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四九章 開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四九章 開門字體大小: A+
     

    隨着房門打開,夏侯和任仁不由自主的貼着門背面轉動,始終躲在門後面,用門擋住身體。!

    隨着房門打開,一陣酒氣撲鼻而來,今天是什麼日子啊,你們林家都遇到這麼多麻煩了,還聚衆喝酒?

    夏侯和任仁同時想到:林炅(這人)既然沒進主臥,剛纔真不應該從牀底下出來,現在只好對他下手了。

    夏侯從門後面探出一根手指,只要林炅一進來,他做好了隨時用死亡一指秒了他的準備。

    哪知還沒等到林炅進來,任仁拉拉夏侯,一臉鄙視的看看他,見夏侯不服氣,用眼神瞧瞧夏侯的手指,又瞥瞥他那舉在頭頂的平板,彷彿在訴說着:小樣,你一根手指能摳什麼,讓開,讓哥來。

    夏侯一眼瞪回去:什麼時候了,別來搗亂,滾回去。

    哪知任仁絲毫沒領會他的意思,見商量不成,於是展開了行動,想把夏侯擠開,佔據有利位置,高舉着平板,隨時朝進來的人砸下去。

    夏侯當然不肯讓出位置,讓一個小平板去襲擊林炅,開玩笑,一來砸的過程有可能擋住射擊位置,二來用平板砸一下林炅,也不見得有什麼用。

    但任仁不知道夏侯手指的厲害,他不知道那一根手指已經讓無數人求生不能了,於是他們兩人爲了佔據有利位置,開始無聲的推擠了起來。

    在他們爭執的過程,林炅走了進來,由於他們還在爭執,所以都沒有第一時間發起攻擊。

    正當他們懊惱,還來不及互相責怪,想要發起強攻的時候,他們看到林炅既沒回頭看一眼,也沒開燈,完全沒有發現躲在門後門的這兩人。

    林炅進屋後,背在後面的右手,隨手推了一下門沿,然後頭也不回的徑直朝裡走去,走了幾步,他突然停了下來,像是在聽着什麼似的。

    看到這,夏侯一激靈,回頭看了一眼,悄悄的推了一下門,讓快要停下的門又有了動力,咔嚓一聲,門終於關了。

    聽到響聲後,停下來的林炅又開始重新邁動腳步,搖搖晃晃的來到牀邊後,一下子撲去,躺在牀一動不動。

    看到林炅沒發現自己,夏侯和任仁互相看了一眼,無聲的長岀一口氣:還好沒被發現,不用打暈他(不用殺人了),這感覺真好。

    鬆了一口氣後,夏侯和任仁一起蹲了下來,坐在地,以減小身體目標,減少暴露機率,同時耐心的等待着林炅稍微睡熟了一點,開門出去。

    過了一會兒,傳來林炅若愚若無的微鼾聲,夏侯他們終於確定他睡着了,於是把手放在門把手,緩緩轉動。

    終於,發出一聲輕微的咔嚓聲後,夏侯他們打開了門,開始緩緩的向外面爬了出去。

    正當任仁已經半個身體在外面,夏侯也要跟着要出去的時候,任仁手裡的平板的屏幕突然亮了起來,同時一首嘹亮的歌聲響了起來: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尼瑪,又是這歌,你們存心和我作對的,是吧?夏侯心無鬱悶。

    看到手裡的屏幕亮起,歌聲響起,任仁手忙腳亂的把面的鬧鈴關掉,同時心吐嘈道:尼瑪,用平板當鬧鈴,誰想出來的,你真有才!

    他們雖然希望這個意外不要把林炅吵醒,但事情並沒有如他們所願,林炅此時已經在牀坐起,直愣愣的看着門外,盯着他們看。

    夏侯舉起手,伸出食指,指向林炅的腦袋,現在黑燈瞎火的,怕打不準,於是多花了一點時間瞄準時。

    還沒等夏侯瞄準,任仁一躍而起,跨過他,舉着平板向林炅衝去,他的身影擋在了夏侯的面前,嚴重干擾了他的視線。

    艹,看到這個情況,夏侯只好也跟着跳起來,向前衝去,希望能想超過他,先於他之前達到林炅面前但距離只有這麼一兩米,還沒跑兩步他們一前一後到了牀邊。

    此時坐在牀的林炅,也已經完全清醒,想不到來族兄這裡睡一覺,還能碰兩個小偷,他們真是膽大包天啊。

    看到迎面撲到跟前的那人,林炅一抓一扭,死死的控制住了他,往下一按,一腳踩在了腳下。

    尼瑪,又是一個傳說的武林高手,小蝦招惹的都是些什麼人啊?任仁在被一招拿下的時候,腦海閃過這個念頭。

    既然被他看到了,任仁還被一招拿下,那沒什麼好客氣的了,趁他還沒反應過來,沒想到要使用技能的時候,夏侯一指點在了林炅的腦門。

    шшш¸ тт kān¸ ¢ o

    被夏侯一指,林炅立刻失去了知覺,仰面倒在了牀,腦門多了一個小孔,間開始滲出紅白相間的血水。

    此時,任仁感到身體一鬆,踩在身的力道頓時消失了,他連忙爬起來,同時心閃過一個念頭:尼瑪,小蝦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竟然能和傳說的武林高手過招?

    看到任仁爬起來,夏侯連忙拉過被子,蓋到林炅頭,以防被任仁發現林炅死了,看到自己殺人了。

    任仁站起來後,看到林炅蒙着頭,像死了一樣躺在牀,一臉茫然的看看他,又看看夏侯,驚的問道:“你乾的?”

    看到夏侯點點頭,於是任仁不可置信的問道:“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這樣的大高手,你竟然能一招秒了他?”

    WWW¤ttκǎ n¤C O

    額,你也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竟然知道我一招殺了他?看來他是知道了,這樣不用瞞他了。聽了他的話,夏侯心想到。

    於是夏侯伸出手想掀開被子,處理一下林炅額頭的傷口,以防被別人一眼看出,他是死於死亡一指的。

    看到那人躺在牀一動不動,任仁擼起袖子說道:“哈哈,小蝦,你都這麼厲害了,能一拳打暈他,我也得揍他幾拳出口氣,剛纔他捏的我好痛,我要報仇。”

    額,你說的一招秒了他,竟然是一招打暈他的意思,害的我想多了,還以爲你知道他死了呢。

    聽到他的話,夏侯去拉被角的手立刻停住,同時手指一鬆,被拉去的被子落了下去。

    希望他還沒看到林炅已經死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