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零八章 好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零八章 好機會字體大小: A+
     

    在跑回青城派的路,夏侯他們迎面撞了牽着獵犬,一路追蹤他們而來的紀律。

    原來紀律回到山後,先去鐵山彙報了意外情況,要了點活動經費,然後回到戒律殿,編造了一個理由塞了一點錢後,終於拿到了下山憑證。

    之後他帶着一條獵犬,根據蕭學晟留下的粉末一路追來,在這裡意外的和原路返回,正要回家避難的夏侯他們相遇了。

    “紀律師兄?”

    “夏侯,單?”

    在這個場合見面,他們都感到很怪,夏侯他們怪紀律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紀律怪他們怎麼不顧一切的往回跑。

    看到了一個同門,單不放過任何一根救命稻草,立刻抓住他問道:“紀律師兄,你學過法術嗎?你會驅鬼嗎?”

    聽到單莫名其妙的問題,紀律一臉茫然的搖搖頭,說道:“不會,怎麼了?”

    聽到他沒什麼本事,不能對付鬼怪,最多隻是個炮灰,單立刻變臉,再也不理睬紀律,拉夏侯跑,同時對夏侯說道:“走,不要離他,我們抓緊時間回去。”

    看到他們這麼着急的往回跑,紀律頓時知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這才讓他們變得如此怪,看來自己的機會來了。

    想到這,紀律立刻牽着獵犬追了去,質問道:“蕭學晟和魏城碾呢?你們四人一起下山,現在怎麼只有你們兩人了?”

    “死了。”單一心想快點回到青城派,於是對跟在自己身邊問東問西的紀律,不耐煩的說道。

    聽到這個好消息,紀律立刻開心的大吼道:“死了?他們是怎麼死的?你們現在怎麼慌慌張張,而且看到我跑,不顧一切只想着跑路,肯定是你們殺的對不對?”

    聽到蕭學晟和魏城碾死了,而這兩人的現在的行爲又這麼怪,只要坐實夏侯和那兩人的死有關,他脫不了干係,這樣能判他個無期,自己超額完成鐵山交給自己的任務了。

    這樣一來,自己能拿到鐵山的一大筆好處費了,現在自己要做的是瞭解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或者找到那兩人的屍體,坐實夏侯殺了他們,或者夏侯是兇手之一。

    現在正是逃命的時刻,紀律還來搗亂,磨磨唧唧的來騷擾他們,單毫不客氣的說道:“你別亂說,怎麼可能是我們殺的呢?要是我們殺的我們怎麼可能往青城派方向跑?你是傻子,還是我們是傻子?”

    算不是你們做的,也要讓你們擺脫不了嫌疑,紀律接着問道:“不是你們乾的,你們跑什麼?”

    單不耐煩的說道:“敵人太強大,我們回青城派避避風頭,不行啊?”

    紀律不相信的說道:“可笑,這裡是我們青城派的勢力範圍,哪個不長眼的人敢來惹我們?你們真當我傻啊,算有人不長眼,出現把你們嚇的只敢回去避風塘的高手,我們不會沒有得到他一點消息的,早有門高手去對付他了。”

    單沒好氣的說道:“誰說是人了,殺蕭學晟和魏城碾的是鬼,來追殺我們的也是鬼,所以我們纔沒命的跑,你不要來打擾我們。”

    看到紀律不信,夏侯在一旁附和道:“是啊,是鬼在追殺我們,要不三師兄怎麼會在看到你的第一面問你有沒有對付鬼怪的方法,在你搖頭否定後他不和你囉嗦了,只顧跑路。”

    見他們這麼一說,紀律搞清楚狀況了,也相信他們確實是運氣不好,碰到特殊鬼怪了,而且蕭學晟和魏城碾應該也是被那鬼給殺了。

    但是這麼一來,這兩人死亡的事和夏侯無關了,自己的好處費可要泡湯了,於是紀律說道:“這裡哪有那麼多鬼,你們說是鬼殺的是鬼殺的啊?現在又沒有看到屍體,說不定是你們殺的,然後賴到一個編造出來的鬼身。”

    單邊跑邊說道:“他們死在郭露鎮,那小鎮唯一的客棧鬧鬼,這全鎮的百姓都可以作證。我們不信邪,住了進去,結果晚真鬧鬼了,還出了人命,蕭學晟和魏城碾運氣不好,沒逃過這一劫。我說的都是千真萬確,你不信可以去找全鎮的村民去問問,他們能作證。”

    爲了達成自己的目的,紀律開始推測事情發生的真相:“算那裡真鬧鬼,全鎮的人都能作證,但那也擺脫不了你們的嫌疑,你們是想借鬧鬼的事情爲掩護,動手殺了他們也不一定。要知道,你們下山之前,蕭學晟向我揭發過,你們要去找山賊剿匪,這很可疑。單你一個擅長逃跑,武功不入流,還不如記名弟子、外門弟子的傢伙,帶着三個剛入門,武功沒練幾天的新弟子,去剿匪,你不覺得這很怪嗎?這滿滿的都是陰謀的味道,說不定,你一下山不懷好意,早計劃好了,那是打着用山賊借刀殺人的主意。”

    紀律一邊追,一邊繼續說道:“現在剛好碰到鬧鬼的客棧,你改變了計劃,變成了借鬼殺人,或者索性人都是你殺的,僞裝成被被殺掉的樣子。而現在只活下了你和夏侯,你脫不了嫌疑,你怎麼解釋那殺了蕭學晟和魏城碾的鬼爲什麼會放過你們?你們又有什麼能力逃過鬼怪的追殺?事情只有一種解釋,或許那裡真有鬼,但那並不重要,不管有沒有鬼,他們兩人是你單殺的,然後用鬼洗脫自己的嫌疑。”

    “你妹的。”雖然紀律說的不準確,但他猜到了一大部分,單頓時罵了一聲,然後趕緊開口辯解道:“紀律,你話不要亂說,我當時是千真萬確的看到鬼了,但蕭學晟和魏城碾死掉的時候,我都不在身邊。他們死掉的時候,只有夏侯在,而且只有他看到了全部過程,所以你說的都不對,我們沒有嫌疑,是鬼乾的,他們的死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聽了單爲自己辯解的話,紀律心大喊一聲:太好了。

    他之前之所以說是單幹的,是爲了讓他把責任都推到夏侯身,沒想到他還真這麼幹了,這讓紀律喜出望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