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三二章 有事相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三二章 有事相求字體大小: A+
     

    勉經過剛纔一番戰鬥後,應琿身的紙人僞裝衣已經破損的差不多了,一隻兩隻鬼還能勉強應付過去,要是遇密集的一羣鬼,那他肯定會暴露無遺了。!

    但他自己又看不到鬼怪,只好一路跟着夏侯,把他當做燈塔,指引自己前進的方向了。

    應琿一手拖着頭殘存的紙人碎片,一邊保持和清風觀觀主的距離,他實在不想再次和他發生戰鬥,算自己還能打下去,但身的僞裝紙人實在經不起折騰了。

    同樣的,經過剛纔一戰,等現在停下手,雙方罷戰,清風觀觀主這才發現自己額頭的銅錢又多了幾道裂痕。

    原來剛纔戰鬥時,由於在鬼怪眼裡應琿是個隱形人,所以它們認定了夏侯和清風觀觀主進攻。

    夏侯那邊還好,沒什麼損失,但清風觀觀主這邊,因爲銅錢之前有了裂痕和破洞,再加現在過度使用,現在幾乎到了崩潰邊緣。

    於是清風觀觀主一手按住額頭的銅錢,一邊遠離應琿,保持距離,以免距離過近發生誤會,他現在可經不起一場戰鬥,這樣會讓他無暇顧及銅錢,萬一不小心波及到銅錢,讓它碎了,自己可出不去了。

    現在自己的保命銅錢快碎了,於是心存顧忌的清風觀觀主也不敢隨意對夏侯出手了,畢竟一旦發生戰鬥,能不能殺掉他好不好說,但戰鬥一旦波及到銅錢,自己可麻煩了。

    由於移動速度鬼怪快,身後突然出現的那大批鬼怪已經被甩掉,看不見了,於是夏侯突然轉頭向另外一邊跑去。

    看到夏侯突然毫無徵兆的突然轉向,清風觀觀主和應琿以爲前面也出現了一大批鬼怪,於是立刻跟着夏侯轉向,不敢再往前面跑了。

    看到他們跟着自己,又沒有出手的意思,夏侯看了一下週圍,現在四周沒有鬼怪,而之前跟着他們的也被甩掉了,於是夏侯停下來,對另外兩人保持戒備的姿勢。

    他們一看夏侯突然莫名的停了下來,於是也停下來看着夏侯,等待他下一步的行動。

    看到清風觀觀主不對自己出手,夏侯頓時明白,他現在打的也許是等自己帶他出去,等到了城裡再下手的主意。

    於是,夏侯對着他們說道:“你們不用跟着我了,周圍沒鬼。”

    之前夏侯看到鬼潮後一聲不吭的跑了,明顯是想坑自己,現在他說周圍沒鬼,也不能相信,所有清風觀觀主他們沒動。

    經過剛纔一戰,他們三人各自心對另外兩人有了顧忌,所有都沒主動出手的意思,最多也是希望另外兩人能忍不住動手,好讓自己坐收漁人之利。

    三人對峙,誰都沒說話,場面一時安靜無。

    沒有戰鬥,夏侯也冷靜了下來,自己這次跟着清風觀觀主去風城,是爲了得到風城豐家的速成神功《曇華劍法》。

    但豐家家大業大,聽說有不少高手,要是沒有清風觀觀主帶領手下徒弟去攻打的話,自己很難得到《曇華劍法》,於是夏侯息了在這裡和清風觀觀主拼命的想法。

    他們的目標一樣,只要清風觀觀主今晚不找自己麻煩,他不對他動手了。

    只有讓清風觀觀主活着,他纔會去找豐家麻煩,自己纔能有趁亂搶到《曇華劍法》的機會。

    心有了和解的想法,夏侯於是說道:“兩位爲何跟着我。”

    清風觀觀主看了一下月亮,現在離天亮還有好幾個時辰,於是拿出一瓶好的金瘡藥處理了一下傷口,然後說道:“回城。”

    聽了他兩個字的簡短回答,夏侯知道了,他是想讓自己帶路,找一條沒鬼怪的路回去,等回到了安全的沒鬼的地方,然後好對自己下手。

    清風觀觀主回答之後,應琿也開口道:“找你幫個忙。”

    說完,他拿出一個陰沉木製成的小瓶子,然後朝夏侯晃了晃,表示這是要夏侯幫忙的東西。

    剛纔還打生打死的,現在有事找自己幫忙了,這讓夏侯很無語,這畫風轉變的太快了。

    不過竟然還有人找自己幫忙的,這讓夏侯非常怪,而且這怪人還不顧自己的性命,跟着自己進了鬼怪區,這讓夏侯非常好。

    帶着好心,夏侯問起了事情的緣由,經過應琿的一番簡潔扼要的敘述,他終於明白了應琿找自己幫幹什麼。

    原來二十年前,應琿的愛人和仇人同歸於盡了,而恰巧,在他們死掉的時候,他們的屍體旁邊有這個用陰沉木做成的小瓶子。

    等應琿趕到時,不說他的傷心和悲痛,反正這陰沉木小瓶子到了他的手。

    很快他發現了這個小瓶子的特異之處,經過高人指點,他知道了這個陰沉木小瓶子內封印了一個新生的靈魂。

    但這小瓶子造型特異,沒蓋沒塞子,整個都是渾然一體的,雖然看起來像一個瓶子,但沒有口,同時腹也是空的,是不知道當時那個靈魂是怎麼進去的。

    現在要想把裡面的靈魂放出來也簡單,只要劈開瓶子行,而且經過這二十年陰沉木的滋養,這裡面的靈魂已經變異了,不怕白天,也不會受到那些城鎮裡的保護神的傷害了。

    也是說,它出來後,可以自由同行在每個地方,完全不會受到城隍、山神、土地、河伯等等的約束,自由出入人類的聚集地。

    一旦它被放出來,它是像之前牛頭一樣的禍害,不過這不是應琿考慮的,他現在想把它放出來。

    但,現在的問題來了,由於當時是他愛人和仇人同歸於盡的,這瓶子的靈魂也是那時進去的,但關鍵是,應琿不知道這裡面的靈魂到底是他愛人還是仇人啊。

    是愛人,朝思暮想,他一定要把它放出來,然後和它共度餘生。

    是仇人,日思夜想,他也要把它放出來,然後再殺它一次。

    爲了搞清楚裡面到底是誰,應琿走遍名山大川,尋找高人,但高人不好找,算偶然找到了也都不理他。

    無奈之下,他只好回到小鎮,開了一家香燭店,整天和死人的家屬打交道,希望有一天自己突然開竅了,能分辨出裡面的靈魂到底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