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一八章 意識到不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一八章 意識到不對字體大小: A+
     

    靠着犀牛自己一百三四十的巨大力量,和坑壁的反作用力,夏侯讓手的劍自己刺進了犀牛的腦袋裡,一劍殺掉了它。!

    殺掉它之後,夏侯立刻對它進行了剝皮處理,然後把它的屍體用包裹帶走處理掉,回來後又重新佈置了一下陷阱。

    從陷阱裡出來,夏侯去了另一個方向,正在挖第二個陷阱的那個地方,看了一下在挖坑的那四個人,看到他們像苦力一樣努力辛苦的挖着。

    看到夏侯過來,他們各種有心的計劃,不想讓夏侯待在這裡看出端倪,於是都用讓夏侯去監視不在視野裡的第一個陷阱,別讓裡面的犀牛跑出來爲藉口,先把夏侯支開。

    看到他們挖的辛苦,夏侯也沒留下來打擾他們,讓他們繼續挖着,要是告訴他們可以不挖陷阱了,讓他們閒着沒事,過來搗亂時萬一不小心被犀牛蹭了一下死了,自己明天還得重做任務不好了。

    於是沒去管他們,讓他們繼續挖,有事幹行,他自己呢,去引犀牛,殺掉它們幹正事。

    很快,夏侯有引來一頭犀牛,把它帶到了陷阱邊,把它坑了進去,等它使用完三個技能後,自己跳進去,看準機會,把環首劍插在犀牛腦袋砸下的落點,用犀牛自己的力量坑死了它。

    按照這個辦法,夏侯殺犀牛的速度變得很快,用了不長時間,把四頭犀牛都解決了,同時把它們的皮都剝了,然後順手把望月草也挖了。

    趁那四人還不知道夏侯把所有犀牛都解決了,還在像四個苦力一樣拼命的挖陷阱,夏侯把剝下的四張犀牛皮也開始加工起來,可惜都失敗了,沒有製作出有屬性的皮甲。

    今天殺掉四頭犀牛,得到4點通用經驗和12點戰鬥經驗,而剝了四張皮,製作皮甲也幹了四次,一共得到了8點通用經驗,所以現在他一共有了710點通用經驗,和24點戰鬥經驗。

    在夏侯挖到望月草後,支福寶四人經過一番辛苦勞動,終於挖出了一個第一個陷阱兩倍大的大坑。

    順着繩子爬到外面,他們各種找了一個方向,站在大坑邊,各種心想到:過會兒,叫夏侯過來,讓先他引一頭犀牛進去,然後自己再把他叫到陷阱邊,趁他不注意,把他推入陷阱。

    哼哼,到時不管你敏捷多高,在這麼小的一個陷阱裡,也逃不出來,算你能躲過犀牛的攻擊,僥倖逃了來,我守在面,你一冒頭,把你打下去,看你有什麼本事從犀牛腳下逃得性命。

    爲了挖好這個大了兩三倍陷阱,他們可是付出了不少汗水,現在挖好了,立刻蓋木板泥土草皮,僞裝起來。

    爲了不讓夏侯一眼看出這個陷阱的大小,他們在僞裝下了一番心思,爭取讓夏侯沒有準備,好讓他們在推夏侯進陷阱時,他沒有防備。

    做完這些準備工作後,他們突然發現這計劃怎麼這麼順利,其他三人怎麼對自己要挖這個一個大坑,都沒提出意見,他們之間好像有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到底怎麼回事?

    難道我們四人接到的是同一個考驗?算了,不想了,先坑殺夏侯再說。

    做好這一切後,這四人向夏侯那邊走去,爲了不讓夏侯察覺他們的計劃,他們之前故意用夏侯要去引犀牛,這是一個及其危險的任務,所以讓他多休息休息,養足精力,不要再和他們一起去挖陷阱了。

    所以他們把陷阱挖在了第一個陷阱的另一個方向,是爲了避開夏侯的視線,讓他不知道他們到底挖了多大。

    在他們的想法裡,把陷阱挖大,不會像一個陷阱那樣,犀牛掉進去,一頭倒栽在那裡,沒有活動的能力,失去了最基本的攻擊能力。

    現在他們把陷阱挖大了,掉進去的犀牛剛好能在下面轉動身體,這樣有對掉進入的人發動攻擊的能力了。

    恰巧,他們在去找夏侯的路,碰到了已經採集到望月草,來通知他們收工回新手村的夏侯,他們彼此一見面,都在心默默說了一聲:好巧,要是剛纔乾的慢點,晚出來一會兒,秘密被發現了。

    一看到夏侯,魏鑫第一個出來說道:“夏侯,我們把第二個陷阱挖好了,你現在可以去引一頭犀牛來了,這次又要麻煩你這個敏捷型的神行太保了。”

    包裹裡有一顆望月草靜靜的躺着,夏侯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這個不用去了,我想我們已經完成任務了,天色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魏鑫笑了一下,明顯沒相信夏侯說的話,他開口說道:“夏侯,別開玩笑了,你知道我們這五個人你速度最快,陷阱在那邊,我們已經挖好了,等你去把犀牛引來,走,我們一起去。”

    他們明顯不相信夏侯已經採集到瞭望月草,已經完成了任務,一起拉着去犀牛守護着望月草的地方。

    此時夏侯心也思考着自己該怎麼說,該編造一個怎麼採集到望月草的故事,他現在還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能輕易殺掉犀牛,在這些陌生人前面還是藏拙一下較好。

    “夏侯,你是個皮匠?”看到夏侯身穿着拉風的白色皮甲,白度問道。

    不知道爲什麼他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夏侯也沒在意,隨口說道:“是啊,只是個皮匠學徒而已,手藝不精。”

    白度說道:“你給我們的犀牛皮衣巨狼皮衣真拉風,可惜天氣太熱穿不了,看來是犀牛皮和巨狼皮做的吧?你從哪搞來的犀牛皮巨狼皮?我以後也想學個皮匠副職,現在想先打聽一下哪裡能買到皮毛。”

    聽到夏侯完成了任務的話,白度突然想起之前夏侯隨手送給自己幾人的皮衣,有幾件叫犀牛皮衣的,這會不會是犀牛皮做的?

    要真是犀牛皮做的,那麼這犀牛皮,他是怎麼搞到的?

    要是萬一這犀牛皮真是他獵殺犀牛得到的,過會兒自己把他推進有犀牛的陷阱裡,自己不是找死麼?

    到時他把陷阱裡面的犀牛一殺,出來之後自己倒黴了。

    不行,不能這麼魯莽的動手,先把他的實力調查清楚再說。

    要是夏侯真有屠殺犀牛的實力,自己應該立刻放棄老村長給的坑人考驗,在這個和現實有千絲萬縷聯繫的怪遊戲裡,保住小命纔是王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