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一六章 在路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二一六章 在路上字體大小: A+
     

    由於受那條新聞的影響,新手村裡本來不多的玩家少了不少,很多玩家在聽信了小石鐘乳是放射性物質,都對它產生了一點恐懼。 !

    不敢過於接近,暫時不進入遊戲,觀望起來,所以來新手村這個怪地方的人少了許多。

    而現在還在線玩遊戲的,除了是沒下過線還不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其他的是那些膽大包天不顧一切,也不怎麼相信專家教授的玩家。

    夏侯一來到老村長那,引起了其他玩家的注意,因爲他那件純白色的犀牛皮甲實在太拉風了,讓他們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在老村長給的新伍長任命書滴了一滴血,夏侯被拉進這四人組成的這個隊伍,再次踏了去西犀荒谷的路。

    另外四人都是老村長特意挑選出來的,但他們之間也不認識,並不知道各種的底細,他們最多隻是在新手村裡見過幾面,聊過幾句而已。

    現在要組隊共同去完成任務了,大家互相大概介紹了一下自己,不過不介紹其實也行,組隊之後,視野左角的頭像面都有他們的名字呢。

    互相自我介紹了一下,大家都熟了,然後一邊趕路,一邊開始聊起天來:“夏侯,你身的皮甲哪來的?哪裡能買到?在新手村的雜貨鋪我怎麼沒見過啊?”

    “哪裡哪裡,徒有虛表吧了。”面對他們羨慕的目光,夏侯只好用言語掩飾它的不凡:“我是個皮匠學徒,自己做了幾件皮衣,是穿着漂亮,其實沒什麼用,要是你們喜歡,我還做了好幾件,送給大家了。”

    說完,夏侯從包裹裡掏出那幾件製作失敗了的犀牛皮衣和巨狼皮衣,送給他們。

    他們接過之後發現它們只是一些普通的皮衣,沒什麼屬性和功能,不過穿之後看起來拉風了許多,其他倒是沒什麼。

    穿着皮衣沒走多久,他們感到了憋悶,實在受不了了,紛紛把皮衣脫下來放進包裹裡,等天涼了再穿,同時感到夏侯是這麼一個要風度而不顧身體悶熱的人,殺他應該很容易吧。

    走着走着,他們開始聊起其他事情,他們這個臨時小隊的伍長支福寶說道:“哎,你們聽說了嗎?的專家都在說有塊像石鐘乳一樣的小石頭,接觸多了能讓人陷入昏迷,變成一個植物人。”

    小隊叫魏鑫的不同意支福寶的意見,反駁道:“瞎說,那些專家都是騙人的,我以我自己爲例子,我得到了一塊那種他們口的小石頭,但至今都還活的好好的,也沒有陷入昏迷不醒的情況。”

    小隊長另一人陶保說道:“嗯,我同意魏鑫的觀點,的那些專家教授的話都不可信。別告訴我,你們沒有那種小石頭?而且我估計:是因爲有了那種小石頭,才能讓我們進入這個地方。你們想想我們是怎麼進入這個遊戲的,還不是在那些像石鐘乳的小石頭突然出現在我們手後?我看那些專家騙我們說昏迷不醒是小石頭的緣故,估計是想騙走我們手裡的這個寶貝。”

    聽了他們的話,夏侯沒發表自己的意見,隨大流跟着他們點了點頭。

    沒說過話的白度出來感嘆道:“對,現在的遊都太不平衡了,都是rmb戰士的天下,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沒rmb玩家、沒經營商的遊戲,我可不想放棄不玩,把小石頭交出去。”

    看到沒人贊同自己的想法,支福寶還是有點擔心的說道:“但這個遊戲實在太怪了,可是真的有人因這種小石頭昏迷不醒了,這個遊戲、這種小石頭會不會真有問題?”

    魏鑫拍拍他的肩膀,滿不在乎的說道:“你瞎擔心什麼?我反正是不會交小石頭,放棄這個遊戲的,要是真像那些專家說得那樣,我接觸了這麼久,早昏迷不醒了,我現在不是還好好的嗎?安心了。”

    沒等魏鑫說完,陶保迫不及待的想秀一下智商:“你們都沒說到點子,還是讓我替你們解惑吧,聽好了,知識點來了,你們都記好了。我估計啊,那些昏迷不醒的人是在玩遊戲時,不小心把自己的角色搞死了,所以才昏迷不醒的。所以只要我們在遊戲不出事,現實的我們也不會有事,放心玩吧。”

    “說的有道理。”聽了陶保的猜想,魏鑫點頭贊同道。

    聽了他們三人基本持同一個想法,支福寶還是有點擔心,於是說道:“要真是這樣,那這不是死亡遊戲了嗎?遊戲角色死亡,現實也死亡,我看還是別玩了,我們下線吧。”

    陶保滿不在乎的說道:“你擔心什麼,這不是死亡遊戲,如果真是死亡遊戲,直接死了好了。但現實的那些人沒有死,只是昏迷不醒而已,要真是死亡遊戲直接死了豈不是更乾脆?所以我想,讓他們昏迷幾天可能只是死亡懲罰,過幾天他們醒了,和其他遊戲死亡後掉級掉裝備虛弱跑屍體是同一個道理。”

    看到他們差不多猜到了遊戲的這些秘密,夏侯也出口附和道:“我信陶保你們的說法,在遊戲死了會陷入昏迷,過幾天或者過幾個星期,也許他們都醒了,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事,是不能在遊戲隨隨便便的死了,昏迷幾天幾十天可不好受。”

    爲了不讓他們在完成任務的途碰到意外而死掉,夏侯拐彎抹角的用言語提醒他們,暗增強他們的求生意識,端正他們以前玩遊戲時隨隨便便的態度。

    “對了,夏侯,你這名字取的……一聽到你的名字還以爲你是姓夏侯呢,沒想到你是姓夏名侯,這名字真不咋地。”最後在他們去西犀荒谷的路,魏鑫對夏侯的名字一通揶揄。

    “對,我同意。”陶保說道。

    “對,我也同意。”支福寶接着說道。

    “對,我也是這樣認爲的。”白度最後總結道。

    魏鑫,支福寶,陶保,白度,你們的名字才真是取的不咋地呢。夏侯心腹誹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