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71章 再回西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71章 再回西玄字體大小: A+
     

    乾坤封禁法陣之外,霍然就那麼坐在地上,雙眼的焦距始終在那綠色光繭上。

    因爲乾坤封禁的緣故,李瑩瑩現在等若於活死人,靈魂都靜止,生機也只是完全依靠那些命元精石和一顆命元神精。若是在這些命元精石完全消耗之前,霍然沒有解開乾坤封禁,那李瑩瑩將徹底死亡。而即使霍然解開了封禁,但未能尋找到解決李瑩瑩體內太陰太陽之力的辦法,李瑩瑩依然免不了死亡。

    歷史上,除了沐太清以外,沒有人可身兼太陰、太陽。

    “沐家嗎?”

    霍然忽然感覺命運真的很奇妙,自己千方百計想要逃離各大勢力,沒想到這次因爲李瑩瑩的事,卻要主動送上門,又將面對那個眸子充滿着失望和冷淡的人……

    “小子,你打算去沐家走一遭?”一旁的蒙修戚面無表情,好不容易遇上一個根骨奇佳的徒弟,到頭來卻因太陰太陽之力襲體而有了生命危險。李瑩瑩體內的情況他很清楚,他同樣想到了這個時代中第一位證道成帝的人,如果世上還有一種方法可以完美解決太陰太陽的問題,估計也就存在於沐家吧。

    “如果要去的話通知我一聲,雖然我不一定能逆推沐家,但至少比你說話的分量要重些。”

    言罷,蒙修戚轉身離去,背影堅定。

    遠處,無情面色冷峻而堅毅,修煉至四極境,他的體表隱隱有魔氣在流轉。自李瑩瑩被封印後,他修煉起來更加努力,爲了救師妹!

    三天後,霍然在天乾村衆人面前宣佈了一條消息,他將離開這裡。聽到霍然要離開,蒙修戚立刻說道:“我跟你一起去!”

    對此,霍然搖頭,道:“我此次並不是去沐家,而是回我的宗門十絕聖地。”

    離開十絕聖地已經近十個月了,當初臨行前,江流曾囑咐他,叫他一定要在一年之內趕回,因爲屆時將有宗門比拼,以勝敗而論十大洞天的排名。張真玄待霍然不薄,霍然自然要爲西玄洞天一戰。

    “十絕聖地?”蒙修戚疑惑一聲,而後說道:“中州最爲出名的宗門之一啊,那我更要去了,看看傳說中曾出過不少聖賢的寶地到底如何!”

    ……

    霍然最終還是答應了蒙修戚的要求,只不過將無情留在了天乾村。

    天乾村距離十絕聖地並不遠,也就數萬裡。一路上霍然都在向蒙修戚請教修煉上的問題,蒙修戚也不藏私,將自己的感悟都講述了出來。而閒餘時,蒙修戚也會向霍然問一些關於十絕聖地的情況,霍然雖疑惑這個大魔爲什麼對這個感興趣,不過卻也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希望你們十絕聖地有高手能和我過過招,不然我這次出來就虧大了!”終於,在距離十絕聖地不過數裡之地時,蒙修戚說出了自己打算,原來他是想跟十絕聖地中的高手切磋。

    數裡之地,對於兩人來說也不過片刻功夫,然而,就在霍然準備以秘法打開進入十絕聖地的通道時,一直懷揣着希冀的蒙修戚頭也不回的遁走,空中只剩下他的聲音。

    “小子我回谷裡去了,這裡很不簡單啊!”

    嗡……

    就在蒙修戚前腳剛走,前方虛空之中泛起一陣陣漣漓,一個灰衣老者於空間漣漓中現身。

    張真玄!

    看到居然是張真玄,霍然心裡暗道一聲果然,蒙修戚是被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老人給驚走的。蒙修戚乃是十數萬年前的大魔,一身功力超凡入聖,即使因爲曾被封印的緣故,耗損了不少命元,修爲也退步了不少,但依然要超出玄牝之門一大截。可就是這樣,蒙修戚依然連見張真玄的面都不敢,由此可見這個老人着實不凡啊。

    “洞主!”見張真玄的目光由蒙修戚消失的方向轉到自己身上,霍然微微躬身道。

    點點頭,老人半眯着眼說道:“近朱則赤近墨則黑。”

    霍然翻了翻白眼,這個老頭還跟過去一樣,說話都拐着彎,每一句都是暗有所指。對此,霍然只是聳聳肩,也不隱瞞道:“他就是前段時間自南海邊出世的大魔。”

    “一代魔聖蒙修戚。”老人一語道出蒙修戚的大名,而後轉身進入十絕聖地。

    霍然大驚,不清楚張真玄怎麼會知道蒙修戚的名號,而且似乎比自己更爲了解。想不通的霍然只能將張真玄定義爲那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疑似活了很久遠的老怪物!

    進入十絕聖地之後,霍然才發現張真玄竟沒有回自己的洞府,而是笑看着自己。霍然實在忍受不了老人的目光,渾身不舒服道:“洞主,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還記得我曾跟你說過的事嗎?”老人收斂笑意,一臉嚴肅。

    霍然一愣,而後想起了在離開十絕聖地之前,老人曾跟自己說過關於大玄元印的事,當時老人言明大玄元印的隱秘不只如此,還有一些他現在不能知曉的。此時老人再提起,莫非自己已經具有資格了?

    見霍然點頭,老人說道:“雖然你現在依然沒有資格,不過我還是決定告訴你。等你跟師兄弟敘完舊之後再來找我吧。”

    留下這麼一句,老人再次消失不見。

    留下一臉鬱悶的霍然苦笑一聲,而後向着西玄洞天而去。

    霍然歸來,以江流爲首的末代弟子自然欣喜非常,衆人問及霍然出得西玄洞天之後的經歷,而霍然也說了一些,比如鐵山城被九黎教徹底掌控,十數萬年前的大魔出世等等,引得一衆人唏噓不已,都有想出聖地的衝動。

    作爲大師兄的江流發話了,言稱衆人修爲還低,不足以自保,等修爲再高些之後便可以出得聖地歷練。再與諸多師兄弟聚了一番之後,霍然辭別,向着張真玄的洞府走去。

    洞府還如過去那般簡陋,無甚出奇之處,只是霍然卻知道,若不是洞內石壁都有一層封印的話,強大的氣勢可瞬間壓爆任何一個玄牝之門境界的人,那種感覺,霍然體驗過一次。

    “我知道你這次之所以回來,肯定是受到了江流的囑咐。”張真玄一邊示意霍然跟自己走向洞內深處,一邊說道:“本來以你現在神橋境的修爲,以及大玄元印這項秘術,成功奪得比試第一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是經過上次的事件,王晟對他兒子使用了禁術,讓其修爲突飛猛進,你已不是他的對手了。”

    霍然大驚,倒不是因爲老人一眼就洞悉自己的修爲,而是沒有想到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王旭就被老人斷言遠超自己。想到這點,霍然問道:“洞主不會也打算對我使用禁術,或者類似的方法來提升修爲吧?”

    老人沒有說話,直到行至洞內盡頭時才停止前進。前方有一座方圓丈許的陣臺,周圍有光幕流轉,讓昏暗的洞亮如白晝。老人轉過身,看着霍然露出驚奇的眸子,說道:“你明白修煉的是什麼嗎?”

    “修煉的不是長生嗎?”霍然一臉不解,但凡修士,基本都是朝着長生的目標修煉,他不明白老人爲什麼會問這個。

    “那你知道長生是什麼嗎?或者說,怎麼才能長生?”老人繼續問道,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卻顯得那般晦澀。霍然不明,直言自己不知道。老人的話總是暗有所指,不可能那麼淺顯,霍然只能重新將問題丟回去。

    “道!”

    老人擡起乾枯如柴的右手,於身前虛空中寫下一個‘道’字。明明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字,霍然看起來卻有很多種感覺,時而似人,時而似獸,千變萬化,無一而同。

    見霍然雙眼中閃現出不同事物,老人緩緩說道:“這就是道,只不過道的一種,喚爲變化之道。”言罷,他伸手一揮,陷入沉思中的霍然立時飛起,穿過了光幕,進入陣臺之上。

    “道有三千,萬般皆道,現在你去感悟自己的道吧!”老人轉身離開,而霍然在進入陣臺的剎那,彷彿置身於一個浩瀚虛空之中,一種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席捲心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