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4章 跟屁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4章 跟屁蟲字體大小: A+
     

    “大叔不好意思,我不能讓你傷害我的情妹妹。”

    霍然是個小氣的人,可以說睚眥必報。既然說不過黑衣少女,那就用實際行動來‘反駁’,反正他是個男人,吃虧的不可能是他。念及此,摟着黑衣少女纖細腰肢的手,不由得緊了緊,使得兩人幾乎零距離,甚至還能感受得到彼此的體溫。摟就算了,霍然那雙大手更是上下輕撫,惹得懷中黑衣少女原本盡是驚詫之色的小臉頓時升起微怒。

    可縱使少女再怒,此時也不能發作,反而由怒轉爲嬌羞,‘輕拍’霍然的胸口,嬌嗔道:“討厭,這裡還有別人呢!”那表情,彷彿真的是被情人當着外人親熱一般!

    如果這個黑衣少女生在地球上的話,霍然相信奧斯卡非她莫屬。

    “啊……受死吧!”

    中年男子把兩人之間的言行舉止完全當作了是在戲耍自己,他怒吼一聲,雙手之中乍然出現一柄寒光四溢的寶刀,而後以力劈華山之勢向着兩人劈出。

    若說之前他對黑衣少女偷走自己的洗髓丹,自己只是想拿回來,順便教訓一頓的話,那現在兩人對他智商及人格上的‘侮辱’讓他完全起了殺心!

    “去死吧!”中年男子一身六道境巔峰的法力盡數灌入手中寶刀之中,所過之處只餘一道光線,連破空聲都不曾響起。

    霍然搖頭一嘆,王屋洞天技法展開,右掌虛張,五根手指之上陡然間爆.射出璀璨光華。五道光華交織纏繞,化爲一道光鏈,打了出去,讓空間都在劈啪作響。

    “鏘!”

    寶刀劃過的光線在觸碰到光鏈的一剎,發出一道猶如鋼鐵交擊般的刺耳聲。中年男子只覺虎口一震,差點讓寶刀脫手而出。也幸得他法力雄渾,經驗深厚,關鍵時刻憑藉多年的經驗,腳下狠狠一蹬,握着刀柄翻轉一圈,卸去了光鏈的抽擊之力。

    霍然右掌上的光鏈散發着璀璨之芒,他遙指狠狠盯着自己的中年男子,好意道:“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走吧!”

    雖然王旭和眼前這個男子同爲六道境巔峰,但前者的戰力要遠遠高於後者,連王旭都不是霍然的對手,眼前這個疑似散修的男子會是他的對手嗎?兩人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只是因爲一個誤會而已,霍然自然是沒想過要殺了他。

    可這話聽在中年男子的耳中可就不一樣,舊怒未去,新怒又來,他如何能夠忍受?手中寶刀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強烈憤怒,嗡的一聲撐起厚重刀芒,而後化作天刀劈斬而下。

    “好!”

    見男子氣勢陡升,霍然眼中散過一抹精光,八極踏星之法展開,整個身體忽閃忽現,帶着一道旋風迎了上去。同時手中光鏈時不時的抽擊而出,一時之間場中盡是鋼鐵交擊之聲。

    “情哥哥加油,揍他!”

    “離那麼近,踹他屁股啊!”

    “這麼舊了,你怎麼就還沒打敗那個大叔啊……”

    始作俑者黑衣少女饒有興致的看着兩人交戰,時不時揮舞着粉拳吶喊助威,只不過大部分時候都在可惜霍然沒有抓住時機允以重手。

    交戰中的霍然臉色越來越難看,倒不是因爲中年男子超乎自己想象的強大,而是身後那囉裡吧嗦的黑衣少女。憑藉着八極踏星的玄妙,他欺身至中年右側,一拳逼退敵手,而後反首對着黑衣少女狠狠道:“你再廢話,信不信我就當着這大叔的面跟你上演一場春.宮戲?”

    “呸!”

    少女輕啐一口色狼,不過卻也不再口若懸河的評判這場勝負早已定下的戰鬥,也不知是真怕霍然會付諸行動,還是另有其他什麼想法,只不過那對滴溜溜轉動着的靈動雙眸卻出賣了自己的主人。

    “嘭……”

    場中,光鏈似有巨力,從一個刁鑽的角度抽在中年男子身上,後者觸不及防,直接被打飛三丈,嘴角淌落猩紅的鮮血。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散去手中的光鏈,霍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因爲憤怒而渾身顫抖的中年男子,指着一旁不知在想些什麼的黑衣少女笑道:“我跟她素未謀面,所以你要對她怎麼樣儘管隨便,我一定不會插手。”

    中年男子認真的看了一眼霍然,又轉眼看了看笑意盎然黑衣少女,最後目光落在少女手中的小木盒之上。片刻之後,他一聲輕嘆,轉身離去。

    “我會回來的!”

    雖然霍然已經言明自己跟黑衣少女沒有半毛錢關係,但先前兩人的舉止實在的太惹人懷疑,中年男子雖然肉疼那小木盒中的洗髓丹,卻也因爲拿捏不住到底什麼情況,只能忍下怨氣離去。

    打?打的過那個灰衣青年嗎?就算那青年說的是真的,自己上去向黑衣娘們兒討要,人家會給嗎?打又打不贏灰衣青年,跑又跑不過黑衣少女……中年男子可謂是氣極啊,也只能放下一句不算狠話的狠話而離開了。

    ‘目送’中年男子離去,黑衣少女轉首望向無動於衷的霍然,似笑非笑道:“你就這麼讓他走了,不打算殺人滅口,以防他日後尋仇?”

    “反正尋仇又不是尋我的仇!”

    霍然扔下一句,看都不看少女一眼,便轉身走開。然而落花無情,流水卻有意,黑衣少女顯然不想就這麼讓霍然一走了之,追了上來問道:“喂,你身手不錯啊,叫什麼名字?”

    咻……

    回答少女的是霍然的八極踏星之法,他可不想再跟這個少女有什麼牽連,萬一要再遇上什麼事,那自己又成打手了。要說揍這個少女一頓吧,呃,這個下不了手,畢竟人家雖然給自己帶來了一點小麻煩,但也不像個歹人,所以霍然只能選擇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望着兩旁極速倒退的景物,霍然只覺得空氣特別的清新,剛想高歌一曲,以表達擺脫了黑衣少女的激動心情,哪想耳邊又傳來那夢魘般的聲音:“你別跑啊,我叫蘇嫣紫,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

    當側頭看見黑衣少女那天真無暇的笑臉時,霍然有種強烈的揍人衝動。索性他定性驚人,再又暗示自己衝動是魔鬼,而後八極踏星之法全開,速度猛然暴增,瞬間甩開黑衣少女蘇嫣紫一大截。

    沐河傳授給他的八極踏星之法不得不說是一項逃命絕技,此時霍然的速度不比神橋境修士凌空飛行慢,甚至還要高出一籌!整個人都化作了一卷風暴,聲勢頗爲浩大的閃現,沿途風沙漫天,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這下那叫什麼勞什子蘇嫣紫的追不上了吧!”風暴中心的霍然回頭自信一笑,身後果然失去了蘇嫣紫的身影。

    然而事不盡人意,就在霍然收回目光時,前方的人影讓他差點撂蹶子。只見一襲黑衣的蘇嫣紫腳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道梭子,載着她周身都撐起了一道光罩,使得她即使置身於霍然因爲使出八極踏星而捲起的風暴都不能傷她分毫!

    嗤……嗤……嗤……

    霍然立刻急剎車,然後對同樣止住身形,站在踩着顯然是飛行法寶的梭子,漂浮在離地三尺的空中的蘇嫣紫吼道:“你到底想怎麼樣!!!來,打一場!”說完,已經雙手握成拳,做好戰鬥的準備。

    他是真的抓狂了,這蘇嫣紫之前被中年男子追的時候,顯然是扮豬吃老虎,不然拿出這個梭子型的飛行法寶,絕對甩中年男子八條街!可現在卻緊纏着自己,甚至不惜暴露其有飛行法寶,這到底是爲了什麼?

    被霍然驟然間一吼,蘇嫣紫顯然是被嚇到了,小臉盡是委屈之色,弱弱道:“人家……人家只是不認識路嘛,想跟你結個伴兒……”

    霍然:“!!!”

    好吧,我忍!看到蘇嫣紫那委屈的神情,霍然那一腔怒火頓時散的七七八八,甩了甩手:“行,你愛跟就……咦?”

    本來霍然想說‘你愛跟就跟吧’,不想忽然生出感應,雙手連忙在虛空之中劃過一道道奇妙晦澀的軌跡,片刻之後,其身前虛空之中光點連連,看起來雜散無序的排列着,實際卻蘊含着一種天地至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