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五零章 找錯人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五零章 找錯人了字體大小: A+
     

    夏侯攔住要去打林炅屍體的任仁,並把他推了出去:“停,你今天偷了這麼多東西,我們還打傷了這裡的主人,你快去把留下的指紋、痕跡都去擦掉,否則警察一查能找到你。品書網 ”

    “不行,我得打兩拳出出氣,他捏的我好痛。”說完,他拉起衣袖,讓夏侯看到他那烏青的手臂,說道,“再說,他是你打暈的,你剛纔也翻箱倒櫃了,那裡也有你的指紋,憑什麼讓我去擦指紋,你留在這裡鏟地皮?不行,我得去揍他幾拳出出氣,你去擦指紋。”

    夏侯也不反駁,只是把手伸到不願意去幹活的任仁面前。

    任仁看了一眼,氣憤的叫道:“尼瑪,你什麼時候帶手套的?你是有備而來的啊,之前怎麼沒告訴我一聲,你狠!”

    “一直。”夏侯淡淡的說道,其實他的手套是之前隱身進啓靈大廈前帶好了,那時他正準備去幹壞事呢,所以戴了手套。

    哪知出了意外,壞事幹不成了,而在化鬼狀態時是無法摘下手套的,於是一直帶着,直到來到這幢別墅,到現在還戴着。

    任仁不明白夏侯爲什麼老是要他擦掉指紋痕跡,於是說道:“我們只是偷了一點錢,打暈了一個人,他們還綁架了我,他們肯定是不會去報警的,何必費事去擦指紋呢?走了。”

    爲了一點錢,他們是不會報警,但現在死人了,也許他們依然不會報警,但是他們在警局有關係,公器私用又不是很難,留下痕跡的話,他們肯定要找任仁,所以要儘量擦掉痕跡。

    夏侯一邊想着,一邊說道:“讓你去去,何必這麼多廢話。我告訴你,他們的叔叔林河是派出所所長,算不報警,他們一樣也能通過指紋找出你,然後再次綁了你,到時他們可不會手軟,你小命沒了。”

    說完,夏侯看任仁依舊沒動,只好自己扯過一塊布,趴到地擦掉剛纔任仁爬行時留下的指紋。

    聽了夏侯的話,任仁一聲驚叫:“媽呀,這裡是官匪勾結啊,好黑暗啊!不過,爲了這麼一點小事要殺了我?”

    夏侯一邊擦一邊說道:“知道怕了吧?快去。”

    “不對,算擦了指紋,他們也都是知道我乾的,被綁的人跑了,算是傻子,也知道是我了。而這裡只有我的指紋,又沒有你的痕跡,我怎麼都跑不掉了,何必多此一舉呢?放心,算殺了我,我也不會供出你的。”任仁信誓旦旦的說道。

    看着任仁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夏侯心一肚子氣:綁架你的林炅和見過你的林炎都被我滅口了,他們要指認你得一個月後了。現在擦掉指紋是爲你好,讓他們無法找到目標,拖延懷疑到你身的時間。對了,還是先確定一下,在這次綁架行動,還有沒有其他人見過你。

    於是夏侯站起來擦擦門把手,問道:“他們出動了幾個人綁架你的?”

    “一個啊,對付我這樣的普通人,他們出動一個都顯的浪費,對了,小蝦,你有了遇變得這麼厲害了,教我幾招唄?”由於不知道躺在牀的人已經死了,任仁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

    夏侯擦完門把手後,又開始擦門框的指紋:“這個以後再說,你聽我說,你去把地下室樓梯的指紋都擦了,樓的交給我。剛纔我沒控制住力道,那人估計被我打傻失憶了,所以只要擦掉你的指紋,沒人能查到你,也不會有人知道你被綁來過這裡。這不僅僅是一個黑社會團伙,我真看到過他們殺人,快去擦指紋吧。”

    夏侯擦完門框後,聽到任仁不可置信的喊道:“啊,這麼恐怖,你別嚇我!”

    沒辦法,夏侯只好掏出手機,給任仁看了那段林壞殺人的視頻:“殺人的叫林壞,躺在牀的叫林炅,是同一個組織的人,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人。”

    看到了殺人視頻,任仁頓時緊張起來:“啊,小蝦,快報警啊!完了,可是還有人知道我被綁到這裡了啊。”

    夏侯撿起平板,細心擦拭起來,不緊不慢的說道:“你被綁到這裡還有人看到?”

    現在任仁被那個視頻徹底嚇壞了,抓着夏侯的手說道:“那倒沒有,從頭至尾,我是被一個人綁到這裡,整個過程沒人看到過我,慘了慘了,他們這麼狠,一定會殺了我的。”

    以爲他是對林炅記得他而擔心,夏侯安慰道:“你放心,躺在牀那人肯定失憶了,你只要把這裡的指紋擦掉,痕跡消除好。”

    聽了夏侯的,任仁沒有放心下來,反而更焦急了:“不是啊,我當然相信你,不是擔心他會記得我啊,也不是擔心他們通過這裡的痕跡找到我啊。”

    看到他這樣,夏侯慢條斯理的說道:“只要擦掉指紋,那不沒人知道你啦。”

    “不是,我說的是,他不是綁架我的那個人啊,那個綁架我的人不是他,他回來後看到我逃走,肯定知道是我乾的。”由於剛纔被夏侯的視頻嚇壞了,現在任仁終於把話說清楚了。

    聽到林炅不是綁架者,夏侯大吃一驚:“啊!林炅不是綁架你的那個人?”

    “……”任仁點點頭。

    夏侯想起剛纔任仁還確定林炅是綁架者,現在怎麼又說不是了?

    於是問道:“剛纔我在樓梯問你,這是不是綁架你的那個人,你不是點頭說是了嗎?”

    原來是誤會了,任仁開始解釋剛纔他點頭的原因:“你那莫名其妙的手勢,我怎麼看得懂?我以爲你是問我要不要樓躲一躲,我才點頭的。”

    是了,這人都喝的醉醺醺了,明顯不會是綁架了任仁,之後還出去喝酒的那人,他這麼做不合常理。失誤了,看來還得找到那個綁架任仁的人,殺了他滅口。

    “尼瑪,我告訴你,你這下慘了,快把那人的相貌描繪給我,我去幫你滅口。”夏侯焦急的說道。

    “滅口?”任仁怪的看着夏侯說道,“滅什麼口?我們只偷了一點東西,他綁架的罪我們嚴重多了,要滅口也是他找我們滅——對了,他會找我們滅口啊,我們快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