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輪迴兇墓 » 第一卷前世今生_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次行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輪迴兇墓 - 第一卷前世今生_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次行動字體大小: A+
     

    尤叔依然是司機,猴子緊跟其後走了下來,人們一看猴子,頓時議論紛紛起來。   “那個女的真是漂亮啊!只是跟在她旁邊的男的真醜啊!”   “可不是,這年頭,哎,醜的跟猴一樣的男人都能找這麼漂亮的女的。真沒天理啊!”   猴子耳尖,聽到這些議論,氣的臉都紫了,對他們齜牙咧嘴。倒是更像猴子了。   尤叔扶了扶墨鏡,一本正經的道:“開始計劃吧。”   張月溪微微點頭,猴子會心一笑,右手舉起,嘴角露出一抹奸笑:“大家注意了,我們現在開始打劫!”   一股火苗從手心噴出,接着天空轟隆一聲巨響,只見一團巨大的火焰在空中爆炸開來,頓時,藍天變得灰濛濛。   路人見狀尖叫起來,爭相逃命。   “那個人我認出來了,醜的印象深刻!就是被通緝的傢伙!”   “快報警!快!”   猴子“嘿”的一聲甩滅了不小心燒着的袖口。我也是醉了。   張月溪秀眉微皺,芊芊玉手輕輕從雪白的頸脖上取下一枚玉墜。   那枚玉墜呈粉紅色,形似一片櫻花。   只見她手指一鬆,玉墜掉在地面,奇怪的是玉墜像是融入進水泥地,一下子消失不見。   然後,一點粉紅色的光芒出現,接着,粉紅光芒大盛,一株小小的樹苗從地底爬了出來。   那樹苗見風就長,霎時就長的有兩三米高,樹枝不斷延伸,綠葉不斷長出,頓時樹木變得茂盛起來。   接着,萬千粉紅從綠葉中冒出,竟是開滿了一樹櫻花。   只見櫻樹迎風一吹,萬千櫻花旋轉着落下,在空中飛舞,場面極其唯美。   張月溪臉色淡然,親啓朱脣,輕吐幾字:櫻花盛開,隨風而舞。   頓時,全樹數以萬計的櫻花片片落下,隨着她的話語形成一個整體,漫天飛舞。   張月溪戴着的玉佩這麼叼……肯定是件寶物啊。不愧是大家族的。   正在此時,一股殺氣從醫院正門波散開來。   猴子一眼就看見,站在醫院門口

    的黑衣男子是一個高手。   尤叔本來伸着腦袋看櫻花,口中正嘖嘖讚歎,此時一看見那個黑衣男子就立刻將腦袋縮了回去,“哎喲,我想睡一會兒啊。你們隨意。”說着就關上了車窗。   猴子怪叫一聲,跳了出來,怪叫道:“嘿,小子,我來陪你玩玩。”   黑衣人面帶黑色面罩,只露出一雙細長的眼睛。冷冷的看了一眼猴子,說:“你不配!”   猴子大怒,“狗屁。我怎麼就不配了,我看你是欠揍吧!敢對你猴爺這麼說話。”   黑衣男子微微瞥了一眼猴子身後的張月溪,眼中露出一絲敬畏,隨即恢復如常,也不見他如何行動,就一下出現在了猴子面前。   “瞬移?”猴子大驚,腳下猛力一踏,就順勢往後急速飄去,卻沒料到背後一痛,回頭一看,竟是被黑衣男子一手抓住了他後背的衣服。   “我說了你不配,你是找死!說,龍飛在哪?”極度寒冷的聲音在猴子背後響起。   猴子不禁冷汗直冒。   再說我,誰能想到我此時竟站在萬千櫻花中的一片?   石頭兄弟擁有將人和物變化大小的技能,此時我就被小石頭施展了變小術,變成一個昆蟲大小,和石頭兄弟並排站在一片飛舞的櫻花上。   “我說,這個計劃靠譜嗎?”小石頭問。   大石頭看了一眼腳下,“不敢說,我覺得不怎麼靠譜。病房裡肯定有人看守啊!”   隨着櫻花的飄舞,我們離住着病房的窗戶越來越近。   這片櫻花飄舞的軌跡正受到張月溪的控制,等他們將母親救出,就回到這片櫻花上返回。   “啪”的一聲,櫻花將玻璃撞開一個小缺口,他們順利的進入了病房。   “咦。玻璃被打碎了。”一個漂亮的小護士驚訝的說,“快來看呀,下面有一棵櫻花樹耶。好漂亮哦!”   醫院裡的人此時才注意到樓下的變化,剛剛猴子製造出來的爆炸聲,他們還以爲誰在外面放煙火呢。   櫻花在角落輕輕旋轉,我和石頭兄弟互看一眼,便

    開始行動,他們在角落快速跑着,避開了人們的腳步和眼光。   終於,來到了一個病牀邊。   “這牀上睡得是你老媽嗎?”大石頭問。   我“噓”了一聲,小聲說:“還不知道。”   大石頭笑道:“我們人變小了,所以聲音自然而然就變小了,不用擔心別人會聽到我們說話。”   我點點頭,從揹包裡拿出繩索,一甩,掛在牀邊,順着繩索爬了上去。   大小石頭在下面等我的信號。   我快速的爬上了病牀,定睛一看,發現病牀上躺着的是一個陌生的女孩,不是母親。   “看來已經被轉移了。”我正準備離去,卻不料病人此時轉了個身,我沒站穩,一下就栽倒在被窩裡面。   我掙扎着爬了起來,卻不料又一滑,鑽進了被窩裡面。   只見四周一團漆黑,我在裡面四處摸索。   “咦,這是什麼?”我忽然一頭撞在一團有彈性的東西上,同時,我還聞到了一股幽香。   “這是一個女地……剛剛是她的……呃……胸?”我有些面紅耳赤,連忙向相反的方向爬。   終於,爬到了被窩的邊沿,我撐開被子,大口喘氣。差點被女孩兇器夾死了,也是蠻殘暴的。   “喂,是不是你老媽啊?”小石頭大喊。   我擺擺手,“不是!”   三人匯合後,就在那商量,“這怎麼辦?”   “走,去單人病房。”我說,“他們看守着我老媽,爲方便起見,一定在單人病房。”   “嗯,咱們跟着這個護士一起吧。”石頭兄弟建議。   三人便抓住護士的衣服。被護士帶着到處走。   我一直四處看,正在此時,這個護士接到命令,到一個單人病房去給病人量體溫。   護士來到一個單人病房,在門口,一個戴墨鏡的男子攔住了護士,問明瞭來意後才放她進去。   進入房間,我左顧右盼,視線受到阻擋,便爬到了護士的腰間。   護士正在彎腰給病人量體溫,我一眼就發現了眼前的病人是母親。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