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77章 紫日照血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77章 紫日照血海字體大小: A+
     

    大玄元印被破,受到反噬之力的霍然神情萎靡,體內傷勢更重一籌。

    鎮封天碑乃是一強悍秘術,可禁錮空間,也正是因爲如此,大玄元印纔會被破。

    此時觀戰的衆人已經麻木了,霍然和王旭兩人帶給他們的驚訝太多太多,先是肉身之間的橫衝直撞,然後又是幽冥魔瞳和紫極仙瞳的對決,接着各種秘術齊出,到了最後,王旭更是以鎮封天碑破去了西玄洞天不世秘法大玄元印!

    當然,衆人也知曉,鎮封天碑固然強悍,但不可能凌駕於大玄元印之上,之所以能破大玄元印,主要是因爲王旭的修爲要超過霍然,而且霍然此前已然身受重傷,不能完全發揮出大玄元印應有的威力。

    想到這一點的霍然不由得苦笑一聲,暗道自己託大了,沒有在最爲巔峰的時候以大玄元印克敵。

    王旭不單是破開了大玄元印,更是破開了自己的心理陰影,他狀若癲狂,不顧嘴角血漬,指着神情萎靡的霍然說道:“連大玄元印都已無用,你還有什麼辦法勝我?!”

    對此,霍然只是腳步輕移,不着痕跡的佈下聚靈法陣,汲取周圍的天地靈氣補充自己的消耗,一邊冷笑道:“勝你的方法多的是,不信你可以來試試!”

    “哈哈哈!”

    王旭大笑,道:“我早就說過,不要妄圖影響我必勝之心!既然你這麼急着赴死,那我便成全你……”言罷,王旭腳步生風,疾轉向霍然,掌指拍擊而下。

    爲了破開大玄元印,王旭的確是受了不輕的傷,但較之霍然,要好太多了,幾乎沒怎麼影響他的戰力。掌指拍擊間,光華連連,空間陡然一緊,如同皺紙。

    浩大的光掌來襲,霍然不爲所動,識海中端坐的紫色神魂陡然睜開眸子,而後起身踏入紫色氣海。紫色小人凌於紫色氣海之上,雙手不停地掐出一個個法訣。

    而隨着紫色小人掐動法訣的同時,霍然背後出現一絲朦朧的景象,陣陣浪濤之聲響起,偶爾閃過一絲紫光、血光。

    “這是怎麼回事?”

    眼見霍然身後異象,王旭收掌而立,不敢貿然上前。

    而高臺之上的幾位洞主在看到霍然身後的異象之時,心裡出現一個想法,一個個目不轉睛的盯着霍然的背後,看看是否如自己等人所想一般。

    霍然背後,血光氾濫,越來越濃烈,而潮汐之聲也越來越響,漸漸有震耳之勢。

    轟隆隆……

    陡然間,潮汐之聲大響,霍然背後異象成型,那竟是一片浩瀚的血海,血色巨浪高達百丈,一層一層拍擊而下。還沒有完,在血浪過後,血海的盡頭緩緩升起一輪紫日,紫光如水,映滿血海,一絲絲詭異而神秘的氣息散發而出。

    “是氣海!”

    九位洞主齊齊起身,神情大駭,王晟更是一臉不可置信的喃喃道:“他居然開始領悟道,且已經叩開了道的門,一腳踏了進去,以神魂爲引,展現出氣海之異象!”

    “大才啊,真是大才!”西城洞天洞主雙眸之中滿是讚歎道:“尋常人要玄牝之門完滿之時纔開始領悟道,可此子竟在天眼境就開始悟道,真是前無古人!”

    對於西城洞天洞主的話,其餘洞主也是連連點頭贊同,其中青城洞天洞主更是說道:“有此子,我十絕聖地何愁不能崛起?!”

    轟隆隆……

    大開玄牝之門氣海異象的霍然,背後紫日照血海,每一重血浪拍下都讓他氣勢高漲一分。他目光悠遠而犀利,緊緊盯着茫然不知所措的王旭說道:“我說過,你不可能勝我,一年前是這樣,一年後依然會是這樣!”

    話音剛落,他向前跨出三步,一步數丈,背後血浪翻騰,一道百丈高的血浪涌起,直撲王旭。

    那浩瀚的血海仿若衆生鮮血匯聚而成,和中州的浮屍血海差不多,只是少了一些屍骨。可即使如此,依然讓人震撼,宛如置身於浮屍血海邊緣,連濃重的血腥味都是那麼真實。

    王旭怔怔的看着驚天血浪拍向自己,那浩瀚的血海彷彿有一種魔性的力量,讓他根本邁不動腳。

    “啊!!!”

    就在血浪即將拍擊到王旭的關鍵時候,他大吼一聲,硬生生掙脫那種魔性力量,眉心衝出一把殺劍,劈開了血浪。沒有血浪壓制的王旭立刻暴退,身前橫着那柄殺器,緊張的望着霍然。

    轟隆隆……

    血浪並未真正被劈開,重重落地後,讓大地震動,整個擂臺轟然破碎,無數土石落在血海里瞬間被浪濤絞碎,化作飛灰。

    嘶……

    早已凌空的王旭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霍然背後的血海太過詭異,看似虛構,卻能發出如此恐怖的威力,若不是關鍵時刻殺劍破開那魔性力量的話,他在那一擊之下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血浪不止,繼續翻騰,似一頭頭混沌神魔。王旭強自定住心神,驅散心中陰霾,而後控制殺劍出擊,豎劈血海。

    驚天的劍芒驟現,劍芒所過之處,空間寸寸碎裂,並不比血海造成的視覺衝擊差多少。

    霍然面不改色,只管踏步上前,背後一層接一層的血浪涌起,直撲王旭。

    撕拉……

    王旭的那柄劍來歷非凡,極端強大,是一尊大殺器。豎劈而下時,血浪被分開,直指霍然天靈蓋。

    然而就在這時,血海盡頭那逐漸升高的紫日射出一道紫色光華,光華如劍如刀,劈中了殺劍,鏗鏘作響。

    嘩嘩……

    血浪翻滾,欲要淹沒殺劍,而已至當空的紫日也綻放出最爲璀璨的紫光灑在殺劍之上,兩者相合,竟要將這殺劍磨滅絞碎!

    “嗡……”

    殺劍發出一陣嗚咽之聲,化作一道光退回,沒入到王旭的眉心,而後者則是臉色瞬間蒼白,看不出一絲血色,更差點從空中摔了下來。

    未能絞碎殺劍,霍然冷笑一聲,提腳登上虛空,背後紫日血海與他動作一致,一同升高,而後道道血浪轟然翻滾,撲擊而出。

    死亡的感覺再次縈繞心頭,王旭面色白的嚇人,他想到了一年前,也如今天這般。

    要死了嗎?王旭心頭升起一抹絕望,果然只要有眼前的人在,自己就不可能登凌絕頂嗎?接連兩次敗在同一個人手裡,而且都是被以弱勝強,這讓王旭開始質疑起自己,一顆只爲成仙的心逐漸出現裂縫……

    “豎子爾敢!”

    一年前的一幕再次上演,高臺上的王晟爆喝一聲,也不顧什麼規矩,身形疾閃間出現在王旭身前,而後對着霍然背後的血海猛然轟出一拳。

    轟……

    霍然根本反應不過來,紫日血海瞬間崩散,他整個人也拋飛數十丈,在空中留下一道血線。

    “李然!”

    “李然!”

    “李然!”

    西玄洞天之人也沒反應過來,待有所反應時,霍然已經重重落地,鮮血從他嘴角不停的涌出,眨眼之間就沾溼了一地。見此,他們立刻一擁而上,江流將他扶起,體內化神境的法力不停渡進他的體內。

    “旭兒,旭兒!”

    王晟將重傷的王旭扶住,落地之後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別嚇爹啊!”

    此時的王旭面目呆滯,只是偶爾自嘲一笑,喃喃道:“我又敗了,凌駕他一個境界,還是敗了,我真的不如他啊……”

    “旭兒!”王晟搖晃幾下,卻不能喚醒王旭,待查探到王旭雖然重傷,卻沒有生命危險的時候,他陡然間望向神情極度萎靡的霍然,而後一步步走了過去,聲音低沉道:“又是你害了我的孩兒,又是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