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79章 英雄遲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79章 英雄遲暮字體大小: A+
     

    谷間,五大勢力之人零零總總千多人,衆人氣勢沖天,有壓垮諸天之勢。九黎教爲首的正是教主蚩灸,他如往昔般身披寬敞黑袍,魁梧的身軀充滿力感,在見到王晟那謅媚的模樣,嗤笑一聲,說道:“王聖主這般對待門下弟子,就不怕其餘弟子寒心嗎?”

    天下人早已知曉九黎教有力保霍然的意思,此時蚩灸的話更是暗點王晟迫於壓力居然就主動拱手將門下霍然送出,實乃不仁之舉。

    對此,其餘四大勢力首領齊齊冷哼,而王晟雖心有大怒,臉上卻依舊媚笑,道:“蚩教主這話就不對了,那霍然以其他身份混進我們十絕聖地,別說諸位親自上門要人,就是你們不來,我也必要重懲的!”

    在知道‘李然’就是血神大帝傳人霍然時,王晟也不是沒想過從霍然那裡套出血神經,畢竟那是一部號稱修煉玄牝之門最爲強悍的帝經仙法,誰不眼熱?可這想法也只維持了片刻而已,一旦做出這件事的話,就等於和五大勢力站到了對立面,就是他十絕聖地再強十倍,也斷然不可能承受的住五大勢力的怒火,所以他只能‘忍痛割愛’,將霍然拱手讓人了。

    在場幾位勢力首領都是人精,不可能不知道王晟的打算,本來他們是有打算髮難,甚至滅掉十絕聖地,只不過見王晟這麼識時務,也找不到理由出手了。這個世界固然亂,但凡事都要出師有名,否則必定受天下人唾棄,留下千古罵名。

    君不見,昔年血神大帝因修煉血神經而大開殺戒,獵殺了諸多超強血脈之人,在當時引得天人公憤,當真可用舉世皆敵來形容。只是血神大帝太生猛了,來幾個殺幾個,眼睛從不曾眨一下,直至其逆天證道成帝時才收斂殺性。

    當然,這個殺性只是由大地上的人而轉變成爲幾大禁地,在其證道之後,便將擊殺的目標鎖定了各大禁地,尤其是浮屍血海,更是幾進幾齣,每進一次都將爆發驚天震動,讓人對裡面發生了什麼大感興趣。 最後,血神大帝壽元將盡時,更是選擇浮屍血海作爲葬地,震懾了一代又一代的人雄。

    對於大地上的幾個禁地,人們並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麼,也不只是怎麼形成的,只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裡面必然有站在禁忌領域的超強存在,不然也不會有一代代大帝親入其中,浴血而出了。能讓一代代絕豔大帝浴血,除了同級別的存在外,還有其他可能嗎?

    踏踏踏!

    就在場面有些壓抑當中時,一位王屋洞天的弟子急急忙忙的趕來,至王晟近前是,看着幾位大勢力首領,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見此,王晟心裡咯噔一下,暗道不會是張真玄有出手制止了吧?念及此,他立刻說道:“快說,怎麼了?”如果真是張真玄阻止了的話,他必然會請幾位首領鎮壓,爲十絕聖地‘清理門戶’!

    “聖主,霍然不見了,已不在十絕聖地之中!”那人說明,在他們去西玄洞天要人時,霍然早已不見,而西玄洞天衆人也言明霍然已離開聖地。

    “王晟!”

    東極皇朝的皇主一身有皇氣在奔騰,他威嚴的審視大驚的王晟,冷冷道:“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窩藏霍然,莫非真要與我東極皇朝爲敵?”言罷,他一身強絕的氣勢直壓王旭,讓後者臉色頓時一變,騰騰後退幾步。

    在那弟子說完之後,五大勢力的人都認爲這是王晟在耍詐,想要獨吞血神大帝傳承,紛紛表示要對十絕聖地展開徵伐,滅盡十絕聖地的勢力。

    “諸位。”

    就在五位首領即將要對王晟發難的時候,一道沒有點滴感情的聲音在天空迴響,遠處一道蒼老的身影緩緩朝着這邊而行,明明似閒庭信步般行走,整個身影卻是一閃一閃,瞬間便出現在王晟身邊。而在蒼老身影出現的剎那,王旭身子頓時一鬆,東極皇朝強大的氣勢也在這一刻輕然消散。

    張真玄!

    關鍵時刻這個西玄洞天的洞主出現,面對戰意高昂的五大勢力衆人,他面不改色,淡淡道:“霍然確已離去,我十絕聖地雖然比不上諸位大帝的傳承,但諸位要發難的話,我十絕聖地也不懼。”

    老人的話很平靜,平靜到讓人感覺窒息。可就是這麼淡淡的一句,讓五位首領心裡巨震,尤其是東極皇主,在老人出現的那一剎,他頓時感覺自己壓向王晟的滔天氣勢如潮水般退了回來。

    高人!不顯山露水的絕世高人!

    這是五位首領在老人出現的時候,唯一的感覺。

    “你是張真玄?!”

    五大勢力之中,一位中年在看到張真玄時,驚呼出聲。

    五位首領在聽到‘張真玄’這三個字時,神情俱是一震,玄霄宮主怔怔的望着老人,不敢置信道:“你當是百年前敗盡天下英雄的張真玄,號稱最有可能登臨禁忌領域的人?”

    張真玄,這是百年前一個無比輝煌的名字,天賦超絕,號稱當世最有可能繼太昊大帝又一證道之人!讓那一代人心底生出深深的無力感,連戰都不敢戰。只是傳言,這個曾經站在當時大地上最巔峰的人,卻於人生最巔峰的時候沉寂了,不少人都言稱其在域外身死,讓天下人扼腕嘆息。

    眼前的這位老人是當年那個丰神如玉,才驚天下的絕豔之人嗎?死便死了,爲什麼只是區區百年,卻由一個青年變成了遲暮老人?按道理以他的修爲,即使不能維持青年之態,最起碼也是中年的樣貌啊,爲何會讓歲月在臉上留下一道道深刻的痕跡?

    在場中,幾位首領年齡都不超過百歲,並不如王旭,及十絕聖地中其他洞主那般年長。在他們出生之時,張真玄的名字已漸漸退出人們印象,而剛纔出聲之人卻是那一代的人,他見證了張真玄的輝煌,怎麼都不能相信只是百年而已,連自己都能維持在中年之態,那個壓垮一代人的豔才卻已近遲暮……

    老人目光渾濁,轉向之前玄霄宮說話的中年,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道:“我們可曾相識?”

    聽到老人的話,那中年苦笑一聲,擠出人羣,道:“當年你於青丘原挫盡天下羣雄,我只是遠遠觀望,你是最爲絕豔的天才,而我只是玄霄宮一個普通弟子,又怎麼可能與你相識……”

    他的話有崇敬,有遺憾,眼前這個人一度是他的偶像,是他的目標。然而,再見偶像時,昔年那個丰神如玉,如同仙王轉世般的男人卻比自己更老,好似臨門一腳就將踏入坐化。

    是歲月太無情,還是英雄路多舛?

    老人撩起胸前一縷白髮,淡淡一笑,道:“不知不覺就已過了百多年,時間過得真快……”

    “傳言你當年已去域外,在域外你到底遇到了什麼事,只是百年而已,就變成如今這個模樣?”那中年神情有些激動,這個人是他當年的偶像啊,只是百年而已,歲月怎麼就將他傷成這樣?

    到了張真玄的境界,短短百年已經很難在他臉上留下太深的痕跡,除了發生什麼讓他心傷之事,不然何止與此!

    “你們要的人已經不在十絕聖地,走吧。”老人顯然是不想重提往事,淡淡說了一句之後轉身離開,背影荒涼、落寞,仿若一頭遲暮的孤狼,在慢慢走向天邊盡頭,生命盡頭。

    “我相信總有一天你還會踏上巔峰,你還年輕,不應該止於此!”

    中年對着老人的背影大喊,聲嘶力竭。這是他對曾經偶像的堅信,他不相信當年那個人就真的會一直這般走下去,直到命路的盡頭,因爲他生來就是那種處於巔峰的人,那纔是他應該走的路,他的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