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四五八章 身份問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四五八章 身份問題字體大小: A+
     

    夏侯跟着小黑出來了,向一邊沒人的地方走去,他們有些事要秘密的談一下。

    緊跟着他們出來的是失去依靠的王大義,然後是殘了一條腿的王不了。

    在屋裡的時候,王大義看到能讓自己狐假虎威的小黑走了,自己沒有依仗了,於是他急了。

    雖然這個依仗很不靠譜,在他心裡還巴不得自己早點死,但他頭畢竟還有師兄在,自己還頂着他師叔的身份,他不敢明目張膽的朝自己下手。

    他要害自己,也要需拐彎抹角,繞過一個大圈子纔敢來暗害自己,所以明面自己還是能依靠自己是他師叔的身份,朝他借一下勢的。

    不過現在他不配合自己,在自己最關鍵的時刻,快要嚇唬住他的時候,他突然撤了,這絕對是他故意的。

    這讓王大義很受傷,像剛好被吊在了半空,不着天下不着地,無法借力,渾身難受。

    沒辦法,他只好追出來,想找小黑談談——嗯,主要是真誠的道個歉,小黑你行行好,把我們小時候之間的不愉快忘了吧,師叔我真的知道錯了。

    王大義相信自己在真摯的道完歉後,算不能挽回小黑的心,也能改善他倆的關係,至少不能在暗處再對他使壞了。

    哎,活着真累,沒有武功,沒有人權啊。

    王大義追出來後,看到王不了也住着柺杖跟出來了,看來還是他好,一見自己出來,他不放心自己,跟着出來了。

    既然他這麼仗義,關心自己,那麼自己不能辜負了他的好意,等自己如果真的碰了那什麼撈子的御鬼宗,一定要把他的話一字不差的轉告給他們。

    看到王大義沒追夏侯他們,王不了心鬆了一口氣,一把抓住他,說了聲“我有事找你”,然後把他拉到一個空曠沒人的地方,同時朝四周看了一眼,確保在這裡說話沒人能聽到。

    看到王不了這麼着急的來找自己,看來他是真有事,自己不能讓這個目前唯一一個對自己好,關鍵時刻能救自己命的高手寒心了,於是王大義沒有推脫,王不了一拉,跟他走來了。

    雖然王大義心也着急,很想找小黑談談,但俗話說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小黑還是沒影兒的事,自己不一定能取得他發自內心的諒解,目前還是王不了這人重要,所以王大義耐着性子跟他來了。

    看着王不了煩躁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樣子,王大義看不下去了,首先開口,直接問道:“王大俠,找我何事?憑王大俠對我的不殺之恩,和救命之恩,王大俠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我絕不推辭,定當全力以赴,絕不含糊,算王大俠要我命我也義不容辭。”

    看到他說要他命都可以,王不了心一喜,自己這次找他不正是想要他的命,同時怎麼保證殺了他之後,小黑還不會找自己麻煩麼?

    要是他真能獻出他寶貴的性命,這好了,還省了自己的事。不過王不了也知道,這只是王大義說說而已,等自己真要動手時,他保證到時他跑的誰都快,喊的誰都想。

    這麼想來,要想他師侄小黑不找自己麻煩,那只有讓他自殺這一條路了。

    爲了確定要不要冒險讓他自殺,畢竟這麼做了,萬一讓小黑看出破綻,自己可完了,那麼還是事先先確定一下的好,免得萬一搞錯了,自己白白冒了一次險。

    於是,王不了問道:“王大義兄弟,我想問一下,你真是御鬼宗的人嗎?”

    問完之後,王不了後悔,自己這嘴真蠢,有問的這麼直白的麼?

    問的這麼直接,只要他不傻,應該能察覺出問題了。

    要是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自己應該這麼問:“歐陽堂主要過六十大壽了,大義兄弟,你準備送什麼禮物?說出來讓兄弟參考一下,歐陽堂主到底喜歡什麼,兄弟我至今一點頭緒都沒有,還請大義兄弟賜教。”

    這麼不着痕跡的一問,能從王大義的回答聽出他是不是御鬼宗的人了,可惜之前的話已出口,自己沒有後悔藥吃了。

    自從聽到夏侯是這個王大義的徒弟,王不了開始懷疑這王大義不是御鬼宗的人了,畢竟夏侯身爲青城派清風觀的內門弟子,根本不可能拜一個御鬼宗門人爲師的。

    要是他真敢這麼做,清風觀觀主算沒能力清理門戶,也至少會和他一刀兩斷,恩斷義絕,老死不相往來,同時和他較量一下,切割關係,接着還會報青城派,請師門出手斬殺夏侯,以維護青城派的清譽。

    他清風觀觀主和其他清風觀弟子絕不敢像現在這樣,私底下還保持和夏侯的接觸,除非他們現在已經全部叛變了,反出師門,與青城派爲敵,不死不休了。

    這樣想想都覺得不可能,更何況他們要真敢這麼做的話,早被青城派的長老清理門戶了,不可能活到現在。

    所以,那麼只有一個解釋,清風觀觀主他們之前說謊了,爲了慫恿自己去殺王大義,他們毫無底線、毫無道義的把王大義污衊成御鬼宗的門人了。

    所以,在殺王大義前,他要確定一下他是否真的是御鬼宗的人,畢竟他身後有一個較麻煩的師侄小黑,殺他是有危險的,很可能要引來小黑的報復。

    如果他真不是御鬼宗的人,那麼爲了保住自己的身份不被泄露,他只好冒一次險,出手讓王大義自殺了,只有死人才能保證不開口泄露他的秘密。

    聽到王不了神神秘秘的把自己拉到這個誰也偷聽不到的地方,只是爲了問自己是不是那什麼撈子的御鬼宗門人,王大義心難免多想,難道自己的運氣真這麼不好?

    於是心有所警覺的王大義,不敢承認也不敢否認他給自己安的御鬼宗門人身份,含含糊糊的回答到:“噓,不要這麼隨便的亂說,以防隔牆有耳,你做事不要這麼不靠譜,難道下山之前,堂主沒吩咐你要保密嗎?”

    聽王大義這麼一說,王不了頓時頭大了,看來他已經察覺自己的意圖了,這下自己麻煩了。

    那麼問題來了,他到底是不是御鬼宗的門人,自己要不要殺他滅口呢?

    “這個王大義兄弟,不是我多嘴,你這御鬼宗門人的身份已經暴露了,你這身份還是清風觀觀主告訴我的。他正是以你是御鬼宗門人的身份投降了豐家人,會危害到清風觀被俘門人的藉口,說動我去殺你的。所以我現在要搞清楚你是不是御鬼宗的門人,要是你真是,那麼清風觀觀主勾結御鬼宗的邪魔歪道,他的麻煩大了。所以,還請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御鬼宗的人?”王不了無認真,鄭重其事的說道。

    聽了王不了的話,王大義的腦子立刻大功率的開動起來:額,要是自己回答不是的話,因爲有之前,在風神廟裡他對自己說的那番話,他會不會殺了自己滅口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