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 五百五十八章 未知的大動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 五百五十八章 未知的大動作?字體大小: A+
     

    “好!林策不論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畢竟你都是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是通過考慮得到的,放手去做吧,我都會在背後支持你!”

    馮宇微微一笑的說道,其實不論林策怎麼做決定他都是非常信任的,因爲在他看來林策不是那種會用朋友生命去冒險的人,至少跟在林策身邊不會有一種威脅生命的感覺……

    而另一邊潛伏在南孚聖者府邸中的顏緒卻不太樂觀,因爲她對於南孚聖者剛剛下達的命令產生了質疑,雖然還是恭敬的領命了,可心中卻無比的不舒服。

    想着一遍是南孚聖者的信任,一邊是村子中的那些孩童,顏緒的心中無比的糾結……

    馮宇和林策只用了很短的時間便趕回了南孚聖者的府邸,但非常奇怪的是,他們並沒有看到顏緒的身影,只是在書房發現了南孚聖者的身影。

    雖然林策的內心之中無比的擔心顏緒的安危,但他卻不能開口主動的訊問南孚聖者,因爲這相當於是自爆行爲,不僅僅是暴露自己,也會牽連顏緒,所以這樣的愚蠢方法他不會採用。

    看到林策和馮宇急急忙忙的跑來尋找自己,南孚聖者瞬間來了精神!

    因爲在他看來林策主動尋找自己,很有可能是關於玉石碎片的事情,當然找不到的機率比較大,就算是如此至少林策開始對這件事情上心了!

    шωш▪ttкan▪C 〇

    “哦?沒想到呀,你們居然如此的匆忙主動的來找我,怎麼?是不是找到了玉石碎片的蹤跡,亦或者是沒有發現玉石碎片想來訊問更多有關於此事的信息呢?”

    南孚聖者並不是的林策這次葫蘆裡買什麼藥,所以心中有些疑惑地發問道。

    當然他現在的心中也非常害怕,畢竟手中的玉石碎片並沒有多少神力了,或許最後堅持五天就是極限了,若是林策和馮宇在這極限的五天內找到了玉石碎片,他不僅僅感激涕零,更會饒了林策和馮宇的死罪!

    而林策卻不以爲然,南孚聖者如此的捉急看來是玉石碎片的事情迫在眉睫了,掐指一算確實也只有短短的幾天時間就到頭了,可當初林策已經說過若是沒有找到廣目天尊就算是有玉石碎片的消息,林策也不會說出來,所以林策完全是不着急的。

    “其實我們走訪了周圍大大小小的村子,都沒有發現半點玉石碎片相關的線索,還有你說過的幫我找到廣目天尊,或許在找到他之後我可以獲得更多有關玉石碎片的信息,說出來不怕你笑話,當初他也曾尋找過這個玉石碎片的下落!”

    此話一出南孚聖者頓時一愣,因爲他從未聽林策說過此事,現在說出來又讓他有些臉色陰沉了,畢竟說到底廣目天尊依舊是死對頭,現在找不到玉石碎片難不成是被他給拿到了?

    這讓南孚聖者拿不定主意,當然此話本就是林策編撰的本來就是爲了尋找廣目天尊罷了。

    眼下南孚聖者決定試探一下林策,於是乎說道。

    “林策想必你也沒有見過廣目天尊的真容吧!若不是這樣你怎麼會如此拜託我,況且他知不知道這些事情我還是畢竟清楚的,我勸你別再耍什麼小聰明瞭林策!還是老實一些去幫我找玉石碎片吧,在這個事情上浪費功夫真的沒有必要。”

    這句話彷彿是直戳林策的痛點,沒錯他確實沒有見過廣目天尊的真正面目,現在南孚聖者的這個態度擺明了就是在威脅林策,甚至是不想幫林策再尋找廣目天尊了!

    林策若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沒有找到廣目天尊以及神秘人,那或許會相當的困難,在這個所謂的神域世界之中林策有着無比之多的疑問。

    “看來南孚聖者你是不願意相信我現在說的這些話,既然如此我們就沒有什麼好聊的了,反正你的名聲在外不如你就擺脫其他人幫助你尋找玉石碎片吧,我其實也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忙,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這番話,林策當着南孚聖者的面頭也不回的朝着府邸之外走去。

    看到林策這副模樣南孚聖者一下子就慌了,其實剛剛他之是在賭罷了,誰曾想這樣一說彷彿是點了林策的引線,若真像上一次那樣與林策發生爭執,那麼這個玉石碎片可真就找不到了!

    “林策且慢!還請留步!還請留步!剛剛那一番話我本不是那個意思,是我說話的態度出現了一些問題還請見諒,我本沒有什麼其他意思,只不過這玉石碎片的期限將近,你也知道我比較着急所以才……”

    此刻的林策聽到南孚聖者的話停下了腳步,回過身看向南孚聖者,那一副道貌岸然虛情假意的模樣,讓林策感到有所厭惡,他現在明白自己不可以在和南孚聖者這樣拖延下去了,不然他自己原本需要找到的真相就越來越遠了!

    “南孚聖者想必在這件事情上我不止一兩次和你強調過,反正對於所剩的時間也不多了,如果你不幫我找到我想要找的人,那麼這個玉石碎片你不要也罷!”

    ……

    這句話是林策留給南孚聖者最後的警告,說完便沒有半分遲疑的離開了,看着林策那乾脆利落的背影,南孚聖者的臉色陰沉不知道在思索些什麼。

    此時南孚聖者具體的情況並不是很樂觀,因爲他就算現在召集人馬也沒有像林策這樣的強者進來,畢竟涅槃境五重的實力放在什麼地方都可以算得上座上賓了,林策能有如此傲氣他也是可以理解的,現在他不希望林策離開就是因爲強力的人手不夠,況且說句不好聽林策並沒有貢獻出一丁點有用的力量,這也就罷了!

    最主要的是把跟隨自己那麼多年的馮宇也給騙走了,這等於是將南孚聖者的左右臂膀給切斷了。

    片刻後南孚聖者小跑着追上了林策,慌張的開口說道。

    “林策!林策!你先別急着走呀!這廣目天尊可不是那麼好找的,你要給我一點時間才行呀,不然我都沒有充足的人手去做這些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在傳道廣場招募的事情,現在是真的騰不出手!”

    看到此刻的南孚聖者依舊是在尋找時間的藉口來搪塞自己,林策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一把將南孚聖者抓住自己胳膊的手給甩開了。

    “南孚聖者我原本很好說話的,就是你一而再的用這些荒妙的理由來搪塞我才導致我發脾氣,我當然知道你是在招募人手,可是你的人手絕對是夠的,剛剛我還聽門口的守衛說到你前段時間還帶回來了一批手下,他們難道不是人嗎?涅槃境三重的修爲不可以幫我去尋找?

    你的玉石碎片可是我這種涅槃境五重的人去盡心盡力的找,好好想一下差距吧南孚聖者!”

    聽到林策的這番話,南孚聖者瞬間啞口無言了,臉色也一度的難堪起來。

    之前他就派手下去監視過林策,誰曾想自從上一次門口守衛被自己一罵過後,將這種事情也告訴給了林策,他心中真的是想那幫人殺了的心都有,畢竟誰曾想幫自己把門的居然反過來被林策用來監視了呢?

    “林策這就是你都不對了,爲什麼你要這樣監視我的舉動?連我帶了一批手下回來你都知道!難不成你和馮宇早已將門口守衛買通,特地反過來監視我的?”

    看着南孚聖者的面色陰沉,語氣略微的激動起來,林策瞬間就明白了原來南孚聖者也很討厭被別人監視呀!

    其實林策和馮宇纔沒有這種閒工夫去監視這個南孚聖者,只不過在回來的時候帶了兩壺好酒給門口的守衛,正好將上一次的尷尬緩解緩解,誰曾想門口守衛自己喝了兩口就說出來了。

    當然這些話林策可不會告訴南孚聖者的,畢竟說出來門口的守衛很有可能就沒命了。

    在思索了片刻之後,林策想到了如何回答。

    “你想太多了南孚聖者,我和馮宇可沒有你那種監視人的興趣,只不過我們隨意聽到門口守衛竊竊私語而已,你多久沒讓他們換崗了,他們能不發牢騷呀!甚至我還聽到了他們在議論你帶回來的一個非常漂亮的女手下,南孚聖者你好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回事,我們在外面幫你尋找消息,你卻在府邸裡開始尋花問柳起來了?”

    誰曾想林策不僅沒有正面回答南孚聖者的問題,還直接反過來將了南孚聖者一軍,尋花問柳這種帽子直接就往南孚聖者的頭上戴了起來。

    當然這也讓南孚聖者提高了一些警惕,卻是門口的守衛很久沒有換崗了,若是再這樣下去怕是連他的家底有多少都給說出去了!

    “林策你休要胡說,什麼尋花問柳!我只不過是帶回來了一個女的手下罷了,現在沒辦法給你們見一面,剛剛纔派她出去執行任務,等到回來之後你們見上一面,隨後便讓她去幫你找廣目天尊的消息吧!”

    聽到南孚聖者這樣一說林策卻沒有半點高興的意思,因爲他很清楚南孚聖者這是在說給自己聽的,派顏緒幫助自己找這不是說笑嗎?

    現在顏緒的實力也就比自己低一個階段多一些罷了,這種強者南孚聖者絕對不會派尋找人的任務的。

    “南孚聖者這個我不知道你會怎麼安排,但是看你的表情這個所謂的女手下修爲應該不低吧,我也不爲難你,現在南孚聖者你正好缺人手,這種強者你還是留着執行重要任務吧,找人的事情隨便找一些涅槃境二重的修士去就可以了!”

    聽到林策這樣一說,南孚聖者也是微微一愣,他沒想到林策居然在這種時候如此爲他着想,可惜無奈的是其他的手下他都派出去了,現在就只有顏緒的任務最爲簡單,大概回來的速度也最快吧。

    “林策,不是我不想派其他人給你,我知道你剛剛的話是爲我着想,我很感謝你有這一份心,但是我其他的手下都已經派出去完了……”

    此話一出林策瞬間一皺眉,因爲他很清楚這話的意思,所有手下都派出去了那麼也就證明了南孚聖者有大動作!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
    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