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4章 太陽之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4章 太陽之精字體大小: A+
     

    “別管那勞什子赫連家。”

    生性狂放不羈的蚩無敵拍拍霍然的肩膀,而後環顧四周,對着不知在低聲議論些什麼衆人說道:“各位,今日我兄弟李然連勝兩場,還有誰要上場試試我兄弟的手段嗎?”

    “沒有!!!”看臺上的蘇嫣紫大聲回道,頓時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過來。看到衆人似笑非笑的眼神,蘇嫣紫揮了揮粉拳,咂咂嘴道:“怎麼,難道你們也想步鐵瘋子的後塵,成爲一個活死人?”

    全場鴉雀無聲。開玩笑,連衛冕十屆的霸王都不敢以身試法,他們又哪裡敢!當然,他們知道如果自己上場的話,李然未必會再以莫名的法陣折磨自己,但眼前畢竟出了一個例子,鐵傲那極度恐懼的模樣已經深深烙印在他們心裡了。

    “既然如此……”蚩無敵神情肅穆,大聲問道:“本屆霸王會,誰爲霸王?”

    “李然!”

    “李然!”

    “李然!”

    衆望所歸,一致認爲霍然繼蚩無敵之後,又一個霸王。

    ……

    鐵山城九黎教分舵。

    一個魁梧的中年漢子拍着霍然的肩膀,讚歎道:“後生可畏,假以時日你未嘗不能問鼎巔峰,於這片天地間留下赫赫威名!”

    這魁梧的中年漢子乃是蚩無敵的族叔,喚作蚩炎,爲鐵山城中九黎教分舵的一把手。霍然和蘇嫣紫跟着蚩無敵自霸王場離去後,徑直來到這九黎教分舵,爲的就是領取霸王的獎勵。

    “前輩過獎了,蚩大哥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可與一些老輩強者爭鋒,與之比,晚輩就不足道哉了。”面對蚩炎的讚賞,霍然淡淡一笑,顯得很是謙遜。

    “呵呵。”

    蚩炎輕笑一聲,虎目瞥了一眼旁邊有些不自在的蚩無敵,而後說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無敵他畢竟在先天條件上勝過你,從小被寄予厚望,什麼靈液啊、命元精石啊之類的修煉資源任其揮霍,如今這點成就,和他修煉所花費的物資相比就不值一提了。”

    “炎叔……”

    蚩無敵一臉幽怨的看着蚩炎,顯然是在‘惱’對方將自己的底子全給掏出來。

    “哈哈哈!”

    難得看到蚩無敵這副表情的霍然和蘇嫣紫毫無顧忌的笑了起來,他們幾時見過狂放不羈的蚩無敵露出小兒女態?

    玩笑開完,蚩炎轉身掀開背後案桌上的紅布,案桌上的東西不多,只有三樣,分別是玉瓶、儲物袋,還有一顆指甲大小的火紅晶石。

    太陽之精!

    紅布掀開,霍然的雙眼緊緊盯着那仿若一顆小太陽般的火紅晶石,這就是傳說中只會在太陽星中孕育的太陽之精,若是數量足夠,完全可以鑄煉帝器的神材仙料!

    將儲存靈液的玉瓶、儲存命元精石的儲物袋,以及指甲大小的太陽之精一併交到霍然的手中,而後說道:“恭喜你成爲新一屆的霸王,我期待有一天你成爲真正的霸王!”言罷,他對着蚩無敵點點頭,離開了大廳。

    身爲九黎教分舵的一把手,他自然是有不少事要忙,不可能有那麼多時間跟幾個‘小孩子’繼續嘮嗑,頒完獎,說完話,自然就忙自己的事去了。

    在蚩炎走後,霍然隨手將玉瓶和儲物袋放在旁邊的桌子上,而後仔細觀察着太陽之精。

    這太陽之精雖小,其中蘊含的能量卻是駭人。磅礴的熱浪自小小的晶石中散發而出,按照霍然的推測,修爲未達到四極境的人,是段不可能承受的。這也從側面說明了太陽之精的強悍和不凡。

    “兄弟你打算拿這點太陽之精鑄器?”

    見霍然將靈液和命元精石都放在一旁,只關心太陽之精,蚩無敵猜測他可能是想以太陽之精混合其他材料鑄煉一件道器。念及此,他右手一翻,一冊巴掌大的古籍出現在其手中。

    “如果要鑄器的話,我想你需要這本器之詳解。”

    霍然對其微微一笑,也不矯情,接過這本器之詳解,而後說道:“我是想鑄器不假,不過不是拿太陽之精,這太陽之精我另有他用。”

    蚩無敵雖心有疑惑,卻也不問霍然到底要拿太陽之精幹什麼,反而說道:“那你先好好看看這本器之詳解,等什麼時候覺得爲自己鑄器了,隨時可以找我,我想只要不是鑄煉帝器的神材仙料,我應該都能拿出一些。”說罷,他轉頭左看看右看看的蘇嫣紫說道:“蘇妹子,要不要帶你在鐵山城逛逛?”

    本就無聊至極的蘇嫣紫立刻如逢大赦,扯上蚩無敵立刻就跑了出去,臨近門口時纔回頭對霍然說道:“然然,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我玩夠了就回來找你!”

    正打算翻開器之詳解的霍然聽到‘然然’這兩個字,手一抖,差點沒將太陽之精打向那說完一句話,立刻跑得沒影兒的人。失去目標的霍然只能苦笑一聲,將太陽之精收進氣海,而後翻開了器之詳解。

    整部器之詳解總共分爲兩部分,一部分是介紹法器,另一部分則是鑄器之法。所謂法器,法爲法力,器爲器件,合起來就是通過法力驅使的器件。法器千千萬,有的是鐘形,有的是劍形,有的是壺形,有的是鏡形……

    不管是什麼形狀,法器的作用只有一個——爭鬥的助力,使運器之人使出一分力,卻有十分的效果,當然,這要看法器的品階。好的法器,比如說大帝之器,只要能發揮其應有的威力,毀滅星辰也不是什麼難事;而差的法器,威力就大打折扣了,有些只能在凡器中稱尊。

    至於鑄器之法,總得來說也分爲兩種,一種是奪取他人的法器,然後加以煉化,使之成爲自己的法器。另一種,則是自己煉製,以心血神魂孕養。前者在前期助力較大,但法器本身的潛力有限,開始是什麼品階,後面不出意外的話,基本固定了。

    而後者,雖然前期鑄煉出來時不堪一擊,威力甚小,但勝在可隨着主人的實力提高而進階,自古大帝的法器都是如此而來,跟隨大帝征戰一生,最後成爲器之巔峰。

    當然,以後者之法鑄器的話,原始材料的品質很重要,一件凡鐵是不可能成長爲帝器的,即使是大帝親自煉製也不行,萬物都有它的極限。

    對於鑄煉法器,霍然甚至想都沒想就選擇了第二種鑄器之法,本來以太陽之精這等神材仙料煉器是很不錯的選擇,只不過一來數量太少,二來這太陽之精是用來鎮壓李瑩瑩極陰之體的,綜合這亮點,霍然也只能放棄以太陽之精鑄器了。

    法器啊法器,想到法器,霍然就唏噓不已,爲了自己以後的路,只能待日後尋到一些好的材料再作打算了,這種事急也急不來,總不可能隨便在大街上買些材料就開始煉器吧!

    拋開這些雜念,他的目光投向桌上的靈液和命元精石。之前兩戰讓他有了一些感悟,憑藉這些感悟即使不能突破六道境,也能達到六道境巔峰。念及此,他解開玉瓶的封口,頓時一股精純至極的靈氣撲面而來,他忙不迭將玉瓶端起,往自己口中送入一大口靈液。

    入俯的靈液仿若脫繮的野馬,化作一股龐大而精純的靈氣衝擊着他的四肢百骸,他連忙緊守心神,引導這股磅礴的靈氣順着全身經脈而流,然後一遍一遍地洗刷着體內六髒。

    六道境修煉的就是六髒,分爲心、肝、脾、肺、腎、命門,一旦六髒強化到極限,將打通中丹田和上丹田之間的經脈,化作連接中丹田和上丹田的神橋,如此便是神橋境修士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