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四六章 軟骨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四六章 軟骨頭字體大小: A+
     

    在夏侯被迷倒的同時,也有兩人同時倒下,現場只有他們三人被迷暈,倒地不醒。!

    看到狼煙發揮了功效,迷暈了三人,豐收一揮手,從他身後躍出六人,衝進人羣,把暈倒的三人拖了出去,拉到外面早準備好的地牢裡關了起來。

    看着這三人被拖走,豐收微微一笑:這三人是肯定有問題的了,這個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

    現在被暈倒的這三個人,待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院子裡的東西一點沒吃,酒水一點沒喝,不是已經察覺這次豐家招人是個圈套,是懷有別有目的,小心謹慎,不敢隨便吃東西的人。

    而今天放在院子裡的十八種食物和酒水,每一種都各自加了一種藥,但並不是迷藥,而是解藥,只要吃了十八種解藥的任何一種,在聞到灰狼煙時都沒事。

    而因爲夏侯這三人沒吃任何東西,所以他們被灰狼乾屍一燒的煙霧迷倒了,這樣一試可以看出他們心有鬼,嫌疑最大。

    這三人被拖走後,又一個大漢出來,點燃一天黑狼乾屍尾巴,等冒出濃煙後,扔進人羣。

    過來半分鐘,又有兩個人被迷暈了,這些人是吃過一種東西的,他們只吃了其一種解藥,所以在燒灰狼煙的時候,他們沒事,現在燒黑狼煙了,他們只吃過一種解藥的人被放倒了。

    這兩人的嫌疑程度夏侯那三人低了一點,但剩下還站着的人高多了,畢竟你面前有這麼多東西能吃,但你只吃了一種,是你挑食呢,還是心有其他事情在作祟呢?

    這兩個人又被拖走,可以去嚴加審訊了,他們現在站着的人的嫌疑都大,畢竟現在還能站着都都是吃了至少兩種或兩種以東西的人。

    這兩人被拖走後,一個大漢點燃了一頭白狼乾屍,扔過來,然後又迷倒了幾個人。

    在這個過程,四周一直有大批弓箭手圍着,虎視眈眈的看着他們,一有風吹草動,立刻亂箭射死。

    這樣,豐收用狼煙十八彎,用昏倒的先後順序,把這批人分成了十九波人,按照他們吃了多少種解藥,來判定他們有多大的嫌疑。

    想夏侯這樣一點都沒吃的,那肯定是有問題的了,只吃了一兩種的,那些嫌疑也很大,從少到多,嫌疑程度依次排開,再花費不同的人力精力去對付他們。

    不過反常的是,豐收也安排了大量人力對付那十五個最後還是站着沒被迷暈的人,他們把十八種食物和酒水都吃了,本來是嫌疑最小的,但怕誰看出了他的計策,故意把十八種東西都吃了一邊。

    所以在這十五個人,要麼沒有出探子,要出出心機最深,反應最快的大魚,於是豐收對這十五人也很重視,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去審問。

    把每個人都定好了嫌疑等級,可以合理的分配人手去審問拷打他們了,安排好這一切之後,豐收開始去親自審問夏侯那幾個一定有問題的人。

    放着一個打開的小瓶子在夏侯鼻子底下,過了幾秒鐘後,夏侯被一股惡臭薰醒了。

    睜眼一看,夏侯看到了對面笑眯眯的豐收坐在椅子,他旁邊站了幾個凶神惡煞的大漢。

    轉頭看了一圈,夏侯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石牢裡,而且還被鐵鏈鎖在了牆,成了一副階下之囚。

    看到他已經醒來,豐收笑眯眯的說道:“醒了,老實交代吧,免受皮肉之苦。”

    不管對方爲什麼要把自己單獨關在等級這麼高的牢房裡,夏侯還是盡一份囚徒的正常職責,開口喊冤道:“您搞錯了,我真是來當個家丁的,混口飯吃。”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你不用狡辯了,我們認定你是個探子了。”說完,豐收把這麼認定他是探子,把狼煙十八彎的事情說了一遍,讓夏侯無可狡辯。

    “你現在知道了吧,你不吃院子裡的東西,是你最大的破綻,做賊必定心虛。你不用狡辯了,只要你乖乖的交代出你的身份,同夥,來這裡幹嘛行,否則讓你生不如死。”說完,豐收用那個被燒紅了的鐵棍撥動炭火,大有隻要夏侯一眼不發嚴刑拷打的意思。

    夏侯看了一下火盆,猶豫了一下,畏懼的說道:“好吧,我交代,但說之前我問一下,是不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一聽夏侯的話,豐收眼睛一亮,沒想到這個軟骨頭不用動刑,嚇唬一下要開始交代了,說道:“不錯,只要你老實交代,不僅皮肉之苦可以免去,而且只要你說的東西有價值,我們還會給你錢財獎勵,讓你遠走高飛,到一個沒人認識你的地方重新開始。”

    聽到他的保證,夏侯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好,我說,我叫……。”

    “等等,你等下再說。”夏侯剛要交代,豐收打斷了他的話,不讓他說下去,然後轉頭對旁邊幾個人說道:“你們先出去,我單獨審問。”

    看到手下的人都出去了,鐵門也被關了,豐收這才說道:“好了,你可以說了。”

    看到他連自己的手下都不放心,夏侯頓時想到:此人生性多疑,自己沒受一點刑,沒受一點苦交代了,看來過會兒自己說得話他也一定不會相信。

    心雖然這麼想着,但嘴夏侯也沒停下,他現在還沒想撒謊,老實的交代着:“我來自青城派,是清風觀裡的弟子,奉師命來這裡打探消息。”

    額,青城派是個龐然大物,他的弟子剛被抓老老實實的交代了,還這麼怕死怕疼,自己都沒動刑,他定不住了?

    豐收不太相信,他覺得此人可能在說謊,披了一張青城派的虎皮,同時又能把禍水引到青城派,保護在外面的同伴。

    同時還能賭自己在知道他身份後,知道豐家實力連個青城派的分支都不後,自己不能放開手腳,縮手縮腳的不敢對他用刑,讓他免去皮肉之苦。

    一瞬間,豐收想到了此人冒充青城派的人的諸多好處,不過並沒有阻止他說下去,說得越多錯得越多,等他說多了,自己自然會找到他話裡的破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