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101章 紅塵浮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101章 紅塵浮囂字體大小: A+
     

    赫連紅塵?!

    聽到男子的話,霍然眉頭輕皺,仔細打量這位本不該存於世間,宛如謫仙般的人物。

    身材修長挺拔,黑而濃密的長髮以金色髮箍束於腦後,斜飛英挺的劍眉下,是那對彷彿蘊含着無盡星空般深邃而迷人的桃花眸,面如斧削,高挺卻顯得秀氣的鼻樑下,緊抿的薄脣始終噙着一絲笑,讓人如沐春風。

    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美男子,高貴優雅卻異常親切的氣質,堅毅而又柔和的面龐……霍然從來沒有見過從上到下如此矛盾的人,可就是這麼一個矛盾的人一出現,讓得在場中男子自卑,女子心牽。

    “霍兄或許不知道,赫連紅星是我的弟弟。”赫連紅塵的笑很美,雖然‘美’不是用在男子身上的詞,可的確只有‘美’才能形容。

    霍然一愣,怪不得兩人都姓赫連,且眉宇之間有三兩分相像。一愣過後,霍然淡淡一笑,道:“原來如此,不知赫連兄對此事怎麼看。”

    說話間,霍然指了指重傷在地的王江。他問的很含蓄,實際上是要看赫連紅塵要與他爲敵還是爲友,畢竟自己與赫連紅星已是不死不休,而他又和赫連紅星是兄弟。

    “世人皆有錯,何顧他人說。”

    赫連紅塵語出驚人,道出了自己的觀點,而後說道:“不知霍然可否賞臉,上樓一敘?”

    “樂意之至。”霍然友好一笑,暗道赫連紅塵果然表裡如一,不但身具出塵的氣質,更有一顆出塵的心,一句‘世人皆有錯,何顧他人說’表明他不羈於世的性格。

    赫連紅塵淡淡一笑,道:“那便……”一句話未說完,他頓了頓,說道:“看來我們要多一個人了。”

    霍然點點頭,轉頭望向左手邊,那裡的人羣被撥開,一位身材魁梧,一臉剛毅的男子走向兩人。

    “霍然你總算是回來了!”男子三步並作兩步,一到霍然邊上便給了他一個熊抱。再見到霍然,男子顯然很欣喜,高聲道:“你是不知道,當得知你被赫連家那個混小子給設計陷害的時候,我差點沒傾九黎教之力搗翻赫連家!”

    “勞蚩大哥擔心了。”霍然也有些感動,雖然蚩無敵的話帶有很大誇張的成分,但這種話總是能讓人欣喜,這是人的本性。

    點點頭,蚩無敵拍拍霍然的肩膀,而後斜眼望向始終笑意不減的赫連紅塵,說道:“傳聞赫連家長子自幼夭折,不知爲何二十年後卻生龍活虎,且出現在中州,是否忘了半年前九黎教的誓言?”

    九黎教在霍然半年前被赫連紅星逼進帝仙戰場的時候曾公開言明,倘若在中州地域發現赫連家的人,必將展開無止境的追殺。

    面對蚩無敵的咄咄逼人,甚至有當場出手鎮壓的意思,赫連紅塵只是淡淡一笑,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上樓再說吧。”

    蚩無敵半眯着眼看着赫連紅塵,片刻之後點點頭,與霍然一起跟着赫連紅塵上樓。

    這家酒樓是九黎教所經營,裝修古色古香,三人分主次坐下,而一直跟着赫連紅塵未曾說過話的蒼髮老者則始終站在赫連紅塵身後,一如既往的扮冷酷。

    赫連紅塵給兩人一邊沏茶,一邊說道:“不知二位可知此爲何茶?”

    “紅塵浮囂茶。”望着杯中渾黃,卻散發出沁人磬香的液體,蚩無敵半眯着眼讚歎道:“大手筆啊,傳聞這紅塵浮囂茶樹是一方至寶,神樹有鎮壓諸邪的力量,以靈液煮之,可悟紅塵百態,提高修士心境。當年星耀大帝曾得一株,將其種植在太古洪澤之中,以鎮壓洪澤中的神秘存在。”

    “雖然神樹每千年結一次葉,因太古洪澤常年有罡風存在的緣故會偶爾飄出幾枚茶葉,但今日這個量,恐怕至少得萬年收集吧!”

    霍然大驚,聽蚩無敵一說才知道這茶水的珍貴,沒想到赫連紅塵竟然捨得拿出來,不由得更爲欽佩這個如謫仙般的男子。

    見蚩無敵道出紅塵浮囂茶的來歷,赫連紅塵嘴角噙笑,道:“茶雖珍貴,但也要有人品,二位試試。”

    兩人點頭,也不矯情,蚩無敵直接仰頭飲盡,罷了便閉目,臉上神情變幻。而霍然則是先飲一小口,茶水入口微苦,讓他想起幼年時遭受的苦難,以及來到鈞天界時的修煉之苦。

    再一口,味甜。

    再一口,微酸。

    當最後一口飲下時,竟如酒灼辣!

    “好一個紅塵浮囂茶!”茶盡入腹,霍然仿若再次體悟了一番人生百態,酸甜苦辣,同時讓他的道心更爲堅固了些。

    蚩無敵點點頭,眼角有些溼潤,那是他剛纔回憶起經歷時的產物。

    赫連紅塵彷彿除了笑便不會再有其他表情一般,他像個傭人,再次給二人倒上一杯滾燙的紅塵浮囂茶,說道:“蚩兄之前的問題,我想你們也應該猜到了一些。”

    “幼年時,紅塵的確身患重疾,數次與死神擦肩。或許是命不該絕,也或者說紅塵不甘這般死去,竟偶遇機緣,去除了頑疾。而赫連家之所以將紅塵隱沒,一來是想替赫連家隱藏一位棋子,二來,紅塵也未將自己當成赫連家的人。”

    說這些話的時候,赫連紅塵就像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臉上始終有親切的笑容。他舉杯一口飲光杯中寶液,而後說道:“之所以將這些說出來,是證明紅塵真心想要交兩位這個朋友!”

    霍然和蚩無敵對視一眼,而後齊齊舉杯飲盡,以行動表達了自己的善意。一個人的話可以是假的,但眼神不可能會假,而且他們兩人也能夠感覺到,赫連紅塵的實力很強,比赫連紅星要高出不少,想要對付他們倆,完全不需要玩虛的。

    得到兩人的友誼,赫連紅塵顯然很高興,臉上的笑意更爲真誠和濃郁,說道:“霍兄、蚩兄,不知你們二人可知近期有何要事發生?”

    “首先自然是霍兄弟從帝仙戰場平安歸來!”蚩無敵轉首望向霍然,說道:“而後便是西漠所發生的乾屍事件。”

    “你們認爲是我做的嗎?”霍然面色平靜的說道,並未怪兩人將這件事提起。

    在霍然說完之後,兩人竟同時點頭,而後又搖頭,這個默契讓兩人不由得相視一笑,而後赫連紅塵說道:“我們相信是你做的,但更相信是有人假借你之名做下這件懸案。”

    “經查證,六人的確是被吸乾血脈精華,肉身乾涸而死,表面上看起來也唯有修煉血神經的霍兄符合條件。但君子報仇十年未晚,霍兄即使要報仇,也沒必要在西漠行事,完全可以等他們離開西漠之後再動手,且不需要吸乾他們的血脈精華,這樣不光報了仇,又隱藏了身份,沒必要惹得天妒人怨,舉世皆敵。”

    “而且……”赫連紅塵看着霍然,笑道:“這個世界上估計也就我一人完全可以肯定這件事不是霍兄做的了,因爲前不久霍兄才從帝仙戰場出來!”

    蚩無敵瞪大了眼睛,望向霍然。而霍然則是點點頭,說道:“我的確是在西漠事件發生之後才從帝仙戰場出來,只是赫連兄你是怎麼知道的?”

    赫連紅塵笑了笑,說道:“當日霍兄偶然進入那片不能考究來歷的古宗門廢墟的時候,紅塵也在場。說來紅塵之所以會在赫連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來到中州,還要多虧了霍兄修復了那座損壞的傳送法陣呢!”

    霍然大驚,沒想到當時自己居然沒能發現周圍有人,若是那個時候赫連紅塵發難的話……片刻之後,霍然由衷嘆道:“赫連兄修爲果然出神入化,佩服。”

    “霍兄不要介意。”赫連紅塵連連擺手,道:“其實在霍兄之前,紅塵已經在那裡了,只是因爲剛入世,不知道霍兄的身份,故纔沒有出來問好,還請霍兄見諒!”

    “哎呀,兩個大老爺們的整這麼客氣!”蚩無敵生性不羈,不拘於禮數,看不得兩人這樣那樣,出口打斷道:“除了霍兄弟的兩件事外,可是還有一件事傳遍天下喔!”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