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零二章 雖然抓住你了,但我好不開森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三零二章 雖然抓住你了,但我好不開森啊字體大小: A+
     

    雖然不明白剛纔和自己的仇人在一起,那時還是人的這個傢伙,現在怎麼突然變成自己的同類了,但今天一定要教訓教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新鬼。品書網

    他竟然敢來阻止自己報仇,真是活膩了,不教訓教訓他,自己回去後還怎麼到地府去工作。

    想到這,牛頭立刻用拳頭打了夏侯幾下,夏侯也條件放射性性的開始反抗起來,他們互相碰撞的地方,由於力量龐大,立刻碎裂,霧化,然後返回身體,重新長出來,復原,循環往復,周而復始。

    於是,兩個鬼打在一起,剛好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場面打得火爆,周圍的環境卻一片寂靜,因爲他們誰也無法發出打鬥的聲音。

    單看到兩個鬼互相打鬥,糾纏在一起,誰也沒有來顧自己,心長岀了一口氣,自己這次要抓住機會,抓緊時間趕緊爬吧。

    於是,單小心翼翼,輕手輕腳的快速的朝前爬去,很快,離他們有五六米了,單猛吸一口氣,四肢同時發力,一躍而起,不顧一切的飛速的朝前跑去。

    發現單在逃跑,牛頭鬼的腦子立刻清醒過來,自己剛纔被夏侯氣運了,竟然主次不分,對着夏侯這個孤魂野鬼狂懟幹什麼,自己的正事是去殺吃了自己的肉身的單啊。

    於是牛頭舍下夏侯,轉身飄去追單,但它的速度沒他快啊,越追越遠,差距越拉越大。

    沒辦法,剛纔那次鬼影重重技能已經用了,再想突然瞬移到被鎖定了的單身,要等一個小時的冷卻時間後了。

    雖然能知道單現在的位置,但速度沒他快,追不,牛頭只好返回,找夏侯打一架,出出氣。

    而夏侯在看到牛頭捨己而去,去追單了,這正是夏侯求之不得的,於是他轉身朝相反方向飄去,既然剛纔用了化成隱身狀態的噬魂刺捅牛頭鬼沒什麼作用,沒找到對付牛頭鬼的方法之前,自己還是離它遠點吧。

    但事與願違,在追不單後,這個記仇的牛頭反身找夏侯報復來了,它雖然速度沒單那麼快,但追夏侯還是綽綽有餘的。

    它回到原地後,沿着周圍幾條街一找,找到了行動緩慢的夏侯,一看到他立刻撲來,和他打在一起。

    夏侯會幾招捕神擒拿手和清風劍法這兩門外功,使出這些招式後,場面夏侯打的牛頭好看多了,雖然還是無法實質性的傷害到牛頭的鬼體。

    雖然牛頭和夏侯兩鬼都無法對對方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夏侯招式漂亮啊,打的胡亂揮拳的牛頭好看多了。

    本來想回來教訓教訓夏侯,然後等鬼影重重技能冷卻完了再去找單的牛頭,碰到如今這局面,自覺丟了大面子,於是一怒之下,強行解鎖鬼差的一個拘鬼技能,準備對夏侯使用,報復回來。

    原來這牛頭也沒傷害自己的辦法啊,無法奈何同爲鬼類的自己,而自己的速度不如它快,跑不掉,於是夏侯現在背水一戰,然後越戰越勇,拳打腳踢,對它毫不手下留情。

    夏侯一招打退牛頭後,突然異變發生,一條鎖鏈從天而降,把夏侯捆的結結實實,鎖鏈的另一頭連在牛頭的身。

    這下,夏侯可蒙逼了,自己現在是個鬼,無形無體,想大大,想小小,沒想到竟然還能被這鎖鏈給捆住了。

    試着用壯士斷臂,把自己身體粉碎等自殘方法,或是全身縮小,變成小蝌蚪等辦法,但結果都失敗了,夏侯還是無法從鎖鏈逃出來,它一直緊緊的粘附在自己的鬼體。

    掙扎了一會兒,毫無效果,夏侯終於認命了,安靜下來,擡頭看着飄在他前面的牛頭鬼。

    這一看,夏侯發現了不對,飄在自己面前的牛頭鬼絲毫沒有抓住自己的得意和喜悅,它現在是一臉的懊惱和後悔。

    這下夏侯看出來了,它和剛纔相,它的個頭縮小了一半多,而且鬼體也暗淡鬆散了很多,沒有剛纔光潤和凝實了。

    看來它這次用技能把自己抓起來,對它自己的損害也不小啊。

    我們之間又沒有深仇大恨,你這又是何必呢?

    這正是夏侯現在想對牛頭說的,可惜他雖然能開口,但發不出聲音,說不了話,無法交流啊。

    牛頭現在還不是一個正式的鬼差,連一個臨時工也還不是,雖然它的天賦樹裡有一個拘鬼技能,但這要他正式被招募進去,成爲一個鬼差臨時工後,才能正常使用的技能啊。

    現在被它強行使用了出來,對它的傷害還是很大的,它現在進入了虛弱期,對活人的攻擊力大大減弱,各種技能的冷卻時間大大延長。

    現在冷靜下來,它也後悔剛纔太沖動了,對這個半路遇到的孤魂野鬼使用拘鬼技能,很不值啊。

    雖然現在抓住了他,但自己又沒有辦法消滅他,或是對他用刑,讓他感到痛苦,最多也是等自己完成宿命任務後,回到地府時帶他,到時能不能對他用刑,讓他受百般折磨,還得看自己有沒有錢去賄賂地獄的典獄官。

    但想到自己身無分,沒錢找典獄官幫忙,算帶夏侯去地獄,也沒鬼吏憑白對夏侯施以酷刑啊。

    於是,想到這些,它垂頭喪氣的飄在夏侯旁邊,絲毫沒有抓到夏侯後的喜悅,沒辦法讓他痛苦,自己抓着他有什麼用呢?

    看到它一臉喪氣,看來它爲了抓到自己,付出的代價不小嘛,夏侯看着它心想到。

    它有這種表情,再結合它之前的種種行爲,夏侯知道它應該是有智慧的,有自己的思想,應該是可以交流溝通的。

    爲了重獲自由,於是夏侯決定勸勸它,同時自己擺正位置,認清形勢,先給它道個歉,認個錯,爭取讓它放了自己。

    想到這,夏侯伸出手,放到小了一圈的牛頭鬼面前,用內(鬼)力震碎手臂,然後再把它們排列組合,形成一段字,遞牛頭鬼看。

    希望這牛頭是個有化的鬼吧,希望它小時候勤奮好學,外語不錯,能看懂這幾個人類的字吧。

    要是它看不懂,自己接下來只好給他畫象形字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