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詭異生存遊戲 » 第442章 死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詭異生存遊戲 - 第442章 死人字體大小: A+
     

    “買定離手。”荷官搖過篩盅後說道。

    這時候是投注時間,有幾個人正在觀望,其他人則是稍微考慮後,便開始下注。

    徐陽想了下,他們坐在這裡,也有片刻了。總是不下注,也有些不合適,正好之前的籌碼也沒用掉。

    點數、豹子的賠率比較大,可徐陽的本意,就不是賭錢。

    此時在大、小之間,打算隨便下注,正打算放下籌碼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不對勁,又將籌碼收了回來。

    “怎麼了?”胡鬆鳴問道。

    本來胡鬆鳴也打算下注,裝裝樣子,可見到徐陽這舉動,也同樣將籌碼收回來。

    這舉動,讓荷官在兩人身上多看了一眼,卻也沒說什麼。儘管說是買定離手,可在開盅之前,想要換邊下注,或者將籌碼收回去,也不會有人阻止。

    其他賭錢的人,則是撇撇嘴,但也沒有開口嘲諷。

    這種遊輪,上船遊玩的人,都是家底豐厚,不會把這種小錢看在眼裡。而且來賭場玩,就是爲了刺激,這樣猶猶豫豫,太不爽快了。

    只是想歸想,就算別人將千幾百塊錢的事,看得那麼重要,又沒礙着自己什麼事,自然不會開口得罪人。

    原本不賭,也只是可能引來注意而已,而現在這樣子,更加引人注目。

    所以胡鬆鳴覺得,要是沒有發現的話,徐陽不會這樣子做。於是,胡鬆鳴也稍微詢問了一下。

    “有點不對勁,可能要出事。”徐陽小聲說道。

    胡鬆鳴不疑有他,原本已經打起十二分精神,觀察着情況。這時候,更是加強戒備。

    “開。”荷官等到時間到了,便打開篩盅,看了裡面的骰子後說道:“三、四、五,十二點大。”

    頓時周圍的二十三人,除了那幾個剛纔沒下注的人,剩下的有人欣喜有人鬱悶。

    這是很正常的情況,而就在荷官准備收錢賠錢的時候,卻突然傳來‘砰’的一聲。

    原本坐在賭桌前,一個穿着西裝的胖子,猛地趴在賭桌上,這才發出的響聲。

    “先生,你怎麼了?”荷官愣了下後立即詢問道。

    其他人看着,也都有些好奇,剛纔胖子還好好的坐着,賭錢時也沒有太激動的樣子,自然也沒人想到出事,最多以爲是暈倒了。

    荷官也是同樣的想法,所以才伸手過去,想要推一下對方。看情況,再決定叫人還是怎麼辦。

    “不要動他。”徐陽立即喊道。

    胡鬆鳴也跟着站起來,目光有些凝重,他們都清楚,這個胖子已經死了。

    問題是,到底是怎麼死的,剛纔明明還好好的,沒有發現異靈動手。甚至,胖子到底是怎麼觸發的死亡機制,也沒有頭緒。

    除非詭異的規則,就是賭桌前的人,都已經是可以動手的目標,然後隨機選中了胖子。

    可這種可能性不大,胡鬆鳴更傾向於,胖子剛纔觸發了某種死亡機制。

    然而胖子剛纔只是跟其他人一樣,正常的賭錢而已,他壓的是大。可剛纔買大的人,也不只是胖子一個人,這應該不是死亡機制。

    或者說,還要滿足其他條件。

    胡鬆鳴一邊跟着徐陽,一邊思考剛纔胖子的各種舉動,是否有着可疑之處。

    “兩位先生,你是他的朋友嗎?”荷官問道。

    這時候,荷官還以爲,徐陽、胡鬆鳴是胖子的朋友,所以才阻止了他。這可能是出於擔心,荷官倒不介意,如果胖子的朋友來處理,他也省得麻煩。

    “不是,只是你最好不要動他,因爲他已經死了。”徐陽說道。

    這樣直接說出來,可能會引起混亂,畢竟平白無故一個人在賭桌前死掉,無論是什麼原因,場面都可能會亂起來。

    只是徐陽覺得,要是不站出來,說明情況的話,可能還會更亂。

    因爲這時候,胖子趴在賭桌上,已經有血流出來,這是瞞不住的。

    果然,大家都注意到情況,一時間臉色劇變,更有人驚叫出來,下意識的想要後退。

    “都站住,誰也不準離開這裡。”徐陽立即說道,凌厲的目光看向賭桌前的所有人。

    包括荷官在內,所有人在徐陽的目光下,都感到一種恐懼,像是被什麼可怕的東西盯上了一樣。

    正因爲如此,原本下意識想要逃開的動作,也一下子頓住。

    徐陽看到這情況,也稍微鬆一口氣,總算鎮住了場面。這些人可能都被異靈盯上,現在這樣還好,可跑開的話,可能就被詭異輕易殺死了。

    目前徐陽還可以肯定,詭異的目標,是這裡的這些人,就算躲起來,也應該是在附近。

    可要是這些人分散,卻可能讓詭異蔓延,鎖定更多的目標。

    這時候,賭桌附近的人,都被徐陽震住。可其他人卻沒有,注意到情況後,也都害怕起來,紛紛遠離這張賭桌,甚至逃離賭場。

    ωωω ▲тTk án ▲c o

    徐陽早知道會引起混亂,可他已經第一時間,震住了這張賭桌前的人。

    這些人才是關鍵,暫時不能離開這裡。

    其他人離開,反而是好事,所以徐陽沒有阻止。

    “船上的工作人員來了。”胡鬆鳴提醒道。

    徐陽也已經看到,有穿着特殊服飾的人靠近,人數還不少,顯然是這裡的動靜驚動到他們了。

    而且從出去的客人那裡,瞭解到一些情況,神情也十分嚴肅。

    “色狐,你過去溝通一下,不要讓他們靠近這裡。”徐陽想了下說道。

    “我知道了。”胡鬆鳴點頭道,穿過其他人,主動來到工作人員面前,在對方提問前,胡鬆鳴已經先拿出特置組的證件,“我是東元特置組總部的特別顧問色狐,那邊是我的同事,總部特別顧問白羊。”

    “特置組。”爲首的工作人員目光微凝,顯然知道特置組是什麼情況。

    可能有很多人,對於特置組還很陌生,但也有少數人,知道特置組的性質。更明白,當他們以這種身份行事時,是出現了什麼情況。

    更別說,還已經有人死了。

    “看來你知道特置組的性質,那就好,不用我再解釋。”胡鬆鳴點頭道,這樣確實方便許多。

    要是對方連特置組是什麼都不清楚,那麼要解釋得東西就多了,而且一般人用說的,可能還不願意相信,所以可能衍生不少其他的麻煩。

    現在這樣,不用費心思解釋和證明,就可以讓人配合。胡鬆鳴想了下,繼續說道:“這裡的事情我們接管了,除了我們留在那裡的人,其他人都暫時退出賭場,包括你們也一樣。”

    “我明白了。”爲首的工作人員連忙點頭。

    知道這裡是什麼情況後,他根本不想繼續待在這裡,免得特置組的總部顧問們,在處理詭異事件時誤傷到他們。

    要是旁觀的時候,一個不小心,被異靈害死,那真的是冤枉。

    所以不該有的好奇心,就該藏得好好的,不要冒出來,結果做出什麼愚蠢的舉動。

    不過爲首的工作人員,也沒有立即離開,而是讓其他工作人員,都組織好還在賭場裡的人,都離開賭場才行。

    至於那些被特置組總部顧問留下的人,肯定是有問題,工作人員們都控制得很好,甚至都沒有看向那邊,免得惹禍上身。

    沒多久,賭場裡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徐陽、胡鬆鳴,以及包括荷官在內,那張賭桌附近的二十三人。

    原本加上荷官,應該是二十四人才對,只是胖子已經死掉。

    這些被徐陽留下來的人,身體都忍不住顫抖着,畢竟胖子的屍體還在那,賭桌不少地方都有血流過,就是胖子身上出來的。

    現在沒人去將胖子翻過來,誰也不知道胖子的死相,到底是什麼樣子。

    “搞定了,應該不會有人進來打擾。”胡鬆鳴走過來說道。

    徐陽點頭,他也看到了工作人員們,看到胡鬆鳴的證件後,都十分配合的模樣。

    這便證明,那些人知道特置組的性質,這樣一來肯定會配合好他們的行動,不讓人進來打擾。

    只希望,其他地方不要有問題。

    目前看來,他發現的詭異,應該還在賭場裡,甚至就在附近,盯着他們這些人。

    “白羊,你感覺到沒有,詭異氣息變濃郁了。”胡鬆鳴說道。

    這時候他們沒有使用詭畫符,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感知力要差很多。哪怕是徐陽,也只是偶爾才稍微感應到一些,很微弱,簡直以爲是錯覺。

    可現在,儘管還是很微弱,胡鬆鳴所說的濃郁,也只是相比較之前的情況而已。但比起之前,破障符、感知符效果消失後,至少現在已經可以明確感應到。

    胡鬆鳴都發現了,徐陽自然也感應到。

    “可能是殺了一個人的關係。”徐陽點頭道。

    “這是殺人後,就會變得更恐怖的詭異?”胡鬆鳴皺眉道。

    其實無論是什麼詭異,哪怕殺人不會變得更恐怖,他們也不會坐視着人被殺死。可兩種情況,給人的緊迫感,也完全不同。

    哪怕是他們,也不敢保證,一定能夠保住所有人的性命。

    尤其是現在情況不明,詭異是什麼規則,一點線索都沒有。

    這種情況下,要是自己也被盯上,都可能有危險。其他人,他們最多就是盡力保住而已,可未必就能夠救下人。

    要是詭異通過殺人,變得更恐怖,甚至連規則也因此有所變化,那這個詭異的棘手,將遠在想象之上。

    “不一定,可能是開始殺人,所以不再像之前那樣完全隱蔽了。”徐陽說道。

    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因爲他們也被盯上,跟其他人一樣。所以在有人死後,詭異漸顯,藉助這聯繫,才讓他們感應到。

    各種可能性都有,不用過份擔心,但也要加強警惕。

    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弄清楚詭異的規則,哪怕解決不了這個詭異,也要找到生路所在。

    麻煩的地方在於,現在身處大海。

    他們倒是可以跳海,存活下來的可能性很高,而且也不用像普通人那樣狼狽。

    可真到了要棄船離開的地步,恐怕除了他們兩人,船上的其他人都要死。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儘可能的解決這個詭異。

    不行也要找到生路,然後想辦法,將這個詭異限制在賭場這裡。

    這條遊輪地方很大,賭場也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區域而已,別說是封鎖這裡不用,就是把賭場周圍的地方封鎖起來以防萬一,問題也不大。

    關鍵是,弄清楚詭異的規則,才能知道,是否能夠藉此將其限制在某處。

    此時,徐陽、胡鬆鳴將目光看向其他的二十三人。

    可以看到,每個人都在強裝鎮定,可能是覺得要是被看出軟弱,會遭到針對之類的。

    畢竟他們對於徐陽、胡鬆鳴的身份還不瞭解,甚至可能將胖子的死,都歸結在徐陽、胡鬆鳴身上。

    因爲剛纔誰都以爲,胖子是暈倒之類的,而徐陽卻立即出聲,明顯很早就發現胖子已經死了。

    這不僅僅是觀察力敏銳這麼簡單,也可能是因爲,人就是對方殺死的。

    尤其是剛纔的喝止,那目光實在太可怕的,簡直就不像是人的目光,直到現在想起來,都有些膽戰心驚。

    這是很可怕的人,連船上的工作人員都怕了,聽從了要求。

    那麼現在將他們都留在這裡,是否想要對他們做什麼,誰也不敢保證,心裡感到擔憂。

    只是這些情緒,偏偏還不敢暴露出來。

    徐陽、胡鬆鳴對視一眼,他們看出了這些人的情緒,但也沒立即解釋。

    即便從觀察的情況看,這二十三人,當中有異靈僞裝的可能性很小,但也不能保證沒有。

    再說了,目前的詭異的規則也不清楚,死亡機制是什麼也不知道,還是不要亂來比較好。

    另外還有比較擔心的情況,胖子的死很蹊蹺,沒有發現異靈動手的跡象,現在也看不到痕跡。

    死亡機制可能沒那麼簡單,說不定是類似於詛咒的即死機制。

    這樣一來,要是他們不小心觸發了,可能也無法抵抗。

    這時候,徐陽突然想到一個情況。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