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二二章 密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二二章 密信字體大小: A+
     

    看着身後的犀牛越追越近,有陶保這個累贅在,自己也是帶不動了,於是夏侯只好把自己身的犀牛皮甲一脫,扔進包裹裡。

    看到身後的犀牛還在不依不饒的追着,夏侯想了一下,自己的犀牛皮甲出了問題,陶保身肯定也同樣出了問題,否則這些犀牛不會死追不捨的。

    想到這,夏侯立刻扯下身邊的陶保的外衣,把它往地一扔,同時拉着陶保改變方向,拐出一條弧線,脫離身後犀牛的追擊路線。

    沒跑多遠,當陶保的外衣被扔到地,脫離了他們的身體後,身後那羣犀牛也開始減速,不再追擊夏侯他們,它們開始慢下來,停住之後,它們開始回頭去尋找陶保的外衣。

    看到這個情況,陶保來不及感受劫後餘生的快感,開始驚訝的目瞪口呆,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很快,陶保反應過來,想到了一種可能。

    對了,在自己和魏鑫臨走之前,不是被白度莫名的拍了拍肩膀麼,難道魏鑫和自己被他算計了?

    看到扔到白度的衣服後,那些犀牛果然不追自己了,夏侯心想到果然如此,同時對着陶保說道:“走吧,我們去找魏鑫,希望他吉人有天相。”

    說完之後,夏侯帶着死裡逃生,後怕不已,同時又對白度怨恨不已的陶保去找魏鑫。

    之前犀牛一直追着自己不放,夏侯早覺察到了不對,於是在自己身找原因,很快他想到了身的犀牛皮甲,也許是它吸引了犀牛的仇恨,所以它們一直追殺自己。

    想到這,夏侯連忙脫下自己的犀牛皮甲,放進包裹裡,通過這麼一試,果然,它們不再追趕自己了。

    看來是犀牛皮做的皮甲吸引了它們的仇恨,夏侯先是這麼想的,可是後來又仔細一想,這也不對。

    他早穿着犀牛皮甲了,之前爲什麼沒吸引到犀牛的仇恨呢?直到自己都要立刻西犀荒谷,回新手村去的時候,才吸引到犀牛的追殺呢?

    帶着這個疑問,夏侯一邊走一邊想,直到看到魏鑫和陶保也被犀牛羣追殺,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同時看看包裹裡那封從葉開那裡得到的密信,看來這次又要增加幾張了。

    回憶起自己這五人在決定回去的時候,魏鑫和陶保是強烈反對的,他倆還想去找望月草,而白度和支福寶雖然站在自己這一邊,但他們最後和自己都有身體接觸,所以這四人都有暗動手腳的嫌疑。

    現在不見支福寶和白度,他倆有可能是死了,有可能還活着,但沒有系統地圖,找不到他們。

    於是爲了調查清楚魏鑫和陶保是否是玩脫了的幕後黑手,同時爲了不引起他們的注意,夏侯也沒用隊伍的聊天系統,自己重新穿犀牛皮甲,默默的追犀牛羣,打算先去救下其一人,瞭解一下情況,然後觀察一下另一個人的行動。

    很快夏侯追了犀牛羣,看到魏鑫被犀牛差點追了,他隨時都有可能被犀牛踏成肉泥,所以如果在這兩人選的話,夏侯把懷疑更多的往陶保身想。

    想到這,夏侯決定先救下在後面的魏鑫,至於跑在前面的陶保他根本沒想救,至於原因,他是這麼想的:

    要是陶保最終被犀牛踩死了,那麼他們兩人的嫌疑大大降低,這事可能和他倆都無關,他們也是受害者,現在這情況也不是演的苦肉計,幕後黑手有可能是支福寶或者白度。

    要是陶保最終能靠自己的辦法擺脫危機,逃得性命,那麼這事很可能是陶保搞的鬼,他策劃的這一手很可能是爲了殺掉自己小隊裡的其他四人,像昨天突然發瘋的葉開一樣。

    於是,在魏鑫命懸一線的危急關頭,夏侯使用魚鉤技能,打算救出現在看來嫌疑較小的魏鑫。

    哪知在夏侯出手的一刻,魏鑫使用移形換位技能,他把自己和陶保交換了位置,夏侯把陶保救了出來。

    錯錯了吧,夏侯只好帶着陶保跑,這魏鑫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如果他能從犀牛的追擊下逃得性命,那麼夏侯也會去找他的,看看他是否是幕後黑手。

    自從陰差陽錯的救出陶保,帶着他跑了一段路,在夏侯的仔細觀察下,絲毫沒發現他是幕後黑手的破綻,夏侯只好用自己找到的辦法擺脫身後犀牛的追擊,暫時放下心對陶保的懷疑。

    如此,夏侯脫下自己的犀牛皮甲,脫掉陶保的外衣,扔掉它,這次擺脫了犀牛的追殺。

    然後爲了知道是不是魏鑫搞得鬼,夏侯帶着陶保沿着另一邊揚起的灰塵跑去。

    找到了魏鑫死掉的那個地方,殺死他的犀牛羣已經散去,當看到魏鑫的屍體後,確定了他已經死亡,隊伍魏鑫的頭像這才變灰。

    撿起他的命運轉盤,夏侯抽到了魏鑫的遺物,打開一看,同樣是一封沾滿了血跡的密信,信紙面的字大部分都看不清了,只有少數幾個字才偶爾分辨的出來。

    果然是這樣的,收起這封密信,夏侯心想到,算這事不是魏鑫搞出來的,但和他還是脫不了關係,只是不知道和其他三人有沒有關係。

    “夏侯,面寫了什麼?”看到夏侯收起一封密信,站在旁邊的陶保問道。

    想了一下,夏侯重新拿出密信,交給他,問道:“老村長給的信,面寫的和你的一樣嗎?”

    “老村長給的信?怪,我怎麼沒有?”陶保接過密信後,一臉茫然的說道,“都沾滿血了,什麼也看不出來啊,怪,夏侯你怎麼知道這是老村長給的信。”

    自從抽到魏鑫的遺物後,夏侯一直暗觀察着陶保的表情,後來給他看密信,說是老村長給的信,都是在試探他到底是不是和魏鑫一夥的。

    不過通過他的表情和說話,夏侯暫時沒發現破綻,陶保看來真不知道這密信的事。

    拿回密信,夏侯意味深長的說道:“沒有啊,沒有最好。”

    “支福寶和白度呢?你們怎麼不和他們在一起,他們死了?”夏侯問道。

    “白度!這個卑鄙小人,夏侯,我告訴你,白度要殺我們!”一聽白度的名字,陶保頓時爆炸了,咬牙切齒的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