,即使霍然和蚩無敵曾一睹過百花島之景,也不由得再生欣喜。

    此地距離百花島不過數十里,遠處漂浮在海面上,與大陸接壤的島上百花盛開,組成一個碩大了花冠,各色靈鳥於島上空盤旋翱翔,卻始終不離開島的範圍,當真是鳥語花香。

    “奼紫嫣紅遍青地,彩鳥銜香披花衣,真是一處人間絕地啊!”一襲白衣,如仙如神的赫連紅塵一臉感嘆之色,他入世不久,對於世間之物的瞭解都停留在傳說之中,何曾見過百花島這等美景。

    “貴客來訪,妍紫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若鶯鳥輕鳴般悅耳的聲音從百花島上傳蕩數十里,而後只見百花島上升起一條彩虹橋,直搭在三人身前十丈,一位身着紅色宮裝,端莊秀麗,宛如人間仙子般的女子踏橋而來。

    蘇妍紫!

    霍然和蚩無敵對視一眼,沒想到這個百花宮的聖女居然會親自出來相迎,讓他們有些受寵若驚。

    清素雅麗的蘇嫣紫鳳目在三人身上流轉,而後盈盈一拜,道:“小女子蘇妍紫,此次百花盛會的發起者,三位少俠長途跋涉,辛苦了。”

    “蘇仙子客氣了。”赫連紅塵連忙回禮,一臉歉意道:“在下赫連紅塵,此次前來倒是叨擾了。”

    蘇妍紫輕輕一笑,螓首轉向霍然和蚩無敵,說道:“霍兄、蚩兄多日不見,近來可好?”

    在赫連紅塵一臉詫異中,霍然說道:“託聖女的福,過得還可以,就是少了一個朋友,心中難免牽掛。”

    霍然的這句話蘊含多意,暗諷百花宮的條條框框多,也在表明自己此次前來主要的目的是看望蘇嫣紫,而不是什麼勞什子百花盛會。霍然說的這麼含蓄,蚩無敵可不會,他直言道:“嫣紫妹子呢,她怎麼沒出來?”

    對於霍然的暗諷及蚩無敵的直言,蘇妍紫面不改色,側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三位先請進吧,各方年輕一輩的強者均已在百花宴上,只差三位了。”

    見蘇妍紫不回答自己的問題,蚩無敵冷哼一聲,卻也跟了上去。

    百花宴分爲兩部分,一爲當代年輕一輩至尊,一爲其他。此時百花宴上已有近百人,均是聲名鵲起的年輕一輩,他們彼此之間或在討論當世之事,或在探討修煉之道,好不熱鬧。

    然而,當霍然幾人進入時,全場頓時靜了下來,一個個目光盡皆落在霍然身上,其中尤以年輕至尊那個圈子,那裡坐着不少人,霍然也只認識沐清靈、赫連紅星兩人而已。

    “三位請跟妍紫來。”蘇妍紫對着衆人點頭示意,而後對着霍然三人說道,徑直走向年輕至尊一輩那一片。很顯然,她是把霍然、蚩無敵、赫連紅塵當成年輕一輩的至尊來看待。

    騰騰騰!

    當三人走到兩塊地域中間,即將跨入到至尊地界的時候,有幾個人站了起來,其中一位脣紅齒白的貌美少年指着霍然說道:“霸王要登主席我等自然無異議,可你們二人有什麼資格?”

    “不錯不錯!那個一身白的傢伙我從未聽說過,霍然倒是名傳天下,可傳的都是惡名,有何德何能坐主席之上?”

    “蘇仙子莫要讓這二人坐在主席之上!”

    見到諸多人不滿,赫連紅塵淡淡一笑,道:“在下倒是隨便坐哪,反正也就是來見識見識,一切全憑主人家安排。”說罷,看向霍然,等他出言。

    霍然心繫蘇嫣紫,老有種不好的預感,在這個時候這些人又出言相激,讓他憑空生出一股怒氣。他斜眼掃視最先開口說話的貌美少年,冷冷道:“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想死的話,我不介意學那個陷害我的人吸乾你的血脈精華!”

    “你!”

    貌美少年臉色潮紅,一時語塞。雖怒於霍然的狂言,不過他還是不着痕跡的後退幾步,生怕霍然兇性大發,真的把他的血脈精華給吸乾,畢竟霍然在豫州城一拳傷初王的事已經傳了出來,他可沒有初王的實力,自然只能嚥下這口氣。

    “廢物!”

    看着不再言語的貌美少年,霍然嗤笑一聲,大步向前。而蚩無敵和赫連紅塵則是淡淡一笑,跟了上去。

    “霍然真的以爲有至尊撐腰就可以橫行無忌了嗎?太囂張了!”

    “是啊,竟然公開言明要吸乾別人的血脈精華,他這是要舉世皆敵嗎?”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總有一天會有人斬他的!”

    被霍然一語喝退的衆人滿臉怒氣,壓低聲音繼續以言語抨擊霍然。

    踏!

    登臺階的時候,一雙腳出現在霍然的眼前,他眉頭緊皺,緩緩擡頭,入眼的是一張普通至極的臉,整個人卻如同一柄出竅利劍,彷彿隨時會斬落下來。

    霍然見過這個一身銀色鎧甲,長相普通的男子,曾在血魔宮出世的時候見過,是玄霄宮的人,只是不知道名字而已。他凝視銀衣青年,淡淡道:“我不喜歡別人俯視我。”

    “雲霆你這小子最好不要沒事找事。”蚩無敵臉上微怒,身上隱隱有魔氣在升騰。

    被蚩無敵稱之爲‘雲霆’的銀衣青年掃了蚩無敵一眼,說道:“我會找你一戰,但不是今日……”頓了頓,他目光移到霍然的身上,全身戰意沸騰。

    “血神大帝的傳人,歷史上第一個從帝仙戰場中活着走出來,今日我要與你一戰!”

    “雲霆你……”蚩無敵想要怒斥,卻被霍然給攔了下來,他示意蚩無敵和赫連紅塵兩人後退,而後說道:“給我一個理由。”

    “因爲我想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