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99章 舉世皆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99章 舉世皆敵字體大小: A+
     

    當法陣打開時,外面的人在看到霍然的時候,明顯一愣,而後臉色恢復正常後說道:“看樣子真的是你做的了。”

    見沐清靈這副模樣,霍然苦笑着搖搖頭,說道:“進來再說吧。”

    一襲紫衣,相貌姣好的沐清靈隨着霍然走進谷內,在見到蒙修戚的時候,連忙微躬身子,道:“前輩別來無恙。”

    蒙修戚擺擺手,目光在霍然和沐清靈身上掃過,而後說道:“你們兩個年輕人聊吧,我看看花兒去……”言罷,哈哈大笑而去。

    兩人相視,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無奈。蒙修戚真是越來越不像大魔了,誰見過滿手血腥,殺人無數的大魔去看花兒?

    兩人並肩,于山谷邊緣緩行,清風細撫間,想到沐清靈見到自己的第一面時說的話,霍然一臉促狹道:“你也認爲那六個人是我殺的?”

    “我的認爲,和天下人的認爲相比,重要嗎?”沐清靈大智若妖,跟西玄洞天那個老人一般。

    霍然聽明白了沐清靈的意思,苦笑道:“的確,天下人認爲是我做的,即使不是我做的也是我做的,天下人認爲不是我做的,即使是我做的也不是我做的。”

    不管是地球還是鈞天界,都是被輿論主宰,對於這一點,霍然也算是看明白了。

    沐清靈莞爾一笑,臉頰呈現兩個可愛的酒窩:“相比於這點,我更感興趣你是怎麼從帝仙戰場活着出來的。”

    “我說我運氣好,你信嗎?”

    “爲什麼不信?”沐清靈一臉認真道:“帝仙戰場是什麼地方世人皆知,即使是十絕聖地那位也不敢進入其中,你能從裡面出來,除了運氣好,我實在是想不到其他可能。”

    霍然淡淡一笑,的確,能活着從帝仙戰場出來,霍然完全是運氣好,換作別人,沒有青石條的話怎麼可能活着?先不說那裡面到處充斥着種種至強法則,單是那恐怖的壓力就讓人頭疼。

    “知道你還活着,我也該走了。”沐清靈止步,擡頭凝視霍然俊朗的臉龐,說道:“別忘記你的承諾。”

    ……

    三天後,霍然大搖大擺的出現在豫州城,引起了一場大轟動,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視若無睹的霍然,他們不相信霍然真的從帝仙戰場中活着出來,如果眼前這個人真是霍然的話,那不是說西漠的事就是霍然所爲嗎?

    人潮擁擠,全部對着霍然指指點點,而處於中央的霍然始終閒庭信步,他每向前走一步,衆人便後退一步。

    許久,一個老者從人羣中站了出來,指着霍然的鼻子厲聲道:“霍然,沒想到西漠的事當真是你做的,你此舉意欲何爲,跟妖魔何異?”

    有了一人帶頭,陸陸續續有人出言指責。

    “殺人便算了,居然奪取他人血脈精華而強己身,你當真要與天下人爲敵不成?”

    “你這種禽獸,將來未嘗不會肆意殺人奪血脈!”

    “是啊是啊,趕緊自裁謝罪,交出血神經!”

    “自裁謝罪,交出血神經!”

    這些人當中固然有爲天下着想的人,但大部分人都在害怕,害怕自己真的會以血神經之法奪取他們的血脈之力爲己用,自己的存在嚴重威脅了他們的安全,甚至,他們以西漠的事件爲藉口,要自己交出血神經!

    當年,血神大帝在創出血神經的時候,也被世人當成妖魔,受到天下人的討伐,然而血神大帝功參造化,世人上前討伐非但沒有佔到一絲便宜,反而白白便宜了血神大帝,無限提升着血神大帝的血脈之力。

    如今霍然非但得到了血神大帝的傳承,更是已經開始謀奪天賦異稟之人的血脈,這讓他們想起數十萬年前的例子,他們害怕自己成爲霍然成爲第二個血神大帝的墊腳石,所以不容霍然存世。

    霍然看清了這些人的虛僞的面具,冷笑道:“我知道我說西漠的事不是我做的你們不會相信,所以你們誰想要血神經,或者想要我的命的話,儘管上來取。”

    四下皆靜,所有人都後退幾步。他們當中有不少修爲高絕之輩,屬於當世名宿,早些年便已封王,成爲王者。可至尊的話早已傳遍天下,他們又怎麼敢忤逆至尊之言,上前取霍然的命?就算要殺霍然,至少也得得到至尊的默許,所以他們已經做好打算,準備上十絕聖地請示至尊,將霍然的罪行告知,請至尊定奪。

    “想要血神經,又不敢殺我,你們的道心就這麼脆弱?”霍然冷笑,望着衆人的眼神犀利,似一柄天刀,充滿侵略性。

    “既然你要舉世皆敵,那我便成全你!”

    人羣之中有爆喝突起,隨即一位男子飛身而起,舉起一把金色大刀斬向霍然。

    這是至強的一刀,刀芒直達十丈,空間被刀芒絞碎,周圍也捲起劇烈的風暴。他的修爲已至通神境,一身氣勢超絕,金刀劈下,力拔山兮氣蓋世,彷彿連大地都能劈開。

    霍然冷笑,腳步一錯,金刀劈空,將霍然身前的地面劈出了三丈長的裂縫。

    “你會是我立威的第一人。”霍然面不改色,嘴中呢喃間推出一掌。

    男子大驚,知道霍然半年多前就能斬通神境之人,不敢託大,立刻擡刀橫斬。見此,霍然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右掌不止,迎上刀鋒。

    鏘!

    金刀劈中了霍然的右掌,未能將其劈開,反而發出尖銳刺耳之聲。男子大驚失色,想要抽回金刀再斬,奈何金刀卻被霍然單手捏住,任他如何都不可能抽出分毫。

    單手捏住刀尖的霍然咧嘴一笑,左手閃電而出,屈指對着金刀一彈。

    叮……

    咔嚓……

    指出刀斷,所有人愕然,眼中盡是不信。

    霍然不給衆人有反應的時間,身體恍惚間出現在男子身前,而後在男子驚駭的目光中一拳洞穿他的左胸。隨着霍然的右拳陷入男子左胸中,男子臉色越來越蒼白,整個人也越來越乾癟,眨眼間便成了一具乾屍。

    嘭!

    霍然收回右拳,感覺到體內血脈之力更強一分後,看都沒有看摔倒在地的那具乾屍,冷笑道:“既然你們說在西漠六個人身上發生的事是我做的,如果我不做的話,是不是太對不起你們的誤解了?”

    譁……

    一衆人蜂涌般後退,全部驚駭的望着中央那個宛如再世魔神般的男人。他們雙股站站,臉色蒼白,尤其是那些之前出言譴責過霍然的人,更是感覺背脊生涼,全身寒毛直立。

    他們害怕了,連話都不敢說,生怕自己將步之前那人的後塵,體內血脈精華盡入那個男人的體內,自己則成爲一具乾屍。

    “我不想殺人,但更不想被人殺,既然你們把我逼向血神大帝那條路,那我便遂了你們的願,想替天行道,或者想要血神經的儘管來,我霍然一併接着。”霍然面色平靜,眼神卻很犀利,身上逐漸升騰起紫色戰氣,將其襯托的如神如魔,至聖至邪。

    正如霍然所言,他不想主動惹人,但天下人矛鋒所指時,他也不懼。你要戰那便戰,你要殺那也要做好被殺的準備,你將我定義爲邪魔,那我不做些邪魔該做的事,豈不是對不起‘邪魔’二字?

    在地球上因爲有道德和法律約束,霍然骨子裡的血性被壓抑,可在鈞天界沒有所謂的道德和法律,這是拳頭說話的世界,來到這裡發生的一件件事,將隱藏在他骨髓裡的魔性徹底激發。

    我本善良,奈何現實逼良爲.娼!

    “魔子休要以爲有至尊爲你撐腰便猖狂,將天下人不放在眼裡,今日老夫便頂着忤逆至尊法旨的大過替天行道,將爾誅殺!”

    沉默過後,一位五旬老者擠出人羣,身帶浩大恐怖的氣勢,相隔數十丈,憤怒的遙指霍然。

    這是已經封王的當代名宿,是一名王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