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詭異生存遊戲 » 第360章 血腥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詭異生存遊戲 - 第360章 血腥味字體大小: A+
     

    徐陽並沒有一直控制着分身,而是讓分身按照原先的指令,自行進行調查。

    這樣會合適一點,在必要的時候,徐陽纔會控制。

    畢竟他現在,只能夠共享到分身的視野,可其他的,卻沒辦法。這種情況下,調查不僅僅只是看到就可以。

    這樣一來,調查的情況,只有等到分身收回來,才能夠真正確定。

    徐陽現在只是看着,判斷情況,分身接下來的舉動,對他來講也有參考意義。

    因爲分身可能會根據其他發現,在調查上進行改變,這些是他單純看着,沒辦法知道的,卻可以以此推論,分身可能發現了什麼。

    如果成功收回分身,獲悉所有信息,那麼這種做法就顯得多餘。

    可如果因爲意外情況,沒辦法收回分身,因爲出事或者超過距離崩潰。無法得知準確信息的時候,卻可以通過這些判斷,尋找到目標。

    當然,徐陽也不忘盯着樓梯口。

    樓下隨時有人會上來,那時候就很難收回分身,甚至可能有暴露的風險。

    所以調查應該速度一點,徐陽看着分身在房間裡行動,原本應該先調查牀、衣櫃這些地方,因爲容易藏東西。

    結果分身直接走到梳妝檯那裡,拿了一些東西,仔細觀察着。

    徐陽可以看到,分身還將東西拿近,看樣子是聞它們的味道。這看上去,似乎是化妝品,有些人看到了確實喜歡聞一下。

    可徐陽不是這種人,分身是模仿他製造出來的,自然也沒這種習慣。

    應該是一些只是用看的,無法判斷出的情況,既然仔細聞着,而且每個都一樣,說明是氣味引起了分身的注意。

    徐陽立即想到,食物也有種奇怪的氣味。

    這中間,是否有着聯繫?

    這個只能等收回分身後,才能知道了。

    此時分身,已經調查完梳妝檯,每個東西拿起來後,最終還會放回原本的位置上。

    而且分身也不是直接拿起,同樣手上隔着一層沙子。

    梳妝檯這邊調查結束後,分身才去調查別處,牀鋪、衣櫃也都調查過,看上去都很正常。

    可是徐陽注意到,分身幾乎都要仔細聞一下,包括那些衣服裙子。

    這要是其他人,徐陽都覺得行爲怪癖,可能是有什麼特殊嗜好的人,不過分身也算是他自己,不可能無緣無故做出這種事情。

    要麼是被詭異影響,要麼是發現了什麼情況。

    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尤其是這次的詭異,說是殭屍,但可能擁有很強的感官扭曲能力。

    徐陽只是本能的覺得彆扭,覺得哪裡不對勁,卻又想不出來。

    說不定,真的是詭異影響造成的,徐陽只能希望,別是這樣。

    沒多久,分身就調查結束,將房間稍微整理,去掉有人搜索過的痕跡後,便立即出來。

    目前的情況看,可能暫時還不會有人上樓。

    可是也說不定,或許有誰比較在意他,會上樓詢問他的情況。

    其他房間,還要分身去調查,徐陽沒有耽誤,可還是先將分身收回來後,再重新召喚一個分身,用同樣的方法,進入別的房間調查。

    這時候,徐陽才獲悉分身的調查體驗,明白到分身爲什麼會那樣做。

    “這個味道,有點像血腥味。”徐陽皺眉。

    其實氣味特別淡,可現在的徐陽,對血腥味已經十分敏感了,更別說出現在這種地方。這也難怪,一下子引起分身的注意。

    最開始,血腥味是因爲梳妝檯上,一個沒有完全合上的化妝品發出來的。

    所以分身最先過去調查那邊,其他的化妝品,還有東西,也都聞了下。都可以聞到很淡的血腥味,所以分身調查的時候,多留了份心思。

    儘管血腥味很淡,普通人幾乎都察覺不到,可分身已經再三確認過了。

    這儘管不是徐陽親自調查,可收回分身後,獲悉全部調查經歷,這跟徐陽親自調查,也沒有什麼區別了。

    問題是,齊娜娜是否知道這點。

    正如徐陽所想,普通人可能察覺不到這味道,齊娜娜便是不知曉,也不足爲奇。

    知道與不知道,是截然不同的情況。

    徐陽皺眉思考着,此時新召喚出來的分身,正在別的房間調查。依舊是讓分身自由發揮,看情況,也都特別注意氣味。

    可具體是什麼情況,只能等收回分身以後,才能夠知曉。

    不過這次沒等調查完,徐陽便注意到,樓梯處有微弱的動靜。

    看樣子是有人要上來了,徐陽立即給分身下達新指令,儘快復原,消除痕跡。

    這時候一個人從樓梯走上來,是關德欽,看到徐陽站在走廊,他露出幾分意外之色,問道:“紅羊,你不是打算休息嗎?怎麼站在這裡。”

    “本來想要睡一下的,結果睡不着,所以打算下樓。”徐陽應道。

    “睡不着?”關德欽聞言點頭,可能是因爲身體不舒服,導致失眠了吧。

    有些人便是這樣,身體不舒服,很快就睡着了,而有些人則相反,就算再困,還是睡不着,最後在極度疲憊下才勉強睡下去。

    “其實喝點酒,有時候也能夠幫助睡眠。”關德欽說道,語氣一頓,又道:“當然肚子不舒服,還是不要喝酒比較好。”

    “其實我不排斥喝酒的,只是酒精過敏,一點點都會讓我渾身難受好幾天。”徐陽搖頭道。

    前面能夠隱瞞過去,那麼就算是真的要喝東西,也可以用相似的辦法。可既然一開始,就裝作酒精過敏的樣子,現在也要僞裝到底。

    徐陽更是有些遺憾的搖搖頭,無奈道:“因爲這樣,跟朋友相聚的時候,也顯得格格不入,總覺得跟大家沒那麼親近。”

    “我能理解。”關德欽微笑道。

    這樣一羣朋友聚在一起,大家都喝酒聊起,只有一個在旁邊喝果汁飲料,確實比較尷尬。而且,也說不出什麼乾杯的話來,否則可能讓人感到不悅。

    真正的朋友不會計較,甚至勉強要陪他們喝的時候,還會阻止。可每次都這樣,確實會覺得格格不入,甚至有種不該參與的感覺。

    關德欽拍了拍徐陽的肩膀,他看得出紅羊有些難過,又強忍着,這樣的年輕人他以前見過不少。

    徐陽目光微動,倒沒有躲開,那樣顯得太突兀了。

    這時候,分身已經整理好,消除了調查的痕跡。可要收回來,當着關德欽的面卻不行,而看樣子,關德欽也沒有離開的想法。

    可能對方並不是上樓休息,而是來看他情況的。

    現在知道他要下樓,估計也要跟着,這樣一來,他就無法將分身收回來了。

    問題不是很大,調查的痕跡已經處理了,應該可以應付過去。收不回來,就只能讓分身崩潰了,特意控制下,也不會留下痕跡。

    只是這樣一來,他就沒辦法獲得完整的調查體驗了。

    從剛纔的情況看,可能這個房間裡,有些東西也存在血腥味,當然也可能是其他可疑的氣味。

    不能收回分身,就無法確認。

    從推測上看,血腥味可能不僅僅是齊娜娜的房間裡有,其他房間也有的可能性很大。

    這就又回到原來的問題上,他們是否有所察覺,總之對於這些人,還是儘可能的小心點。

    果然,關德欽提出一同下樓,徐陽沒有拒絕,應了下來。

    而等到超過距離後,分身也崩潰了,徐陽看到分身視野消失,也沒有流露出任何異色,與關德欽一同來到樓下。

    “紅羊怎麼也下來了。”何浩放下手中的書籍後問道。

    “睡不着,躺在牀上難受,還不如下來看看小說,轉移下注意力。”徐陽說道。

    “沒問題吧?”何浩立即問道。

    其他人也關心的詢問,看上去都十分真誠,都很擔心徐陽身體的狀況。

    “沒事的,還是有些積食,過兩天就好,我已經習慣了。”徐陽說道。

    “這習慣可不好,以後住在這裡,我們會盯着你的。”曹梓珊微笑道。

    一些人單獨生活,飲食休息之類的,都完全亂了,這確實是習慣造成的毛病。所以對於徐陽的話,衆人也沒有太懷疑。

    畢竟,一開始可能是在騙人,但再好的僞裝,都肯定有破綻。

    反而是徐陽這樣,一開始讓人懷疑,可慢慢的表現,卻讓人知道,原來這根本不是什麼僞裝,而是真的。

    爲什麼一開始會被懷疑呢,因爲他們都太希望,紅羊是驅魔人了。

    正是這個緣故,才導致一些明明很正常的事情,總會聯想到驅魔人的行爲。可慢慢的,從紅羊的神態、舉動之類,才知道他們猜錯了。

    這時候,徐陽坐下來,找到早上看的那本書,剛翻動幾頁,便聽到曹梓珊的詢問。

    “紅茶就算了,給我一杯白開水吧。”徐陽說道,要裝就裝得像一點,如果大家都是在表演,那麼他絕對是最後被識破的人。

    “白開水嗎,我幫你倒。”曹梓珊點頭道。

    而一旁的何浩、陸江豪,則是看了下時間,跟大家說了句以後,便起身朝着門口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