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五六一章 左右爲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五六一章 左右爲難字體大小: A+
     

    正當王大義和他師兄龜谷先生爲鑰匙和藏書閣爭吵不休的時候,龜谷先生的八大弟子到了。

    龜谷先生的這些弟子,個個武功不弱,小黑在他們間最多處於流,他們各自都有一番遇。

    正是有了這番遇,不會武功的龜谷先生纔有八個武功絕頂的徒弟。

    不過他這八個弟子,基本和小黑一樣,每人都有一些殘疾,有天生的也有後天的,沒有一個是正常人。

    看到他們的樣子,他們小時候被王大義取笑和欺負也並不怪了,對於什麼都自己強一點的師兄,結果看了八個殘疾人氏,把他們收爲徒弟,精心培養。

    看到這個情況,一向不服氣的師弟王大義當然趁機去奚落一下他們了。

    以前他以爲師兄學藝不精,看走眼了,直到他們長大,一個一個有了遇,改天換地,王大義這才明白是自己學藝不精,沒看出他們有大氣運。

    後來他師兄有八個武功高強的徒弟保駕護航,成功接任了這一代的龜谷主人,而作爲失敗者的王大義被逼離開了這裡,流落江湖。

    這八個弟子被龜谷先生派去的人召喚進來後,其一個叫瞎子阿炳的弟子,他第一時間指着一團空氣喊道:“師傅,這裡有鬼怪。”

    聽他這麼一說,夏侯順着他竹棍指着的方向看去,那裡正飄浮着豐家老怪物的靈魂。

    看到他一下子把豐家老怪物給指出來了,夏侯知道這個瞎子還是有兩下子的,眼瞎心不瞎啊。

    看到自己這些徒弟全神戒備,如臨大敵,龜谷先生說道:“阿炳,我給你解釋一下,這是建立豐家的第一代老祖,他已經活了三百多年了。

    今天他來此對我們沒有惡意,是我們的朋友,你不要有敵意。

    還有,他三百年前去過我們老龜谷一次,自從我們把新龜谷搬到了這裡,他是第一次來。”

    聽了龜谷主人的話,他那八個徒弟放鬆下來,剛纔真是被瞎子阿炳嚇了一跳,沒想到龜谷裡還有鬼。

    他們是安心了,但清風觀老觀主他們幾個人,想起豐家老怪物的鬼魂一直跟着大家,心有點不舒服。

    尤其是清風觀老觀主,他現在還有一個擔心,既然豐家老怪物的靈魂好活着,那自己還算不算是活着的人最早練成曇華劍法的?

    要是算的話,那還好,虛驚一場,只要應付一個王不了,然後再想辦法救救費公服,保住他行了。

    要是不算的話,那自己的小命隨時會玩完啊。

    雖然王大義和龜谷先生都說自己能長命百歲,還能活個幾百年,但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他們是不是有算命的真本事。

    在場的分成兩派,各有算計,作爲第三方的豐家老怪物,他看到了這個情況後,立刻在身寫了幾行字:

    龜谷先生,來你龜谷求助的這幾個人都是卑鄙小人。

    這個叫夏侯的傢伙,他是個不折不扣的邪魔歪道,江湖敗類。

    他爲了搶奪我豐家的曇華劍法,然後不顧是否會傷及無辜,危害武林,不顧其他人的生死,在風城,在豐家放鬼養鬼。

    爲此,短短几天,風城有好幾百人死在了他放出來的鬼怪之下。

    死的很多都是不懂武功,不是江湖人氏的普通人,他們是因爲夏侯一己之私,被他草菅人命,無故殘害了。

    另外這幾個人是夏侯的幫兇,他們不僅在風城興風作浪,殘害無辜,喪盡天良,還把豐家下下幾千口人,不分男女老幼,不分青紅皁白,都殺的一乾二淨,沒留一個活口。

    他們在風城,在豐家幹盡了傷天害理,濫殺無辜的事情,他們是一羣無惡不作,喪盡天良的畜牲。

    龜谷先生,你不能被他們的外表騙了,這次我們一起把這些衣冠禽獸繩之以法,替天行道。

    還有,他們三人雖然練成了曇華劍法,但也練成了曇花一現,不能離開冰臺很遠,活動距離有限,我們只要把冰臺給毀了,他們必死無疑。

    看了看豐家老怪物在自己身寫出來的字,龜谷先生沉默不語,自己和他們無怨無仇,犯不着去和他們拼命。

    但他們是自己師弟的支持者,自己放任不管的話,被師弟壓下一頭,自己的處境也會不妙。

    這是龜谷先生看到豐家老怪物的話後的反應,夏侯也能看到,於是他把面的話小聲讀出來,告訴清風觀老觀主他們,這豐家老怪物又在搞事情了。

    聽了夏侯的轉述,清風觀老觀主不滿的說道:“夏侯,你還不快把豐家老怪物殺了,留着他是個禍害,留不得。”

    “我也想啊,但我真做不到啊。他身懷曇華劍法神功,他鬼魂的速度和你們一樣快,我怎麼傷害的到他?”夏侯無奈的攤攤手說道。

    “要不,你把曇華劍法練了?這樣可以追他的速度了。”王不了出來建議道。

    沒有幾百兩黃金打底,夏侯可不敢練曇華劍法,於是直接拒絕道:“不了。”

    聽到夏侯不敢練曇華劍法,王不了心情很複雜,他很想要一個盟友一起對付清風觀老觀主和費公服,但又拍殺了清風觀老觀主後,夏侯和費公服又會聯手對付自己,糾結啊,爲難啊。

    看到夏侯不練曇華劍法,清風觀老觀主心有點慶幸,也有點失落,慶幸夏侯不練曇華劍法的話,他不會成爲自己的生死敵人,失落的是他不練曇華劍法的話,怎麼才能殺掉豐家老怪物的鬼魂啊?

    畢竟一直被他跟着,身邊有一個豐家老怪物陰魂不散,誰都受不了啊。

    另一邊,看到自己的八大弟子到齊後,龜谷先生又算了一卦,算出自己這邊取勝,拿回鑰匙的機率不大,這讓他尷尬了。

    不能拿回鑰匙,面對無法取勝的戰鬥,那自己還要不要動手硬搶呢?

    正當龜谷先生左右爲難的時候,明白了前因後果的小黑走過來,背朝夏侯他們,然後給龜谷先生打了一連串的手勢,把自己的辦法說了出來,希望能幫到師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