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三六章 各憑本事拉同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三六章 各憑本事拉同盟字體大小: A+
     

    “應琿老弟,人死後留下的靈魂可是沒有生前的記憶的,他們的記憶和智慧還是要靠我的秘法恢復,你可要考慮清楚了。!”老掌櫃隱隱的誘惑道。

    聽了他們的話,應琿覺得夏侯和老掌櫃說得都有道理,現在夏侯掌握了分辨陰沉木小瓶子裡靈魂,和一旦鑑別出是他仇人時,夏侯能幫他報仇的能力。

    但要是裡面是自己愛人的靈魂,這接下來的事可要依仗老掌櫃了,否則沒有記憶沒有理智的靈魂一定會六親不認,胡亂殺人的。

    那樣的話,自己怎麼和她相處,待在她身邊照顧她。

    作爲一個求門找幫忙的人,應琿當然希望老掌櫃和夏侯之間能放下彼此間的仇怨,一起先幫他解決麻煩再說。

    可惜夏侯和老掌櫃之間有生死大仇,要是沒化解開他們之間的仇恨的話,自己事情他們是不會同時幫忙,一起合作的。

    想到這讓應琿很頭痛,不知道自己該做何選擇,只好兩不得罪,同時勸道:“大家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坐下來好好談談?老先生,人生不能復生,令郎都走了十幾年了,節哀啊。”

    聽了應琿的勸解,老掌櫃歇斯底里的說道:“正因爲他走了十幾年,我纔要爲他報仇!我在這十幾年付出了多大的代價,雖然他在我身邊,但我們陰陽兩隔,我始終看不到他,這是多麼的痛苦啊,這種疼苦你們體會過嗎?好不容易我的計劃快要成功了,事情要結束了,結果我兒子被他殺了,我能放過他?你們說說,作爲一個在兒子身邊卻十幾年見不到他的父親,我能放過他嗎?”

    看到勸說無效,應琿心很糾結啊,難道自己不得不選擇幫助一方,殺了另一方之後,才能得到其一方的幫助嗎?他不甘心啊。

    想到這,他把自己的立場稍微往老掌櫃那邊傾斜,同時不放心的問道:“老先生,你有分辨出靈魂到底是誰的本事嗎?”

    說完,應琿給老掌櫃看了一下他的仇人和愛人生前的畫像,如果老掌櫃能分辨出來,那麼他只能站到老掌櫃這一邊,對夏侯說聲對不起了。

    “這個……”猶豫了一下,老掌櫃決定實話實說,“我暫時沒有這個能力,但我知道有個方法開陰陽眼,到時可以幫你開陰陽眼,讓你自己親自分辨。”

    聽了老掌櫃的話,應琿心一喜,能讓自己開陰陽眼,親眼看到,這樣再好不過了,此刻他完全下定決心站到老掌櫃這一邊。

    只要老掌櫃一開口,讓自己做什麼自己立刻去完成投名狀,以此換取老掌櫃的信任,彼此互相幫助,交換利益。

    既然心有了決斷,應琿朝老掌櫃一抱拳,說道:“那有勞老先生了,老先生有什麼能讓我效勞的,儘管吩咐,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說完,應琿移動了一下位置,然後拿出兩把匕首,緊盯夏侯,等着老掌櫃一聲令下,他衝鋒陷陣,擊殺夏侯,以此換取老掌櫃對自己的幫助。

    看到應琿選擇了自己,老掌櫃心閃出一絲冷笑,他剛纔倒是沒說謊,只是隱藏了一個終於信息,他那個幫人開陰陽眼的辦法有一個很大的缺陷。

    不過這個缺陷其實也沒什麼,也是讓孤魂野鬼成爲地府鬼差的一個重要過程,那個過程夏侯有幸參與了一次。

    那是用秘法把靈魂封印到神牛或者神馬改造,然後等時機成熟後殺掉它們,重新釋放出牛頭或者馬面。

    然後它們的肉身讓普通人吃掉,用普通人的靈魂吸收掉肉身的殘餘神力,小幅改造他們的靈魂,這樣這些吃了神牛肉身的普通人也有了陰陽眼。

    同時,被神牛神馬改造過的那個牛頭馬面再去把那些吃了他們肉的普通人殺了,收回他們從自己肉身竊取的神力。

    通過這種方法,新生的牛頭馬面把自己不能從肉身帶出來的殘存神力全部收回來回後,它們能回到地府,去應聘成爲一個後備鬼差。

    再通過地府的考驗和任命後,它們有正式的身份,成爲一個有出路有前途的鬼怪了。

    而老掌櫃對應琿說的讓他開陰陽眼的方法,是讓他吃那個不知是他仇人還是愛人,寄託到神牛神馬身後的肉身。

    到時他只要一吃,他自然能看到鬼怪,可惜到時已經晚了,因爲那時他的仇人或者愛人已經變成牛頭馬面的樣子,他能看出個鬼來。

    同時,他一旦吃下那些肉後,他和那個牛頭馬面之間,最後只能活下一個,不死不休。

    其的這些內幕,老掌櫃是不會說的,因爲他現在還要應琿幫忙,一起幹掉夏侯這個刀槍不入的人。

    搞定了應琿,老掌櫃轉頭對清風觀觀主說道:“清風觀夏侯觀主,你既然也想殺他,清理門戶,要不我們一起動手,聯手把這個少林探子幹掉吧?”

    聽了老掌櫃的建議,清風觀觀主點點頭,表示了同意。

    看到清風觀觀主三人從三個方向圍來,夏侯心一緊,於是往他們三人不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那是他們三人給夏侯留出的一個逃跑方向,可惜這個方向是死路。

    看來自己到了安全區反而更加危險了,現在要面對以一敵三,而他們不在的唯一方向是安全區外面,那裡已經被老掌櫃招來的鬼怪堵的密密麻麻,自己唯一的退路都沒了。

    看到這,夏侯轉頭看向清風觀觀主,心有不甘的說道:“觀主,我們觀裡的單師兄,蕭學晟和魏城碾,戒律殿的紀律師兄都是被這個老頭的怪物兒子給殺了,而觀主你難道不先爲他們報仇,反而要來對付我這個觀弟子,天理何在?”

    聽了夏侯的話,清風觀觀主面無表情,心無波瀾,一步一步堅定的走向夏侯,做出一副攘外必先安內的堅決態度。

    “觀主,你這樣做對得起死去的弟子,對得起清風觀下下活着的弟子,對得起青城派的列祖列宗嗎?”看到自己要以一打三,夏侯向清風觀觀主大聲責問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