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五四八章 被辟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五四八章 被辟穀字體大小: A+
     

    由於豐家很大,靠清風觀老觀主他們三人,還是沒趕走或者殺掉多少來搶奪他們戰利品的人。

    現在其他人都知道了,雖然清風觀老觀主三人厲害,但他們行動不便,看到他們出現,大家早都跑了。

    於是他們在白跑幾次,一轉身地盤又被別人佔領了之後,也只能放棄了。

    現在,最早來此的江湖人氏看到豐家已經沒什麼好東西了之後,他們也離開了。

    接替他們的繼任者,那些風城的普通老百姓,在地痞流氓的帶領下,他們開始拆房子了。

    見沒什麼東西可搬之後,他們把豐家的房子拆了,把磚頭木材都拆下來帶回去。

    而豐家官府的人看到這個情況,心很高興,要是豐家這些建築都以爲平地了,那那些房契會自燃焚燬,到時新主人來製作房契,自己又是一大筆收入。

    在大家到豐家挖牆腳的時候,清風觀老觀主和王不了終於爆發了矛盾。

    原本,王不了開始時,是想慫恿夏侯和清風觀老觀主幹的,夏侯表面答應了,但他不急啊。

    他可以慢慢來,慢慢和清風觀老觀主爭權奪利,反正錢財只有等變賣了豐家產業後纔能有,現在又沒錢,自己爭個毛啊。

    夏侯不急,王不了急啊,他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現在是活一天少一天啊。

    終於,他忍不住了,在取得了夏侯的保證後,只要他自己一動手,夏侯會支持他的保證後,他要動手了。

    本來,王不了做出的最先計劃是下毒,在飯菜茶水裡下毒。

    但他很快發現這個辦法不行,因爲他和清風觀老觀主以及費公服,自從練成曇華劍法後,自從整天圍坐在冰檯面後,他發現他們仨成仙了。

    哦,不,他們仨辟穀了。

    在這冰臺附近,他們從沒感受到自己有肚子餓想吃東西的時候,也沒感受到自己口渴想喝水的時候。

    害怕自己這樣會出事,於是他們硬把東西吞了下去,硬把水灌了下去,結果只是感到肚子漲,不舒服,一點都沒有消化吸收的樣子。

    至於怎麼知道自己沒消化吸收,那很簡單啊,當時給清風觀老觀主和費公服吃的東西,喝的茶水裡都下了劇毒。

    結果他們吃了之後,一連過了三天都沒事,一點毒的跡象都沒有。

    然後,他們實在是肚子漲的難受,用內力把吃下去的東西,喝下去的茶水給憋了出來。

    結果吐出來的食物還是原來的樣子,之前吃下去是什麼樣,現在過了幾天,它們還是什麼樣。

    看到這個情況,這幾天一直在被逼着當下人的王大義,心高興啊。

    他們不能吃東西,喝東西,被強制辟穀了,這應該活不了多久了吧?

    自己應該很快能重獲自由了,於是他這幾天很勤勞,幹活都不用別人吩咐,他主動去幹。

    從早忙到晚,把清風觀老觀主等人伺候的很舒服,等着他不吃不喝脫水而死的那一天。

    這不,他們剛把肚子裡沒消化的東西吐出來,王大義也不嫌髒,不嫌臭,立刻拿起它們去倒掉。

    結果,它們剛被倒掉,很快在它們面多了許多死掉的蒼蠅蚊子,後來又多了一些老鼠蟑螂的屍體,再接着又有幾條野狗野貓來陪葬了。

    王不了在聽到王大義唸叨着怎麼有這麼多死老鼠死狗後,他知道自己的毒藥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他們這幾個人。

    哎,白瞎了那劇毒的七步斷腸散,盡餵了一些野狗野貓的,生生把它浪費了。

    在發覺自己無法吃喝之後,他們仨頓時開始愁眉苦臉起來,難道是這冰臺的問題?

    說它是冰吧,摸去也不涼,完全沒有冰塊的寒冷,而且你說現在這大熱天的,它也不融化。

    但要說它不是冰吧,從它面敲下來的冰塊,放到另外的地方,把它們隔離開來,這些掉下來的碎塊也能融化變成水。

    而且用水倒在它面後,那些水也會慢慢結成冰,讓冰臺大一點。

    雖然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自己三人爲什麼不能吃不能喝了,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但他們終極還是搞清楚了一點,那是豐家老怪物爲什麼會變成一副骨頭架子,因爲他這三百年來都不能吃不能喝,所以他不變成骨頭架子纔怪。

    雖然知道了他爲什麼會變成了那樣,但這絲毫無法緩解他們此時的處境,反而讓他們的心情變得更糟,因爲誰也不想變成豐家老怪物那樣子。

    知道豐家老怪物當時的模樣,是活下去那個人未來時的樣子後,費公服更加沒有求生的慾望了。

    終於有一天,他想通了,離開了冰臺庇護的範圍,到外面生活了。

    雖然此時他的行動受到了限制,要是萬一碰一個速度的急劇變化之後,他會死於非命,但他還是離開的冰臺籠罩的範圍。

    從冰臺旁邊離開不久,費公服恢復了消化功能,他又能吃吃喝喝,享受美味的食物了。

    當他吃飽喝足之後,撒出了最近幾天以來的第一泡鳥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費公服擺脫了對冰臺依賴,而清風觀老觀主和王不了依然在它傍邊糾結着呢。

    他們任何一人都不敢離開他,一來怕被夏侯有機可乘,趁他們離開的時候,把冰臺收走了。

    二來更怕旁邊這個傢伙,冰臺被夏侯收走,大不了自己被他控制一次,但要是被傍邊這人偷偷揹走了,自己可完了。

    到時自己找不到冰臺,處於虛弱無的狀態,算碰一個普通人,撞幾下能把自己撞死。

    正因爲這點,他們這才認爲失去冰臺的豐家老怪物是必死的。

    所以他們纔沒有纏着夏侯詢問豐家老怪物的下落,只要他不在冰臺傍邊,任何一個小意外,一個小失誤,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所以像費公服那樣,爲了能吃能喝,滿足一時口腹之慾,輕易的離開了冰臺,他們是萬萬不能做的。

    要是能活下去,算變成豐家老怪物那樣,自己也是能接受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