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二七章 犀牛兄弟,峽谷另一頭交給你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二七章 犀牛兄弟,峽谷另一頭交給你們了字體大小: A+
     

    看到三支弩箭沒有射進支福寶的後背,掉到地之後,夏侯知道支福寶有護甲或者有韌性的防具保護。品-書-網

    現在被減速40%後,自己的速度無法追,而身後的犀牛追的是自己,一旦它們追到自己後,肯定不會繼續追支福寶的,這樣他很有可能從自己面前逃脫。

    作爲白度的同謀者,夏侯絕不希望這次被支福寶逃脫了,可惜自己還差他好幾米,而且還追不他。

    沒辦法,夏侯拿出一塊布,在自己身使勁擦了擦,然後拿出一塊礦石,用這塊布包,往前一扔,砸到了支福寶的背。

    希望這塊布能沾染一些自己身被白度撒到的粉末吧,再希望這布的粉末能再次沾染到支福寶身,讓他也成爲身後這羣犀牛的目標。

    可惜夏侯想多了,那羣犀牛追他後,立刻向他發起攻擊,但卻並沒得對前面跑着的支福寶繼續追擊。

    這次犀牛由於提前減速,所以沒有全部跑過頭,把夏侯圍在了間,不停的用犀角去撞他。

    還好,這羣犀牛在佔盡優勢的情況下,沒有發動技能攻擊夏侯,只是用最基本的衝撞和踐踏這種物理攻擊來對付夏侯,否則夏侯早堅持不住了。

    在犀牛們貓耍老鼠似的攻擊下,夏侯左躲右閃,勉強支撐着,偶爾還能跳去騎到犀牛背,做一回鬥牛勇士。

    知道自己身沾染了白度的藥粉,爲了擺脫這些討厭的犀牛,於是夏侯開始一邊躲閃一邊脫衣服,把脫下的衣服放進包裹裡,以此來減小因爲藥粉而引起的犀牛對他的關注度。

    但等到脫掉衣服,結果也沒太大的作用,夏侯這纔想起自己頭脖子,露在外面的皮膚都沾染了藥粉,脫衣服貌似沒多大作用。

    想到這,夏侯趁犀牛進攻的間隙,拿出水往頭倒,往身到,試圖洗掉白度撒到身的藥粉。

    另一邊,支福寶看到犀牛圍住夏侯後,也不再繼續追着自己,於是也不跑了,停下來,在一邊看戲,一邊爲夏侯的脫衣舞喝彩。

    等夏侯把身的牽牛香香味洗淡後,犀牛羣不知不覺向之前被撒了一點牽牛香的巨石那個方向移動。

    趁一次被犀牛撞飛的機會,夏侯爬了巨石,這下徹底擺脫了犀牛羣的攻擊,得到了一個寶貴的喘息機會。

    而這羣犀牛呢,因爲巨石也被撒了牽牛香,所以它們圍在下面不肯走,焦急的走來走去。

    這下,情況和開始時有了一個對調,那時支福寶被困在巨石,夏侯在外面束手無策,現在夏侯躲在巨石,支福寶在外面看戲。

    看到夏侯被困在巨石,暫時下不來,支福寶在下面指責道:“夏侯,你剛纔爲何無緣無故攻擊我,你現在遭到報應了吧,多行不義必自斃。”

    聽了他的話,夏侯立刻反駁道:“支福寶,白度埋伏在那裡,你都不說,你們是不是合謀,你是他的同夥吧?”

    聽了夏侯的指責,支福寶辯解道:“冤枉,我一醒來是這個模樣,我哪知道白度隱身躲在那裡,夏侯,你冤枉我了。”

    聽了他的辯解,夏侯裝作恍然醒悟的說道:“啊,原來是這樣,那我錯怪你了,抱歉。”

    認定他和白度勾結起來害自己後,夏侯一邊用言語穩住他,一邊拿出水,拿出毛巾,開始自顧自的在巨石衝了一下頭,把牽牛香都擦掉了。

    仔細擦了一遍,確定身大概沒了牽牛香後,夏侯套了一件新衣服,跳下巨石,衝進犀牛羣。

    由於這次身沒了牽牛香的作怪,除了落點的幾頭犀牛朝夏侯發起攻擊,遠處其他的犀牛沒有拼命擠過來殺夏侯的打算。

    經過一陣躲閃和跌跌撞撞,夏侯衝出了犀牛的包圍圈,由於有巨石殘留的牽牛香吸引,它們對夏侯沒有太大興趣,這次並沒有犀牛跟出來追殺夏侯。

    夏侯一脫困,朝支福寶那裡跑去,一副要找他好好談談的樣子。

    沒想到夏侯這麼輕鬆能從犀牛羣裡跑出來,而且夏侯一脫困,一副要自己麻煩的樣子朝自己衝來,支福寶想起之前夏侯不分青紅皁白的向自己動手。

    再想到他說的動手原因,雖然剛纔夏侯承認搞錯了,說這是誤會,但有心理陰影的支福寶害怕夏侯再次說翻臉翻臉,於是只好拔腿跑,同時心有點後悔,剛纔爲何要留下看戲,現在被這個大麻煩盯了,早知道那時跑了該多好。

    還好夏侯減少了40%的移動速度後,完全不支福寶的速度,死活都追不他,當然正是因爲知道這個,支福寶纔有勇氣留下來看戲的。

    雖然知道自己暫時追不支福寶,但夏侯依然決定在現在這個時候追他,是因爲他在等着減速的負面狀態消失的那一刻,到時纔是真正追殺支福寶的開始,現在只求盯住他行了。

    “夏侯,你不守信用,剛纔還說相信我,這是一個誤會,現在卻要來殺我,你沒有信用。”支福寶一邊跑,一邊回頭指責夏侯。

    夏侯一邊追,一邊用語言麻痹支福寶:“你誤會了,我沒想幹嘛,要是你不是白度的同夥,你心虛什麼,你跑什麼,我們都停下來聊一聊。”

    支福寶不當,看着夏侯離自己越來越遠,於是放下心,繼續跑着說道:“夏侯,你別忽悠我了,有種你先停下來,我們再談。”

    “你有種別跑。”

    “你不追,我不跑。”

    “支福寶,你省省力氣吧,你是跑不掉的。”

    “夏侯,你也省省力氣吧,你是追不我的。”

    夏侯和支福寶一邊追逐一邊鬥嘴,同時心把對方罵慘了。

    追了很長一段路,夏侯追着支福寶進入一條峽谷,突然發現峽谷盡頭的出口處有四頭犀牛守護在那裡。

    看到自己等待的東西終於出現了,夏侯立刻拿出沾有牽牛香的犀牛皮甲出來,拿在手裡揮舞了一下。

    很快,收到信號的那四頭犀牛立刻擡起頭朝夏侯這裡望了一眼,然後甩開四蹄,並排衝進峽谷,朝夏侯他們這邊跑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