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六六章 這麼做,你的良心不會疼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六六章 這麼做,你的良心不會疼麼字體大小: A+
     

    來到辛字號小院一看,豐三爺頓時怒了,怒氣沖天,這人明顯是被人殺死的,但今晚被人殺死的人不歸他管,他只管被鬼殺死的人,那個來報喪的護衛實在太壞了。品書網

    正當此時,遠處一句話傳來,落進了豐三爺的耳朵裡:“老三,你這麼清閒啊,還來這裡幫我調查這個殺人案子,難道你那邊鬧鬼的東西解決了?”

    “老五,你怎麼防備的,竟然有人外人偷偷潛入,殺了我們的人,然後沒留下一點代價讓他跑了?”聽到有人叫自己老三,豐三爺知道誰來了,於是立刻反脣相譏。

    豐五爺也不是省油的燈,讓手下去檢查了一下屍體,搜索一下附近的地形,而他自己對豐三爺說道:“老三,這是你的不對了,那些別有用心的江湖人氏難纏啊,他們神出鬼沒,藏頭藏尾的,而且他們人多還在暗處,我們這點人,這麼大的地方怎麼也防不住啊。不像你,只要對付一隻鬼,以這麼多的人欺負一隻孤魂野鬼,還沒什麼戰果,老三啊,我可是聽說今晚你們都死了三個人了,這裡多多了。”

    “老五這話也你這個大老粗說的出來,要是別人這麼說我非一個大耳刮子抽死他不可。這惡鬼是普通人能的嗎?有本事我們來對調一下位置,換一下工作,老五你敢去抓鬼嗎?”豐三爺提議道。

    “這個下次再說,我手下又發現一個偷偷潛進來的黑衣人,我這去抓他,沒功夫和你在這閒扯淡。”聽到豐三爺要和自己換工作,豐五爺立刻找了個藉口離開了。

    看着豐五爺這麼逃走了,豐三爺在他身後吐了一口痰,最近受寒着涼了,喉嚨癢,看到老五有痰冒來。

    而楊春緬呢,在知道夏侯出手救了自己之後,他立刻過來,形影不離的跟着,然後趁人沒注意他倆的時候,立刻向夏侯道謝,同時表示等豐三爺答應的一百兩銀子到手後,他立刻把它們全都交給夏侯,他自己分不動。

    夏侯也實在被他纏的煩了,於是只好答應照顧他,說道:“你不要老跟着我,要是你不放心,等一小時後再來找我,你現在是安全的,離我遠點。你要是再敢跟着我,我下次不再救你了。”

    聽夏侯都這麼說了,楊春緬只好依依不捨的離開夏侯,保持距離,遠遠的看着他,同時心計算着時間,只要那鬼怪動手的時間一到,他跑到夏侯身邊保命。

    要不是不想暴露了自己,想通過楊春緬的手拿到賞銀,夏侯真想一腳踢死他,這人實在太煩了。

    在打發掉身邊的楊春緬後,夏侯臉色一變,乖巧的靠近王大義,討好的說道:“師傅,您不是說那鬼怪在吃了一次虧後,不會再襲擊同一個人了嗎?可是剛纔它又襲擊了我啊,您給我的護身符又着火了,師傅您再給我一個唄?”

    聽了夏侯的話,王大義眉頭一皺,用怪的眼神下下的打量了夏侯一會兒,然後說道:“那鬼怪生前不會是和你有血海深仇吧,否則怎麼會老是盯你?”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師傅您再給我一個護身符吧,要是您不給,下次我逃不出它的手掌了。師傅,您不會眼睜睜的看着我變成一具乾屍吧?”王大義沒有離開給,夏侯繼續求到。

    “不是我不給你,而是我也沒有了,之前那個不是我最後一個嗎?那時它從我自己身摘下來,當時你也看到了,我現在真的沒了,徒兒你自求多福吧。”王大義用惋惜的口氣說道。

    這是最後一個護身符,之前還以爲他是說說的,沒想到他現在還是用這麼真誠的語氣說道,夏侯開始相信他真的沒護身符了。

    於是,夏侯接着說道:“師傅,您別開玩笑了,算您現在沒有,那您趕快再去做幾個,給我護身吧?我拆開看過,那護身符是在一張黃紙用硃砂畫了幾個圖案,正好之前我們待的院子有黃紙硃砂的,我們現在回去,師傅您去做幾個新的護身符。”

    聽了夏侯的話,王大義臉色不好看了,彷彿他說了自己心的疼,沉默了幾秒,王大義冷聲說道:“哼,你說得倒是輕巧,要是像你說的畫幾下能製作出護身符,你倒是自己去試試看啊?”

    聽他這麼一說,夏侯不好意思的說道:“師傅,徒兒資質有限,我之前按照您說的做過了,可做出來的還是一張普通的黃紙,這種驚天地泣鬼神的工作看來還是要英明神武的師傅,您親自出馬才行的。”

    沒想到這個狡猾的傢伙竟然拿着自己的護身符去偷師學藝了,還好這護身符不是照樣畫個樣子能成功的,它還要有特定的咒語和方式,沒經過系統訓練的人是不可能拿着樣品成功逆推出來的。

    這小子想仿製護身符,他倒是有心了,不對,自己只是在今晚纔給了他兩個護身符,而今晚他一直沒遠離自己的視線,根本沒看到他去仿製什麼護身符啊。

    想到這,王大義又仔細瞧了瞧夏侯,感覺他有點眼熟,好像自己之前見過他一樣,可惜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他。

    是靠着這一分的眼熟,昨天他碰到自己的時候,自己纔會答應收他做徒弟,否則算他再怎麼死纏爛打,都不會收他的。

    但爲什麼看他會覺得眼熟呢?昨天想的也許他是自己某個老朋友的兒子,所以先答應收他做弟子,等想起他爹來,自己再做打算。

    現在聽夏侯說他打開護身符仔仔細細的看過,還試圖仿製過,這讓王大義瞬間想起了一個人,那個被他標定爲肥羊,因此當時送了他一枚護身符,但等自己回去找卻怎麼找不到的人。

    現在想起來他們還真長得有點像,要是他們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夏侯說他仿製過護身符,這仿製的時間有了,事情說的通了。

    要是這樣的話,這小子身應該還有一枚護身符,而自己之前聽了他的哀求,把最後一枚,本來是留給自己保命的都給了他,但他那時明明還有一枚護身符。

    艹,這小子不厚道啊,實在太壞了,太沒有良心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