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 五百六十四章 你竟敢忤逆我的命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 五百六十四章 你竟敢忤逆我的命令?!字體大小: A+
     

    “老婆婆你先和我們說說這些密道究竟都是怎麼一回事吧!”

    林策此刻已經不太敢信任老婆婆洛南了!

    “沒錯!這個地方若真是一個所謂搬運屍體的應急通道,那豈不是專門製造了一個便於犯人跑出去的機會嘛?我敢肯定南孚聖者絕對不會有那麼的愚蠢!”

    此刻的馮宇也是緊接着質問道。

    老婆婆很明白馮宇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但這條通道的的確確是她無意間發現的,而且這條通道好巧不巧正好通往的是她地下室的東南角!

    “關於這個通道的問題,我也不明白南孚聖者是如何考慮的,但是這個通道卻是是通往外面的,而且我家地下室的東南角牆壁鑿開後正好可以連通這個通道!所以還請你們對這個通道放心。”

    可林策聽到老婆婆這樣說並沒有放鬆警惕,反而是更加的起疑了,因爲那個地下室他們是去過的,東南角那裡是一面很厚實的牆壁,究竟是什麼時候老婆婆鑿開發現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現在林策和馮宇是不太敢相信老婆婆了,一切都太過於巧合了,超過了他們兩人的認知,就彷彿是一個安排好的行動。

    “我們現在就算是這一切都是南孚聖者弄的,但是按照你說的通往你的地下室東南角,那若是被發現了那麼第一個肯定回去找你!”

    看到林策這樣說老婆婆一臉的無奈,甚至感覺到林策不是和自己一個頻道的人。

    於是一句話都沒有直接示意林策和馮宇爬進去,原本好無比疑惑的林策和馮宇直接爬了進去,畢竟現在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再不離開卻是有些麻煩。

    “我本來以爲林策你可以理解我的計劃,沒想到你還是沒明白這讓我感到很失望。”

    緊隨其後的老婆婆說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頓時間把林策弄得更加的懵逼了,因爲一開始他和馮宇在被帶進來之後就完全不明白老婆婆所謂的計劃是什麼了。

    一切都是在聽從她的指揮!

    “老婆婆你這是什麼意思?現在這一切卻是和你所說的計劃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了好吧!”

    可就在這時老婆婆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你們兩個把一切想得太複雜了,現在山洞之後便會大亂起來,我們只要抓緊時間爬回去,你們和那些被關押的人藏好,這裡的事情我矢口否認不知道,南孚聖者又能把我怎麼樣呢?從頭到尾我都在家,這件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

    聽到老婆婆這樣一說馮宇和林策瞬間恍然大悟,果然是他們兩個把事情想複雜了。

    老婆婆完全可以說自己在家,而且並沒有看到什麼異常的事情發生,只要林策和馮宇加上剛剛這些被救出來的人安靜的待在地下室在把那個洞口封起來,誰還知道呢?

    再明白這些之後,林策和馮宇沒有在浪費時間,和老婆婆一起快速的爬會到了房子之中!

    回到房子中的老婆婆一個人獨自離開了,只剩下了林策兩人還有這些被關押的人。

    一旁的馮宇看着林策本想着開口可又怕自己說出來的話林策會不高興,其實他不知道爲什麼還是有些擔憂老婆婆的安危,畢竟上一次是僥倖這一次還有那麼好的運氣嗎?

    “怎麼了馮宇,你是在擔心什麼?”

    林策注意到了馮宇的神色有些不對立刻問道。

    “我覺得老婆婆一個人去做這件事安全嗎?上一次完全就是碰巧呀,若是這一次運氣沒有那麼好我們且不是……”

    而此刻的南孚聖者得知了山洞裡面的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之後,整個人瞬間暴怒!

    “怎麼會這樣!你們跟我好好說說到底是爲什麼變成這樣的情況!上一次是守衛死在裡面,這一次是裡面關押的人全都不見了!難不成他們還會自己消失嗎?!”

    看到南孚聖者如此的憤怒,這一羣手下完全不敢說話,一個個低垂着腦袋就連南孚聖者的臉都不敢看,當然此刻的南孚聖者將所有的村民也召集了出來,因爲他總覺得能將如此多人轉移走,這些村民或許知道一些什麼,老婆婆也在這其中。

    可就在這時山洞之中突然跑出來了兩個守衛對着南孚聖者說道。

    “南孚聖者我們剛剛發現運送屍體的通道貌似被人打開過,或許那些人就是從那個通道逃離的!”

    聽到自己的手下說出這番話,南孚聖者也是微微皺眉。

    因爲這個所謂的運屍體的通道還是他親自開發的,無比的隱秘一般人完全發現不了,怎麼可能就被人看到了呢?難道是自己內部出現了問題?

    這個疑問深深的出現在了南孚聖者的腦海之中。

    最終南孚聖者用目光看向了這些人,隨後淡淡的說道。

    “你們那麼多人現在都站在這裡,但是一個個都不肯說出來,保持沉默難道真的是好事嗎?”

    所有人聽到南孚聖者這樣說之後,依舊是選擇一言不發,畢竟在他們看來不說話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南孚聖者看到他們這個樣子心中非常的不爽,因爲他很清楚這些人之中應該是有明白人的,就是選擇不說讓他很難判斷這件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勸你們還是老老實實的說出來畢竟好,不然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因爲這個山洞就是離你們最近,也只有你們有這種作案動機,想必你們很多人看我很不爽,密謀起來做的這件事情,我說的對吧!”

    雖然南孚聖者依舊是這樣威逼利誘的說着,可還是沒有人回答這些話,當然老婆婆心中還是非常害怕的,因爲只有她很明白自己不在房子中的時間其他村民是明白的,也是看到自己離開的,但現在他們不說也是在爲了保護老婆婆的安全。

    當然現在的南孚聖者並沒有用什麼非常恐怖的手段,若是真的是使用了,或許就不會再這樣硬撐着嘴硬了,到時候目標轉移到了老婆婆身上,那一切就會朝着壞的地方發展了!

    “南孚聖者我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怎麼一回事,你看我們這些人都已經是七老八十的年紀了,還會因爲什麼原因去做這種事?安享晚年是我們最大的訴求了……而且你也知道我們這個村子的,對於外人我們都是按照你的規矩來,從沒有說過一句話甚至沒有給過好臉色,所以還請你相信我們的爲人!”

    老婆婆剛說完這一番話,南孚聖者的嘴角便微微上揚了,因爲在他眼中老婆婆的行爲完完全全屬於是自爆,既然安耐不住那接下來的矛頭就必須朝着老婆婆洛南了!

    “哦?是這樣嗎?但是我好像還聽到了不一樣的說法,看來洛南你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多麼的嚴重!你知不知道里面究竟失蹤了什麼東西!爲什麼你還可以如此輕描淡寫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此刻的南孚聖者已經憤怒到有些失去理智,因爲在它看來自己好不容易抓來的人就這樣消失了,未免也太過於荒妙了,而且敢在自己的頭上動土那就是自尋死路,若是這一次不查得水落石出,以後誰還會服從畏懼自己呢?

    看到自己說出的這番話有些惹怒南孚聖者,老婆婆洛南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她不說這些話也不行,不可能讓其他的村民和她一同承受南孚聖者的怒火,畢竟這些村民是無辜的。

    雖然現在南孚聖者將矛頭對準了她,可至少沒有在爲難其他的村民,結果對於洛南來說是好的。

    “我明白你的煩惱南孚聖者,那裡面都是你辛辛苦苦抓緊去的犯人,可現在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你將這些罪狀壓在我們的身上也無濟於事呀,我們怎麼可能有辦法彌補你呢?”

    老婆婆覺得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將這個事情化解,若是讓南孚聖者不再追究這件事情,淡忘這件事情那就算是完成任務了!

    南孚聖者看到老婆婆在這個時候依舊是可以如此平靜,心中萌生出了一個特別恐怖的想法,那就是這一切的事情全都是老婆婆洛南一個人做的!

    “洛南你怎麼對於這件事情如此的輕描淡寫呢?難不成你覺得我這樣追查下去順藤摸瓜會查到你不成?亦或者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本就是你!洛南!”

    說完這句話南孚聖者便等着老婆婆洛南,因爲他對於洛南的懷疑已經到達了一個頂峰,現在敢這樣對自己說話的也只有洛南,可南孚聖者轉念一想,一個這個歲數的人想要完成這些或許不太簡單,肯定還有其他的同伴幫助,這個計劃也不一定是洛南可以制定出來的,背後的幕後真兇纔是南孚聖者所需要知道的。

    當然也正因爲一開始洛南一直再勸說南孚聖者,所以才導致了之後的怒火全傾瀉在了洛南的身上,看到這副模樣的洛南甚至覺得南孚聖者莫名的有些可笑至極。

    “南孚聖者我覺得你說話有時候要通過大腦,如果我真的是這件事情的兇手,你覺得我還不跑在這裡等着被你抓嗎?這不是一個腦子不正常的人才會做的事情?”

    洛南的這一番話直接將南孚聖者懟得啞口無言了,畢竟這番話論誰聽了都覺得非常有道理。

    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洛南所做,那或許就不會再回到村子裡了,而是順道直接逃之夭夭,等着在這裡聽南孚聖者調查那不是有病是什麼?

    “你說的話確實有些道理,在這個村子裡你說的話畢竟有威信,不如你去幫我調查一下,現在到底是誰不見了,幫我想辦法弄清楚那個人在哪裡把他給我帶回來如何?”

    洛南完全沒有想到南孚聖者在短短的遲疑之後,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就連她都沒有反應過來,當然她很明白對於現在南孚聖者所說的命令她不可能立馬便答應,不然南孚聖者肯定會更加的懷疑她。

    “這樣不太好吧南孚聖者,剛剛你還在懷疑這件事情是我做的呢,所以我覺得你還是派另一個人去調查吧,畢竟誰知道我會不會包庇他人呢?”

    此話一出瞬間讓南孚聖者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畢竟他沒想到眼前的洛南居然開始忤逆直接的命令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
    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