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輪迴兇墓 » 第一卷前世今生_第一百一十章 一定找到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輪迴兇墓 - 第一卷前世今生_第一百一十章 一定找到她字體大小: A+
     

    我心中感覺五味雜陳的,這個孩子剛纔喊那個要殺死我們黑霧人爲師父。   說實話,我感覺他跟那個黑霧人師父的關係比我親,他總共也沒有見過我幾次,而且我每次對他的態度也不好。   所以,他現在對我都是一副怯生生的樣子,這副樣子讓我有些心中酸楚,又有些自責,我始終都沒有放下心中對這個孩子的懷疑和排斥。   剛纔他所謂的師父黑霧人說過要我死在自己的孩子手中,差點就叫小夢來殺我,但是最終沒有這麼做,當時我觀察到小夢的眼神是迷茫的。   他似乎有些想不通。   但是他並沒有說一句話,沒有出口反駁,也沒有說執行。   這就像是一個考驗,考驗着小天到底是聽他師父的話,還是會有自己的判斷,覺得我更重要,從而不會對我下手。   老實說,小天這麼小的孩子,看起來兩三歲的樣子,心智根本就沒有成熟,只知道誰對他好,他就會聽誰的話。   我看到他伸過來的手,甚至還在戒備,也許是黑霧人已經暗中授意了小夢殺我呢?   我心中猛然閃現過這樣一個念頭,但是我立刻搖頭,不會的,黑霧人已經走了。   不會的,小夢是不會這樣做的。我真是受到太多的陰暗了嗎?自己的心裡居然也有這麼陰暗的想法了。   看着他伸過來的小手,我用力的擡起手,終於握住了他的小手,然後我感覺到一股暖意順着手傳過來了。   我大驚,同時感覺那股暖意開始溫養着我的胸口,胸口那裡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   我頓時感覺淚眼模糊,我剛纔還在猜忌小夢走過來是不是別有目的,但是誰知道他是用自己的功力在給我療傷。   “爸爸,你好點了嗎?”小夢天真無邪的眼神,跟當年那個目光兇殘的小鬼嬰完全不一樣了。   我喉嚨有些哽咽,完全說不出來話,只好點頭,心裡在吶喊,小夢啊,是爸爸對不起你,爸爸不該懷疑你。   “爸爸,你還要小夢嗎?

    ”小夢又說道,看向我,一副期待的樣子。   我說要,你是我的孩子,我當然要你。   小夢聽到我的話,有些雀躍,回頭對着白裙女笑了,白裙女此時正在給若夢療傷。   媽媽,爸爸說要我,他說要我。小夢開心的不得了。   我心裡在自責,我當時到底做過了什麼樣的事情啊……   我似乎在之前做過非常對不起白裙女和孩子的事情。   但是我竟然將這些記憶都給忘了。   現在好了,我再也不會做出那種事情了。   我在心底暗暗發誓,我要用命對你們母子倆好。   我的傷口慢慢好了,都能站起來了,我走向樊天恩,心中還在擔憂,這個妖族王子千萬別掛了啊,掛了我可賠不起。   這是實話,誰知道妖族是不是一個多麼強大的勢力,反正不是我能惹的起的,而且,他是爲了我受傷的,我滿懷愧疚的走了過去。   心底在默默祈禱。   但是我一看到他的時候,就一下無語了,這貨竟然睡着了,還在那說夢話,本王要殺了你這個傢伙!殺啊!   這貨也是厲害啊,只是被打昏過去了嗎?   接着看到他頭頂懸浮的那個小樹苗,我就明白了,那個樹苗還在不斷的散發出綠色的光芒,籠罩着他,看來是一直在給他療傷。   我喊了他一聲,他沒回答,我去晃了晃他,他終於悠然醒來,還順便伸了一個懶腰。   “這麼早就喊我起牀。我還沒睡好呢,剛纔做夢跟人打架,唔……”   我簡直一頭黑線,這是什麼妖族王子啊,怎麼這麼不科學,我大聲說你張開眼睛看看。   他張開了眼睛,有些驚訝,說咦我怎麼睡在地上。   我沒好氣的說,你別裝了,我就當什麼都沒看見,快起來,我們要幹正事了。   我心裡有些無語,肯定是這個妖族王子愛面子,打輸了,卻在那裝着失憶了呢。   懶得拆穿他。   白裙女此時和若夢也走了過來,我跟若夢介紹了一下樊天恩。並且說了他的身份是一個

    妖族王子。   樊天恩也是很自豪的挺起來胸膛,在美女面前裝比啊,不過若夢的一句話頓時讓樊天恩有些無言以對了。   哦,樊天恩,你剛纔是被打昏過去了?   我一聽這話,連忙打岔,哈哈今天天氣真好啊,我們等下要去哪?   樊天恩卻是不饒,瞪大了眼睛,說你怎麼說話呢?誰被打昏了?   我連忙拽住他,說沒事,沒事,她跟你開玩笑呢,若夢,你也是的,你們不都是剛睡醒麼?   我的意思很明顯了,若夢不也是被兩下給打昏在地了,若夢臉色微微有些發紅,冷哼一聲不再說話了。   我有些尷尬的看向白裙女,白裙女似乎也有些無語,對我搖搖頭,好吧,這兩位都是十分愛面子的人。   我惹不起啊。   在中間當了一回和事老,說了半天,最終兩人才默默的沒再生氣,只是看向對方都有些劍拔弩張的感覺。   也是醉了。   也許這個若夢是什麼公主吧,跟這王子也真是絕配,一上來就鬧這麼一出。   隨後,兩人恢復了正常,大家就在那討論怎麼去找白裙女的主魂。   若夢說幸好我將白裙女的一縷殘魂從葬魂空間裡帶出來了,這樣就好辦多了,可以利用白裙女的魂魄之間互相感應,所以白裙女的這一縷魂是關鍵,但是她現在十分的虛弱了。   我看向白裙女,確實,她又變得很透明瞭,此時都漂浮在那裡,要失去意識了。   我連忙將她給放在了玉佩之中,小夢哭着要媽媽,我說小夢,乖,我們一定會找到你的媽媽的。爸爸答應你。一定會找到你的媽媽的。   他這纔不鬧,只是一雙大眼睛咕嚕咕嚕的看着我,我緊緊的牽着他的手,他現在也慢慢的對我不那麼怯生生的了。   白裙女的一縷殘魂在玉佩裡確實能夠有一些感應,因爲玉佩有養魂魄的作用,所以她沒有繼續的變得虛弱,相反還能夠給我們一些指點。   “我似乎感覺到,她在一個十分陰冷的地方。”白裙女說。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