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詭異生存遊戲 » 第449章 機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詭異生存遊戲 - 第449章 機制字體大小: A+
     

    第449章機制

    目前爲止,詭異每次殺人,都只是一個。

    徐陽覺得,這次也不會例外,肯定存在着某種機制,決定要殺的人是誰。

    只是因爲掌握的情報太少,才無法確定是誰,但存在着這樣的情況,成爲目標的人,與其他相比,肯定也有不同之處。

    徐陽觀察着趙熙等人,這八個人身上沾染的詭異氣息,都變得相當濃郁。

    那麼到底是誰,會成爲這次詭異下手的目標。

    從時間上看,詭異很快就會殺人,徐陽知道這點,更明白不能着急。

    數量已經減少到八個人,這讓徐陽勉強能夠觀察過來,終於還是發現細微的差異之處,找到了詭異要下手的目標。

    徐陽立即來到對方身邊,小心戒備着。

    這是一箇中年模樣的男子,看到這情況,也明白詭異要殺死的人是他,臉色頓時一白,心中的恐懼一下子到達了頂點。

    徐陽沒有多說話,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戒備上面。

    從徐陽的身上,流出許多的沙石,迅速形成一道防禦。

    現在是在船上,徐陽沒辦法就地取材,可爲了應對這種情況,徐陽也準備了不少的沙石,就存放在異常詭泥空間裡。

    這樣能夠讓他在特殊的情況下,也能夠使用異常詭泥的控制力,面對詭異襲擊時,這可以成爲很好的保護。

    不僅如此,通過沙石的控制,只要有什麼異常,徐陽也能夠迅速察覺。

    這一幕,趙熙等人也都看在眼裡,他們只是之前看到胡鬆鳴的能力,卻不知道同爲特置組總部顧問的徐陽,有着什麼樣的能耐。

    眼前這一幕,還是有些衝擊性的。

    中年男子也稍微感覺到希望,可能在白羊顧問這樣保護下,他能夠逃過一劫。

    可不等中年男子多想,突然感覺到體內,有某種恐怖的東西存在,並且在迅速膨脹。

    中年男子想要開口,說出他正在經歷的恐怖,卻發現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身體裡的內臟,似乎都被擠到一邊去,十分的難受痛苦。

    無法開口的同時,口鼻也有種被堵住的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很快便徹底無法進行呼吸。

    這些痛苦,讓中年男子的神情,變得有些猙獰起來。

    他想要反抗,想要發泄,可完全控制不了身體,感覺這身體似乎已經不是他的一樣,只是能夠感受到正在遭受的痛苦。

    徐陽一直戒備着,詭異是怎麼將人殺死的,他不清楚。

    可用異常詭泥的控制力,形成保護,警惕周圍的同時,徐陽也注意着中年男子的情況。

    中年男子突然僵硬,神情變得猙獰,這些徐陽都看在眼裡。

    這讓徐陽心中一驚,知道詭異已經開始動手了,可他卻什麼都察覺不到。

    徐陽控制着沙石,迅速的將中年男子裹起來,同時也拿出一張驅詭符來。他不知道這樣有沒有用,可能性很小,但也只能盡力一試。

    結果沙石將中年男子裹住後,並沒有發現異常,感覺不到詭異動手的痕跡。

    這情況有些糟糕,徐陽還是將驅詭符,貼身使用。結果驅詭符燃燒起來,卻沒有用,徐陽的臉色也更加難看了。

    詭異的情況沒有發現,可中年男子卻已經死了。

    徐陽將裹住中年男子的沙石松開後,中年男子也癱軟了下去,死狀與之前死掉的人一樣。

    趙熙等人都渾身冰寒,他們沒想到,白羊顧問已經找到詭異要下手的目標,卻也沒能將其救回來。

    這樣一來,要是他們成爲目標,可能也是同樣的下場。

    徐陽也注意到衆人的情緒,很顯然這次救援失敗,對於衆人的心理打擊很大,他們可能不願意再繼續冒險。

    不過更讓徐陽在意的,還是詭異殺人的方式。

    剛纔他已經控制着沙石,徹底將中年男子裹住,卻沒有發現情況。爲什麼會一點痕跡都察覺不到,這也讓徐陽對於詭異殺人的方式,有了一些猜想。

    要麼是詛咒之類,觸發死亡機制後必死,就像當初在飛機上,遇到的轉頭詛咒一樣。

    觸發了死亡機制,直接扭頭死掉,根本沒有異靈動手。

    要麼就是,不是在表面,而是在人體內。

    這些人死掉以後,都會從七孔某處流出血來,可能是體內遭到了致命的傷害,才導致這種情況出現。

    無論是哪種情況都很難辦,詛咒的死亡機制不用說了,除了避開以外,根本沒有什麼辦法。

    別說是救人了,就是徐陽自己遇到這種情況,都未必能夠自保。

    如果是某種東西,鑽進人的體內,要是不能在有人觸發死亡機制的瞬間,就鎖定目標的話,根本就無法阻止。

    甚至可能,這些人本來體內就有問題,只是觸發死亡機制後才爆發的。

    畢竟,這些人沾染的詭異氣息,確實有些奇怪。

    這樣每次賭局都明顯變化,可能加劇,也可能變淡,可能就是因爲體內鑽入了某種東西引起的。

    徐陽皺眉,要弄清楚情況,恐怕還要再多死幾個人才行。

    儘管徐陽希望,能夠保住所有人的性命,不再有人被詭異殺死,可很顯然,現在的他根本辦不到。

    詭異相關的線索、信息,實在太少了。

    這時候,徐陽聽到動靜,朝着賭場門口方向看去,是胡鬆鳴帶人回來了。

    “這裡又有人死了麼。”胡鬆鳴走過來,看到地上的屍體,便知道怎麼回事了,所以語氣肯定,只是感嘆而已,並不是在詢問。

    徐陽點頭,也沒有立即說明情況,而是看向胡鬆鳴後面的人,數了下問道:“這十一個人,就是全部了嗎?”

    “你看到的,他們身上沾染的詭異氣息都很明顯,在船員的幫助下,我已經最快的找遍所有今天來過賭場的人,有問題的,還活着的人就是他們十一個了。”胡鬆鳴說道。

    “還活着的?”徐陽注意到細節,立即追問道:“你是說,還有人已經死了?”

    “是的,除了他們,還有六個人死掉,死狀跟這裡的死者基本一致。”胡鬆鳴點頭道,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其中有一個,本來是活着的時候被我找到的,可不久前突然死掉了。”

    這也是爲什麼,剩下的十一個人,都聽說了賭場里正在鬧詭異,卻還是跟着胡鬆鳴回來。

    畢竟他們也被盯上了,不回來的話,就會跟在他們面前離奇死掉的人一樣,這是躲到別的地方,也躲不過去的。

    “你記得是什麼時候?”徐陽問道。

    “大約半個小時前。”胡鬆鳴點頭道,他不能完全確定,但也稍微留意了情況。

    這可能也是線索,胡鬆鳴推測,那時候,恐怕賭場這邊,進行了一次賭局,那個人的死可能與此有關。

    只是胡鬆鳴要找到所有的人才能回來,所以當時還是繼續找人,直到現在纔將還活着的,也被詭異盯上的人帶回來。

    “半個小時前,這裡進行了賭局,沒有人死掉。”徐陽說道。

    “果然是這樣。”胡鬆鳴應道,這跟他猜想的情況一致,“白羊,恐怕每次賭局,都會有人死掉,那個賭局這邊沒人死掉,是因爲觸發死亡機制的人在另外的地方。”

    “雖然還不是很清楚,但死亡機制,應該跟下注有關。當時,這邊的所有人都下注了,壓在相同的點數上。”徐陽點頭道。

    “下注的人沒有觸發死亡機制,所以沒下注的人裡,有人因此死掉麼。”胡鬆鳴說道。

    沒有參與賭局的人,風險就在這上面。

    當參與賭局的人,都壓中點數時,沒有下注的人便觸發了死亡機制。

    而且徐陽也想到一個糟糕的情況,那就是這些之前參與賭局,後來離開,卻也被詭異盯上的人。

    他們可不在賭場裡,而是在其他地方。

    儘管對於詭異而言,瞬間到那個地方去,將人殺死,不是什麼不能理解的事情。

    可徐陽更傾向於,是他們身上本來就有問題。

    這樣一來,當有人觸發死亡機制時,他們可能無法將其救下。

    無論是徐陽,還是胡鬆鳴,都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救人。或許,只能儘量讓人避免觸發死亡機制,儘快找到生路,或者解決掉詭異。

    徐陽、胡鬆鳴的討論,並沒有故意壓低聲音。

    這些事情,也確實要讓衆人知道。

    此時,聽到情況的衆人,也都臉色一變,知道面臨着怎樣惡劣的局面。

    參與賭局,就有可能觸發死亡機制,因此被詭異殺死。可不參與,同樣存在風險,除非是每次都有人壓不同的點數,否則一邊倒的情況,觸發死亡機制的人可能就是不下注的人。

    哪怕是魏羣啓,也忍不住身體一抖。

    他是主持賭局的人,可這種賭局太殘酷了,說不定他也有觸發死亡機制的情況。

    儘管不知道是什麼,但與其他人不同,畢竟是一羣人裡死一個,機率比較低,被選中的人只能說倒黴。

    可主持賭局的人,只有他一個,也就是說,觸發死亡機制的話,就不存在什麼機率問題,肯定是他。

    “最好還是每次賭局,所有人都下注。”胡鬆鳴想了下說道。

    現在的情況,跟不開始賭局,就有人死掉的情況一樣。只要所有人都下注,就能夠避免情況發生。

    胡鬆鳴帶回來的十一個人,也都點頭表示同意。

    儘管下注也存在風險,但也總比因爲別人下注而死掉要強,這等於將自己的性命,交給別人來決定。

    “其實,剛纔我想了一個辦法。”徐陽說道,將剛纔的情況說明了一下。

    “讓部分人不下注,另外分成兩組,分別在兩邊下注。”胡鬆鳴聞言點頭,立即明白徐陽這樣做的原因。

    此時,徐陽迎着胡鬆鳴的目光,點頭道:“是的,因爲這樣,我也找到詭異下手的目標,只是沒能將他救下來。”

    胡鬆鳴很清楚徐陽的能力,可比他要厲害許多,連徐陽都沒辦法,更別說是他了。

    “不過,從剛纔的情況看,只要不下注的人不超過總數的一半,就不會有問題。”徐陽繼續說道。

    剛纔徐陽只是點出四個人,剩下的十六個人,在那場賭局裡都有下注。而當時,胡鬆鳴這邊的十一個人,可都還沒帶回來。

    這就是說,當時沒有參與賭局的人,一共有十五個。

    徐陽無法確定,當不下注的人,超過總數一半時會怎樣,是否會讓賭局不成立,從而出現隨機死人的情況。

    可以確定的是,當不下注的人,少於下注的人數時,賭局是有效的。

    此時徐陽這麼一說,衆人也都反應過來。

    這樣一來,只要兩邊都有人下注的話,剩下的一半人就是絕對安全的。

    而且觸發死亡機制的人數,能夠控制在比較少的程度,兩位特置組顧問能夠更好的找到目標,甚至發現相關的線索,從而瞭解詭異的情況。

    只是這樣一來,下注的人風險就比較大了。

    甚至因爲特置組顧問,還不是很清楚詭異殺人的方式,可能無法將人救下。

    這代表着,每次賭局,真的要有一個人死掉。

    可能這是比較好的辦法,但誰也不願意,自己承擔風險,來保證別人的安全。

    徐陽也注意到衆人的情緒,很顯然剛纔他沒能救下人,帶來的影響太大了。可對此,徐陽也沒有辦法,他畢竟是人,又只是旁觀的角色,對詭異的瞭解太少了。

    估計衆人的想法都差不多,比起肯定有一個人死掉,他們更願意去賭。所有人都壓相同的點數,那麼就有可能,都不觸發死亡機制。

    再說,即便是觸發了死亡機制,三十個人裡,也不一定輪到自己。

    只是徐陽覺得,未必有那麼簡單,如果說每次賭局,都肯定有人死掉的話,肯定也存在所有人都下注,並且壓在相同點數上,壓對後也觸發死亡機制的情況。

    這時候,徐陽看向魏羣啓,他一直沒想到,主持賭局的人,可能會觸發什麼死亡機制。

    詭異不可能存在,絕對安全的情況,主持賭具的人,死亡機制可能比較難觸發,但絕對有這種機制。

    現在看來,也許就是在這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