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詭異生存遊戲 » 第472章 不留空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詭異生存遊戲 - 第472章 不留空隙字體大小: A+
     

    莊雨石的神情很嚴肅,語氣更是凝重,一般人見狀,可能會猶豫,不願意捲入麻煩當中。

    可對中年男子而言,只是這樣,可唬不住他。

    “我知道了,既然你們答應,那我就帶你們過去吧。”中年男子點頭道。

    事情都說到這份上,莊雨石等人對視一眼,沒再堅持。儘管從他們的角度看,這是爲了對方好,捲入詭異事件當中,可不是鬧着玩的。

    本來好好的,並不是詭異的目標,結果因爲摻和進來,最後也遭遇詭異襲擊,因此死掉是最不值得的。

    詭異存在的這個世界,好奇心太盛,可不是好事。不過,眼前的中年男子,似乎也不是因爲好奇心,而是責任心。

    看來這小區管理員的身份,對他來講,也不只是工作而已。

    可惜的是,對方似乎不大相信詭異存在,這不奇怪,大多數人要不是親身經歷,或者身邊有過類似經歷的人在,根本不會相信這種事情。

    要是直接說明的話,可能還會被當作騙子之類。

    估計跟過去,聽到他們的談話後,也會產生這類想法。

    現在也管不上這些,總算中年男子答應下來,衆人也都跟着,一起前往疑似被詭異盯上的人的家。

    途中,衆人也都知道了中年男子的名字,叫做康永年,正好五十歲,本身也是這住宅小區的住戶,從事小區管理員,也有十年以上的時間了。

    至於疑似被詭異盯上的人,則叫做鄒凱,家就在康永年的附近。

    很快,一行人就來到鄒凱的家門口。

    “鄒凱本來在公司上班,聽說已經是經理級別,算是這小區裡,混得比較好的人了。可惜最近出了這檔子事,一開始還嚷嚷喃喃,後來乾脆躲在家裡不出門了。”康永年說道。

    既然已經帶人過來,一些事情,他也要先說清楚,讓對方有些心裡準備,並且談話時控制好分寸。

    事實上,鄒凱是否願意談話,還是一個未知數。

    “這麼說,他現在就在家裡?”莊雨石問道。

    這樣詢問,看上去有些蠢,可衆人都明白意思。這樣躲在家裡,哪裡也不去,要是沒人上門的話,恐怕死了都沒人知道。

    因爲詭異死亡的人,可能會跟正常死亡一樣,一段時間後腐爛發臭。但也有可能,屍體保持原樣,連血腥味都不是很重,外面的人根本無法獲知。

    “沒錯,好好的一個人,突然變成這樣,實在太可惜了。”康永年嘆氣道,他是真的有點惋惜,本來對方還算年輕,前程更是不可限量。

    原先說過的,這小區裡混得比較好的人之一,可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大家都公認的事實。甚至因爲鄒凱未婚,小區裡一些人家,親戚裡有適齡女性,都想過介紹他們談談。

    至於現在,自然沒有多少人,有這種想法了,甚至路過鄒凱家時,還可能繞路。

    畢竟鄒凱的樣子,實在讓人不安心,說不定精神方面有問題,可能會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要是被誤傷可就冤枉了。

    “他家的窗簾都拉開,就連門都只是虛掩着。”羅丹這時候注意到情況。

    衆人看去,果然是這個樣子。

    “白天的時候都這樣,到了晚上就會關緊,可能是害怕吧。”康永年說道。

    щщщ ☢тTk án ☢℃ O

    一邊說着,一邊也開始敲門,就算門只是虛掩着,輕輕一推就能打開。可要是這樣隨便進去,對方真要追究的話,也十分麻煩。

    衆人點頭,看來因爲這些,大家才確定,鄒凱一直躲在家裡面。

    “好了,這樣就行,我們進去吧。”康永年敲了一陣後說道,直接將門推開。

    “這樣就行?”於勤有些發懵,都可以直接推門進去,那先前說那麼多,還特意的敲門好一會,又有什麼意義。

    “沒錯,敲門是爲了讓鄒凱知道,要是他沒讓我們走的話,就說明他願意見人。”康永年解釋道。

    至於開門,很顯然,鄒凱不會做這種事情。

    徐陽等人,跟着康永年走進屋裡,看到鄒凱時,也明白爲什麼鄒凱不開門了。

    鄒凱頂着兩個黑眼圈,看上去有些頹廢,甚至是邋遢,靠近時更能從其身上,聞到一種不大好的味道。

    看到人進來時,一副緊張的模樣。

    “鄒凱,我是老康。”康永年說道,看着對方的樣子,他也有點擔心,對方會不會突然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

    相比起上次見面,給人的感覺更不好了。

    “他好像一直待在那裡。”莊雨石小聲說道。

    就算是躲在家裡面,也沒有安心,看上去就像是一直坐在角落,背靠着牆。周圍看到很多泡麪、餅乾袋和空水瓶,看樣子吃喝都在一個地方。

    現在就算是白天,窗簾都拉開,可屋裡的電燈還是全開着。

    此時鄒凱聽到動靜,也擡頭看着衆人,見到康永年說話時,木然的點點頭,機械般的反應。

    “他就是這個樣子,談話的話還可以,只是不會怎麼迴應。另外,我們也只能走到這個位置,要是再靠近的話,會刺激到他。”康永年解釋道。

    這些天,偶爾康永年也會到這裡來,看看鄒凱的情況。

    不僅僅是他也在意,擔心放任不管的話,鄒凱可能死了都沒人知道。這樣的狀態,要說下一刻就猝死,也不是什麼意外的情況。

    另外,小區裡的其他住戶,也很在意鄒凱的情況,害怕對方瘋起來做出什麼事情,自然要求小區管理員處理。

    此時,看着鄒凱的樣子,康永年再次嘆氣,好好一個人變成這副模樣,真的令人唏噓。

    要是真有原因的話,他也希望可以解決。

    現在已經將人帶到,康永年稍微退到一邊,談話就交給他們,只是這過程,他也不會迴避,要是場面失控,他也能夠及時制止。

    別看康永年已經五十歲,可身體強壯着,年輕時候當過兵,一般的年輕人,就算兩三個他也能夠制服。

    眼下人有點多,可康永年自信,短時間內還是可以控制住場面。到時候外面有人聽到動靜,肯定會過來支援。

    當然,這也只是康永年的想法,別說康永年現在,就是它當兵的時候,都未必有用。

    詭異道具的能力,應付詭異可能很勉強,但在普通人勉強,那可是恐怖的殺器。再說了,擁有詭異體質的人,就算本身基礎比較差,也不是正常人可以抗衡的。

    初級詭異體質可能差點,有可能翻船,但中、高級詭異體質之後,跟普通人的差距就越來越大了。

    所以跟康永年一樣,衆人也都覺得,可以穩住場面。只要不是詭異襲擊,那麼問題不會很大。

    這時候,看到康永年退到一邊,便立即明白,這是讓他們可以開始談話了。

    衆人對視一眼後,點頭致意,還是莊雨石率先詢問道:“鄒凱先生對吧,我想要請問一下,不久前你是不是,在晚上經過一條可疑的街道,然後遇到了古怪的事情?”

    鄒凱身體一頓,看上去像是僵住了,突然間猛擡頭,死死的盯着莊雨石,聲音嘶啞的的詢問道:“你是誰,爲什麼問這件事?”

    原本鄒凱還有起身的動作,簡直就想要撲過來一般,可很顯然忍住了,身體顫抖着,卻根本不敢離開位置。

    康永年在一旁,原本也要有所動作,因爲他看得很清楚,莊雨石一番話,對鄒凱的刺激太大了。要是鄒凱衝上去,很容易出事。

    不過看到鄒凱忍住,康永年也鬆了口氣,本來要阻止的動作停下。

    現在,還是看看他們怎麼說,總覺得這些話,有些太離奇了,世界觀的衝擊有些大了。

    “我們跟你一樣,都經過那條街道,並且遭遇了一些事情。”莊雨石說道。

    鄒凱聞言,似乎察覺到,是跟自己一樣遭遇的人,這纔沒繼續緊繃着,面無表情的說道:“原來你們也一樣,那找我做什麼?”

    “就像我剛纔說得那樣,我們遭遇了一些事情,總覺得不安。所以,想要找到有類似經歷的人,問一下情況。”莊雨石想了下說道。

    如果是相同處境的人,就不容易讓人戒備,可以更好的談話。再說,他們也沒有說謊,本來就都是被詭異街道盯上的人。

    “你們想要知道什麼?沒有用的。”鄒凱突然笑起來,看上去有些癲狂,更有些絕望,“我們原來也這樣想,可是,該死的人還是死掉,一個接着一個,很快,很快就會輪到我,你們也一樣。”

    康永年皺眉,很顯然這短暫的談話,在他聽來也沒什麼意義,完全不懂的情況,可還是刺激到鄒凱了。

    要不是鄒凱還坐着,除了樣子看上去有些令人擔憂,也並未做出其他舉動。否則的話,他就該出面阻止了。

    至於現在,康永年也不大清楚,是否要讓談話繼續下去。

    這些人說話,都很隱晦,只知道有着某種相同的遭遇。可這種事情,懂得人,不用說明白都懂,不懂得人就算想破腦袋,也不會知道是什麼事。

    這樣一來,他在這裡旁聽,也就沒有多大用處了。

    康永年仔細思考後,還是決定先等着,再看看情況。

    其他人對於鄒凱的過激反應,卻不是很意外,或者說是意料之中。

    而且一開始,也沒覺得輕易就能問出事情,可有一點能夠確認,那就是鄒凱,確實是詭異街道的目標,而不是其他原因。

    這代表着,他們沒有找錯人,只是要問出相關的情報,還需要新的突破口才行。

    “你一直坐在那裡,是因爲不想背後露出空隙嗎?”徐陽這時候問道。

    事實上,大家也都發現,鄒凱好幾次想要起身,卻都忍住。一直坐在角落,靠着牆壁,時間一長人肯定受不了。

    而鄒凱就連舒展筋骨,都忍住不去做,一些下意識的動作,更是忍了下來。

    要做到這點可不容易,說明鄒凱時刻都提醒着自己,甚至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變成下意識的舉動。

    甚至比起其他下意識動作,要更厲害一些,衝突時也不會犯錯。

    衆人也都注意到這點,更想起來,昨夜白羊、羅丹兩人,都感覺到可疑的動靜,就是在背後傳來的。

    “你們沒有說謊,真的已經遭遇到了。”鄒凱沒有直接回答,隨口接了一句。

    儘管鄒凱覺得,不會有人拿這事開玩笑,但直到現在,他纔可以確定,眼前這些人,應該沒有說謊。

    話雖如此,可都發生這種事,還到處亂跑,還是太大意了。

    哪怕一開始的動靜,不會很大,感覺還不會出事。但疏忽的話,只會讓自己的處境越來越危險。

    “你這樣做,真的是不想要背後露出空隙,難道這樣就有用了?”莊雨石立即問道。

    儘管鄒凱沒有多做迴應,但從說出來的話裡,還是可以分析出一些信息來。比如,鄒凱當初也跟其他被盯上的人一起,共同思索辦法。

    可很顯然,當中很多都已經被殺死了,所以鄒凱纔會這樣絕望,一個人躲在家裡面。

    而昨天晚上,他們試探的結果卻是,只要有其他人盯着,那可疑的動靜就不會出現。詭異會先恐嚇,而後再襲擊殺人。

    要是第一步就攔住,就有可能不會遭遇襲擊,但很顯然,這種生路不太可能。就算沒有恐嚇,一段時間過後,還是可能會遭遇襲擊。

    是不是說,只要學鄒凱一樣,就不會被詭異襲擊殺死。要是可以確定這事,對這次詭異死亡機制的判斷,也有了更多的信息可以參考。



    上一頁 ←    → 下一頁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