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八四章 揭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八四章 揭穿字體大小: A+
     

    沒想到豐三爺在認出自己不是驅鬼人後,要立刻動手殺自己,完全不等楊春緬醒來,不像以前一樣在他面前殺雞儆猴,於是夏侯沒辦法,只得說出王大義沒死,用這個消息來拖延時間。品書網

    反正在夏侯眼裡,豐三爺被女鬼怪盯了,他遲早得死,所以告訴他這點完全沒關係,只要再過幾分鐘,他永遠開不了口了。

    至於王大義沒有死,他只是裝死而已,夏侯是從他死後身邊沒有出現他的靈魂看出來的,因爲找不到他的靈魂,所以夏侯產生了懷疑,然後爲了確信這一點,他又試着把王大義的身體放進包裹裡,結果無法放進去,這下,夏侯確定王大義是假死,至於他沒有呼吸沒有心跳,那肯定是他裝的。

    自己知道王大義沒有死,夏侯知道,但他現在這個時間說出來,豐三爺不信啊,依舊想殺他,於是本着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原則,夏侯生氣了,說道:“你讓人把他的身體弄來,我自有辦法弄醒他。”

    “他的屍體已經拉出去扔到亂葬崗了,你的謊言不能驗證了。”豐三爺說道。

    “這是他裝死的原因,他像裝死離開豐家,你現在去追也許還來得及,否則他真跑了。”夏侯說道。

    “算他真沒死,他也不過是個江湖騙子,跑了跑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現在沒閒功夫管他,等以後碰到他再找他算賬,你不是他徒弟麼?把他的帳記在你身也一樣。”豐三爺惡狠狠的說道。

    還有幾分鐘時間,照他這個說法,這天是聊不下去了,於是夏侯輕蔑的說道:“不重要?到現在你還認爲他是江湖騙子?你還以爲躺在牀的楊春緬是真正的驅鬼人?”

    豐三爺一愣:“不是嗎?”

    夏侯拿出從王大義脖子扯過來的護身符,拿在手心裡,對着豐三爺說道:“這是我那便宜師傅留下的,之前有些時候沒死人,是它的功勞,鬼怪在襲擊佩戴着它的人的時候,這護身符自動護主,所以纔沒死人。”

    看到夏侯說的真誠,但豐三爺將信將疑,可是像現在這樣的危機時刻,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不管它有沒有用,豐三爺趁夏侯不注意,一把搶過來,戴到自己身。

    戴它後,豐三爺果然感到胸前傳來一陣溫暖,它是個好東西,還是有用的,這小子沒騙自己。

    有了護身符,豐三爺一陣舒心,頓時眉開眼笑,對夏侯的態度好了許多:“這東西不錯,戴它之後我能感到它的不凡,你沒騙我,它是個好東西,應該真能對付鬼怪,保護我庇佑我,這裡我先謝謝你了。這個感謝的話,我不多說了,但你說這楊春緬是假的,那他怎麼知道那女鬼的樣子,你有什麼證據?”

    看到豐三爺竟然這麼信了這護身符有用,沒想到他這麼好騙啊,夏侯心裡也一陣好笑,無知的人容易滿足啊。

    聽到他問自己爲什麼認爲楊春緬是假的,夏侯很想說:你這麼容易當,把這個假護身符,是一張用硃砂畫了個怪圖的黃紙折成的東西,都能相信它是護身符,能保佑你庇護你,這麼輕信別人的人,騙騙你還不簡單,隨便說個樣子都可以讓你深信不疑,還需要我來揭穿?

    夏侯想了想,自己也沒什麼證據能拿的出手,於是說道:“你見過那鬼怪嗎?沒有吧,如果沒有,你怎麼能肯定那鬼怪是楊春緬描述的樣子?”

    “我雖然沒見過那鬼怪的樣子,但昨天白天豐家確實死了一個丫鬟,她的樣子和楊春緬描述的一樣。而晚出現了鬼怪殺人,所以我們之前猜測這鬼怪可能是這死掉丫鬟陰魂不散,出來害人了。”豐三爺解釋道。

    聽了他的話,夏侯知道自己拿的牛皮紙前主人已經死了,以後也不會有人找自己要《曇華劍法》的口訣了,於是開心的說道:“說起來還是你們自己想多了,做了虧心事心虛的結果,你沒想過那鬼怪是外來的,和白天死掉的丫鬟並沒有什麼關係?”

    “但時間太巧了,我們不得不這麼想,而且這件事我們豐家下嚴格保密,算家裡人,知道的也不多,更何況是楊春緬這個外來人,他根本不知道白天死了個丫鬟,而且他算從哪裡聽到白天死了一個人,他一個從沒來過豐家的外人,怎麼會知道那丫鬟的樣子?所以肯定是他看到女鬼的樣子了,他是那個真正的驅鬼人。”豐三爺肯定的說道。

    看到他現在依舊對楊春緬深信不疑,夏侯一臉嘲弄的說道:“豐三爺啊,你好好回想一下楊春緬在描述女鬼樣子時候的用詞。仔細想想,等你什麼時候想起來了,你知道他到底認不認識那個丫鬟了。”

    看到夏侯神秘莫測的笑臉,豐三爺感覺他太有自信了,不像是在騙自己,反而是像在嘲笑自己的無知,這麼容易被人騙了,還被騙的這麼死心踏地。

    但豐三爺想了好久,也沒想出楊春緬對那個女鬼的描述有什麼問題,她們很像啊,楊春緬描述的很具體啊,不親眼看見它,怎麼能說得這麼具體,這麼形象?

    自己找不出問題,豐三爺只好不服的向夏侯說道:“楊春緬描述的沒問題啊,完全附和那死去的丫鬟的形象,要不是當面看着它說,怎麼能說得這麼具體,這麼詳細?”

    看到他還沒發現問題,夏侯只好點撥道:“那你還記得他是怎麼描述的麼?你好好想想,在楊春緬的描述的詞語是不是出現了許多她脾氣暴躁,初看起來不像一個女人,等等這些形容人性格的詞語句子?”

    聽夏侯這麼一說,豐三爺愣了一愣,下意識的說道:“怎麼了,這麼具體很正常啊,沒什麼問題啊?”

    聽他這麼說,夏侯感到他無可救藥了,憐憫的看着他,大聲的說道:“它是一個鬼,算被你看到了,你還能看出它的性格?算你見到的是一個人,初次見面,你還能看出他的性格?楊春緬一張嘴說出了它的性格,那隻能說明他們之前認識,至少見過面,相處過一段時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
    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