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五一二章 夏侯一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五一二章 夏侯一諾字體大小: A+
     

    “在下久聞江湖傳言:得黃金千兩,不如夏侯一諾。 !

    今天終於見到夏侯觀主了,果然是一個信人,重情重義,信守承諾,一諾千金,一言九鼎,讓我們深感佩服,是我輩楷模。

    夏侯觀主之前說過要賣了您手裡的酒罈,之前我們沒錢,所以想都不敢想,現在我們有錢了,不管開價多少,今天我們買了。

    現在我們之所以來找夏侯觀主,僅僅是爲了想買夏侯觀主手裡的酒罈子,其他別的什麼目的都沒有,希望夏侯觀主不要想多了。

    只要我們買的夏侯觀主手裡的酒罈子,我們立刻掉頭走,絕不多留,這個我們大家都可以對天發誓。”老賈一本正經,誠意滿滿的保證道。

    老賈把夏侯捧的高高的,各種讚美仰慕之詞都出來了,生怕他改變主意不賣了,用捧殺的辦法讓他把酒罈子賣出來。

    一聽他的話,清風觀的人心冷笑:夏侯觀主是什麼樣的人,他們能不知道嗎?

    甭說什麼夏侯一諾,千金不易,是一百個銅錢都能改變他的主意,他的承諾一錢不值。

    現在那酒鬼壇早被黃客卿搶走了,他現在手裡的雖然是假的,但你們不知道啊,能用它嚇唬住你們行。

    現在它是我們的保命符,甭說收回自己之前說過的話,撕毀承諾,是把現在說過的話,當場反悔,按照夏侯觀主的臉皮,他也乾的出來。

    你們想用言語擠兌他,讓他遵守之前的諾言,把能威脅你們的東西賣給你們,然後好讓你們肆無忌憚的動手,那是癡心妄想,做夢。

    果然,一聽老賈說要買自己手裡的酒罈,夏侯開口拒絕了:“各位朋友,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之前我想賣,你們不想買,現在是你們想買,我不想賣了。”

    “夏侯觀主,這是你的不對了,作爲一個買賣人,我得告訴你,顧客是菩薩,你得把他們供着,否則以後誰還會來照顧你生意?”老甄說道。

    “對,夏侯觀主,你好好考慮一下,做生意講究的是誠信,你要是出爾反爾,敗壞了自己的聲譽,以後誰還敢找你買東西?”老賈說道。

    “對,夏侯觀主,好不容易你是一個信譽好的美名遠揚了,可不要因爲這次不肯出售美酒而失信於天下。”老甄說道。

    看到他們不停的逼自己遵守諾言,賣出酒罈子,夏侯咬了一下嘴脣,艱難的的說道:“停,不要說了,這是你們逼我的。既然你們一定要買我手裡的酒罈子,竟然你們說我夏侯一諾,千金不易,那好,這酒罈我賣一千兩黃金。”

    一聽夏侯要把酒罈子賣了,清風觀的人立刻紛紛出來勸道:“觀主,不能賣啊,不能賣啊。”

    “觀主,這是保命的東西,我們怎麼能賣了?”

    “觀主,不能因小失大,賣了它,我們萬劫不復啊!”

    聽到夏侯的報價,江湖人氏倒吸一口氣,本想提出異議,不接受這個價格,但一看他們那邊的清風觀弟子都極力勸住夏侯,不讓他賣掉酒罈子。

    於是他們也不敢開口還價了,深怕夏侯翻臉說不賣了。

    一千兩一千兩金子吧,反正算把價格砍掉九成,砍到一百兩黃金,他們也拿不出。

    同時,他們聽到夏侯的報價後,也開始摸摸自己口袋,發現荷包鼓鼓的,剛纔在豐家轉了一趟,收穫還是不少的。

    但到底值多少錢,還真不好說,因爲這裡面可以直接估價的金銀首飾不多,多的是玉石古玩,珠寶玩這些沒有固定價格的東西。

    你說它不值錢吧,有人也許會爲了它拿出幾百兩銀子也有可能,你說他值錢吧,你拿它去當鋪,也只能當幾百錢,看買的人喜歡不喜歡它們了。

    聽到夏侯報價,老甄拿出自己搜刮到的動,放到手,拿着讓夏侯看了看,然後說道:“夏侯觀主,一千兩黃金我們拿不出,那你看看我手裡的寶貝值多少錢,你說個價,我折算給你。”

    看到老甄手裡的玉石珠寶,夏侯第一眼看到的感覺是漂亮,應該能值點錢,但他又不知道行情,於是對他伸出一個手指。

    看到夏侯伸出一個手指,老甄高興的說道:“好,夏侯觀主爽快,既然你開價十兩黃金,那我的賣給你了。”

    一聽他理解錯自己的意思了,夏侯正要說自己的估價是一兩銀子,他聽傍邊的清風觀原觀主說道:“呸,什麼十兩黃金,我們夏侯觀主是開價一兩黃金,你搞錯了。”

    夏侯哪裡知道它們到底值多少錢啊,聽自己師傅說值一兩黃金,那它們值一兩黃金唄,自己那一兩銀子的估價是說不出口了,太丟臉了。

    不過對於清風觀原觀主的話,老甄是理都不理,直接對着夏侯觀主說道:“夏侯觀主,我看你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要是這點錢你我都要討價還價的話,我相信到天亮也討論不出什麼。

    我們只是看了這酒罈子,只要夏侯觀主把酒罈子賣給我們,我們立刻走,絕不爲難各位。

    要是我們還要爲這東西到底值一兩黃金還是十兩黃金,討價還價,爭論到天亮的話,這酒罈子一到天亮不值錢了,夏侯觀主要考慮清楚了。”

    聽了他的話,夏侯清楚了,自己這一罈普通的酒水,今天也許還真能賣出一個天價,至於他們來交換的東西到底作價一兩,還是十兩,有關係嗎?

    反正都是他們拿出全部的東西,換自己手裡的這壇酒罈子,然後在他們在酒罈子到手後,自己在金銀珠寶到手後,他們準備動手,自己準備跑路行了。

    於是夏侯對他們點點頭,同意了這個價格。

    說完,他又對身後的大家說道:“夥計們,夏侯觀主給的這個價格很公道,大家把身的東西拿出來,都折價給夏侯觀主。

    我們以物易物,把那酒罈子買下來,然後我們遵守諾言,回家用從夏侯觀主這裡的美酒,到我們的大仇人——魔教總壇去開慶功宴。”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