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3章 修煉之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3章 修煉之難字體大小: A+
     

    “放屁!你能打開玄牝之門,修煉到天梯境都是個問題,還成爲大帝?”

    紫衣少女緊皺雙眉,腦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連忙說道:“河叔你說清楚,霍然他不是生具七巧玲瓏心嗎?怎麼現在連修煉都成問題了?”

    “唉!”

    中年嘆了一口氣,說道:“修煉之道,乃是與天鬥,與命爭,先修肉身再練神,這一步驟喚爲玄牝之門;而欲開玄牝,又必先闢氣海,再纔是築天梯,連接上中下三丹田,最後才能直達天聽,練精化神。”

    “他的確是生具七巧玲瓏心,但奈何……奈何他本身全無仙根,比之大多數凡人都不如啊!再兼之身體雜質太多,經脈脆弱的很,根本承受不住天地靈氣的沖刷。開闢氣海的話還行,但是構建起連接下丹田和中丹田的天梯,勉強修煉的話,也只能落得個經脈盡碎而死!”

    “換句話說,他只能修煉到氣海境,終生都不可能進階爲天梯境修士。”

    “怎麼會這樣……”

    紫衣少女跌坐在椅子上,原本因爲聽到霍然生具七巧玲瓏心而抑制不住的狂喜瞬間冷冽下來,那張俏臉上彷彿凝起了一層薄冰。她怎麼都想不到,本來一個有着成爲大帝資質的人,卻是個完全不能修煉的人,這算什麼?天意弄人嗎?

    聽着中年的話,霍然完全一頭霧水,摸着鼻子說道:“我還是不太明白你們的意思,怎麼一會兒我將成爲大帝,一會兒又成了連常人都不如的人了?”

    中年和紫衣少女都沒有說話,大殿中一時靜得出奇。片刻之後,紫衣少女一張俏臉佈滿冰霜的站起身向着殿外走去,在經過霍然的時候,冷冷道:“以後你就留在太和殿。”說着,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這……”

    這一剎,霍然忽然感覺到紫衣少女散發出濃濃的落寞和失望,之前能感受到的一絲熱情也化爲徹骨的冷漠。他心思百轉千回,是因爲我不能修煉,然後就放棄我了?

    直到現在,霍然才發現紫衣少女爲什麼會將自己這個陌生人帶回來,肯定是在荒野之上她發現了自己的一絲不同,所以纔會帶回來找這個叫做‘河叔’的人確認。結果出來了,自己雖然有成爲無敵之人的潛質,但命運弄人,卻是連修煉都不可能修煉的廢人,所以失望之下才對自己冷言冷語……

    “河叔!”霍然重新擡起頭,注視着一臉惋惜之色的中年,說道:“小子有個不情之請,還望您能答應!”

    “說吧。”中年有氣無力的回道,顯然是對霍然惋惜。本來一個可以成爲大帝的人,奈何身體素質差到一種極致的地步,根本就可能修煉,奈何,奈何啊!

    “您能不能教我修煉?”霍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雖然之前河叔已經說明自己根本不可能修煉到高深的境界,但在地球上長大的霍然,一直堅信人定勝天,當時自己不也是身無分文,到後來不也一樣成爲有千萬家產的人嗎?

    他二十三年的經歷告訴他,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人可以窮,但志絕對不能窮!沒有試過的事情,又怎麼能斷定一定做不到?又或者說,其中一個人做不到的事,難道就代表世間所有人做不到嗎?

    拋開這些不說,若是在地球上不能修煉,那他壓根就不會沾這玩意兒,但現在卻是身處距離地球不知幾遠的鈞天界,背井離鄉、望不見親人,眼前乍現出回家的希望,他又怎能放棄!

    不能再見父母一眼,縱死何妨?!

    聽到霍然的話,河叔眉頭一挑,而後手中白光一閃,一本散發着古樸之氣的古籍出現在他的手上。

    “這是沐家修煉的基礎功法,簡單易懂,實在不懂的話可以來問我。”

    霍然接過這本基礎功法,翻開一頁之後,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這個……我……不認識字……”

    一個二十多歲的人居然不認識字,這個臉可丟大發了。但霍然也沒有辦法,這上面的字實在是太深奧了,和珠峰內那塊石碑上的一模一樣,完全就不是地球上歷史曾出現過的字體,縱然他是曾經的高考狀元,依然是看不懂。

    河叔好笑的看了霍然一眼,搖搖頭向着偏殿走去,口中說道:“跟我來吧。”

    來到偏殿之後,裡面擺滿了書籍,儼然就是一個書房。

    河叔在書架上找了找,抽出一本沾滿灰塵的古籍翻開,然後說道:“看,這個字念‘我’,這個字念‘你’,這個字念‘他’……”

    就這樣,霍然開始了學習之旅,先從一些簡單常用的字,再到一些高深、晦澀的字,逐一學習。三天之後,河叔合上古籍,嘆道:“七巧玲瓏心就是不凡,學習什麼東西都快,區區三天而已,你就幾乎將所有的字都學會了!”

    “這不是河叔你教的好嘛!”霍然不着痕跡的拍着馬屁,說來也奇怪,自從在從地球穿越到鈞天界的那個五彩通道之中唸了八十一遍清心決之後,他就有着過目不忘的本領,而且理解能力也達到一個恐怖的地步,不管什麼字,只要河叔解釋一遍,他就彷彿這個字完全刻在了心裡,想忘都忘不了。

    “行了!”河叔笑了笑,拍拍霍然的肩膀,指了指門外說道:“你就在這裡學習吧,修煉也可以。如果遇到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我,我就在旁邊的房間裡。”

    “嗯,謝謝河叔!”

    目送河叔出門,霍然臉上笑意隱沒,重重嘆了一口氣。

    這三天來,他不光把這個叫做‘鈞天界’的基本字體學會了,連格局也弄清楚了。如果說地球上的戰國時代稱之爲亂世的話,那鈞天界完全就是人吃人的社會!

    這裡存在着可以飛天遁地的修士,強大的修士甚至可以翻江倒海,一瞬千百里。百年壽元對他們來說,完全不值一提,就算是活過千年的人,雖不多,但也不少!

    在這個無比廣袤的大陸上,這些強大的修士們自然少不了爭鬥,有爭鬥就免不了傷亡。這裡不像地球上有法律約束,每天因爲爭鬥而死的人,不知凡幾。

    “神話時代,這個世界跟地球上傳說的神話時代有什麼分別?”

    本來霍然只是登珠峰而已,不想無意中被雪崩帶到珠峰內一個天然山洞中,又因爲山洞中的黑色祭壇莫名其妙的來到這麼個神話時代。他是真的迷惘了,想到相隔不知道多遠的地球上還有雙親,他的心裡就生起一抹悲涼。本來他還打算通過修煉,將來達到高深境界的時候可以橫渡虛空回到故鄉,可當得知自己的身體狀況的時候,他也只能感嘆地球上的污染太過嚴重了……

    “算了,不想了!試都沒試過,怎麼能放棄呢?霍然,要相信你自己,一定能行的,一定!”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盤膝坐了下來,翻開了沐家的基礎功法。

    “穀神不死,謂之玄牝,玄牝之門,是爲天地根。修煉伊始,必先叩開玄牝之門……”

    將開篇看完,霍然算是明白了修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白了就是打開身體這座寶庫,而寶庫的門,就叫做玄牝之門。只要打開了玄牝之門,開闢出了氣海,那就算踏上修煉之路了。

    至於氣海,其實就是人體三個丹田中的一個,屬於下丹田,在肚臍眼下三寸左右的地方,那裡將作爲日後法力的源泉。換句話說,這最開始的點很重要,關乎日後成就。

    當氣海開闢到肉身極限時,那便要構築連接氣海(下丹田)和中丹田的天梯,接着修煉人體四極、五臟、六腑,這些屬於練精部分;當這一些修煉完成時,將搭建連接中丹田和上丹田的神橋,跨入化神之境,也就是修煉識海,把微弱的靈魂(思想)之力壯大,直到靈魂蛻變成爲元神,那整個玄牝之門就修煉完成了。

    這些對霍然來說還太遙遠,目前他連氣海都沒有開闢,更遑論其他了。而想要開闢氣海,第一步就要先感應到天地靈氣的存在,然後以意念溝通這些天地靈氣,最後再納入到氣海之中儲存起來,經過提純精煉後成爲法力。在天地靈氣入體的過程中,天地靈氣會洗滌肉.身,使得肉.身越來越強悍。

    打個比方,氣海境的修士在不用法力的情況下,有千斤之力,這已經超越了正常人的範疇了。

    再看了一遍開闢氣海的方法,確定自己已經完全弄清楚之後,霍然照着書中圖畫的樣子盤腿而坐,雙手交疊置於腿上,閉上雙眼開始感應其四周的天地靈氣。

    在他閉上眼的瞬間,他‘眼前’的景象頓時大變,彷彿置身於無盡虛空之中,身體周圍漸漸出現密密麻麻的光點,它們在雀躍的歡騰着,彷彿要告訴霍然什麼事情一般。

    “天地靈氣!”

    霍然猛地睜開眼,驚喜道:“書上說資質好的人,最快能在一炷香的時間就感應到了天地靈氣的存在,但我一瞬間就感應到了,看樣子是所謂的‘七巧玲瓏心’的緣故!”

    他深知天地靈氣的重要性,是修煉所必不可少的能量,現在他能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瞬間就感應到了天地靈氣的存在,讓他對修煉充滿了信心。感應天地靈氣都這麼快,修煉的速度能慢嗎?

    念及此,他再次閉上雙眼,昏暗的四周又出現密密麻麻的光點。他心如止水,按照書上說的方法,想象這些天地靈力進入自己的體內。這個念頭一起,四周的天地靈氣便猶如發了瘋似得,瘋狂涌向他,從口、鼻,皮膚上的毛孔鑽入他的體內。

    “啊……”

    天地靈氣貿然入體,所帶來的後果就是霍然感覺有千萬把小刀在割自己的肉,跟凌遲無異,只一瞬間就讓他疼得直冒冷汗。

    霍然連忙停止了吸收天地靈氣,大口的喘着氣。片刻之後,他重新坐正身子,要再吸收天地靈氣入體,開闢氣海。如果連這麼點罪都受不了,又怎麼修煉?又怎麼回故鄉?

    之前的景象再次出現,天地靈氣瘋狂的涌進霍然的身體,他疼得齜牙咧嘴,卻一直強撐着,妄圖這麼忍下去。

    “噗……”

    終於,他再也忍不住,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神情萎靡起來。

    此時霍然的臉色相當難看,他緊咬雙脣,一把擦掉嘴角血漬,心裡在怒吼:老天,爲什麼你要這麼玩我?讓我來到這個鬼地方就算了,爲什麼給我一顆七巧玲瓏心,同時也給了最差的體質?我不服,我不服!我就不相信我不能修煉!

    霍然犟了起來,重新坐正身子,然後再次引天地靈氣入體。這次他學聰明瞭,每次只是吸收一丁點天地靈氣而已,雖然依舊有劇痛,但還在忍受的範圍之內……

    旁邊的房內,盤腿坐在牀榻之上的河叔睜開雙眼,雙眸淌過一絲惋惜,低聲嘆道:“這是何苦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