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四五章 又一個別有用心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四五章 又一個別有用心的字體大小: A+
     

    看到力量只剩了2點,體質只剩了10點,敏捷只剩了2點,這下一朝又回到瞭解放前,夏侯欲哭無淚。!

    對面那人在用鐮刀砍向夏侯的同時,他擡起了腳,舉到空將要跺下。

    在此千鈞一髮之際,夏侯見已經無法躲開了,於是立刻使用精神催眠曲,爲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夏侯的技能剛釋放出去,那人的腳也剛好落到了地,然後夏侯被定在了麥田邊,眼前是一片麥田,成爲了一個麥田裡的守望者。

    而夏侯的精神催眠曲也同時作用到那人身,但此時意外發生了,那人脖子掛着的一塊玉佩發出一陣奪目的光芒,然後碎裂掉到了地。

    那人看到夏侯被戰爭踐踏暈住了,而他的鐮刀也停在了夏侯脖子沒砍下去,正當夏侯以爲他也被自己催眠了的時候,那人動了。

    由於屬性大幅被削減,夏侯被暈了4秒,在這4秒,那人拿出一個十指連在一起的指套,迅速把夏侯反手按到後背,把指套帶在在夏侯的手,讓他的手和手指都無法活動。

    然後那人又拿出一瓶東西,撒在夏侯身,這樣夏侯被控制了起來。

    那人幹完這些事後,夏侯才從戰爭踐踏裡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現在手和手指都動不了了,算從包裹拿出匕首,自己也握不住,不能割開限制自己活動的東西。

    既然那人沒有立刻殺了自己,還費盡心思把自己控制起來,又是戴指套,又是撒顯影粉的,也沒有發抓到玩家的信息,他知道自己暫時沒危險,於是決定套一些信息出來後,再做打算。

    那人用鐮刀背面抽了夏侯一下說道:“不要掙扎了,說吧,你是怎麼進入遊戲的,是不是還有另外的遊戲入口?”

    那人不殺夏侯,也不告訴家裡現在發生的事,他是先想從夏侯嘴裡拿到一些重要的信息,要是自己有能力獨吞好處,不告訴家裡了,要是自己沒那麼大的胃口,找幾個關係私下一起解決,實在不行,再對家裡說也不遲。

    夏侯掙扎了一下,自己掙脫不了,於是說道:“大哥,我只是想討一碗水喝,你這是幹什麼?來人啦,搶劫了!”

    那人沒阻止夏侯的亂喊亂叫,等他喊夠了才說道:“你喊吧,這裡是黃家村,剛纔你在村裡鬼鬼祟祟的東看西瞧、問東問西,村民都告訴我了,你現在算是喊破天,他們也不會來看你一眼。”

    也許是夏侯的聲音實在難聽,那人接着說道:“別演戲了,你剛纔都對我使用精神攻擊了,npc可是沒有技能,你是一個玩家,你讓我碎了一塊珍貴的玉佩,你打算怎麼賠償?”

    看到那人脖子還有一塊和剛纔一樣的玉佩,夏侯知道催眠術對他沒用,於是接着說道:“大哥,是你先動手的,我那只是自衛,我賠錢,這是誤會,把我放了,有話好好說。”

    見夏侯狡猾,那人拋出一點乾貨,讓夏侯明白他的事自己全知道了,以此讓他老實交代,於是說道:“我是在好好說話啊,否則早把你殺了,留着你幹啥?倒是你在一直說謊,好了不說廢話了,林壋是不是真的別有心思,是他讓你來殺我的?”

    聽了他的話,夏侯愣了一下,額頭擠出一滴冷汗,鼻孔微漲,瞳孔擴大了一絲,眼神瞟了右下方一眼,同時立刻否認道:“不是!林壋是誰?我不認識!”

    看着他表情明顯像是被自己說了,但言語極力否認的樣子,那人心有了主意,說道:“你是林壋的朋友吧,他今天在大排檔和人接頭被我撞見了,以前他裝作潔癖的樣子,從家裡偷了不少東西吧?我猜你們線用的遊戲倉是林壋偷出去的,雖然我無法知道他是怎麼把遊戲倉的核心部位弄出去的,但我知道公司裡肯定有幾個遊戲倉被替換掉了。”

    看到夏侯不停的流汗的樣子,那人繼續說道:“我現在抓住了你,但沒殺你,也沒把你的事告訴家裡,我是想和你們合作,我早想要幾個遊戲倉了,是苦無辦法。既然林壋有辦法,還被我知道了,我們合作吧。爲了表示誠意,我可以告訴你們一點消息,我也是奉命去留意林壋的,哪知剛纔正好撞見了他與人接頭,爲了不讓人認出,他還化了裝,真是用心良苦啊。”

    說得這麼明白,見夏侯還是不吭聲,那人爲了問出一些情況,繼續嚇唬道:“算你什麼都不說,到時我可以直接找林壋談,他也會跟我合作的,到時你可沒有什麼價值了。而且我們還是親戚,到時你要殺要剮,還不是我們說了算?怎麼樣,說點我不知道的東西吧?要是你不說,你們那個和林壋接頭的也會說的。”

    聽到這,夏侯心一驚,看來自己這次是害了任仁了,當時真不該叫他來啊。

    “你們把他怎麼了?”夏侯平靜的問道。

    看到夏侯開始說話,那人也笑了起來,說道:“放心,他可你識時務了,我兄弟在他面前露了幾手,還沒動刑,他老實交代了。”

    一聽任仁沒受什麼皮肉之苦,夏侯放心下來了,以他對任仁的瞭解,他肯定是順着他們要聽什麼他說什麼,但這些話肯定大多數都不怎麼靠的住。

    而當時自己是以林壋的面目走的,他交代的肯定是林壋那些子虛烏有的事情。

    想到這,夏侯嘆了口氣,交代道:“好吧,我老實交代,壋哥拿了一些怪的黑色東西給我們,只要我們頭枕在面睡覺能進入這個遊戲。”

    “這種黑色枕頭你們有多少?”一聽到這,那人興奮起來,趕緊問道。

    夏侯搖搖頭說道:“具體有多少,我不知道,我們和壋哥都是單線聯繫,我只知道我有幾個同夥,但壋哥從不允許我們私下見面。”

    “好,還有什麼,你都說出來。”看到夏侯交代了,那人拿出紙筆開始記下來。

    夏侯一邊編,一邊說,那人一邊問,一邊記。

    “你在哪裡線?”說着說着,那人冷不防問了一個普通問題。

    夏侯沒多想,隨便編了一個地點應付了過去,但看到那人聽了自己的回答後,突然變得激動難抑,又極力忍住的樣子,夏侯頓時明白了,之前他所有的問題都是廢話,他只想搶自己那個並不存在的遊戲入口而已。

    雖然知道了他的險惡用心,但夏侯假裝沒想到一樣,滔滔不絕的回答着其他問題。

    接下來的問題那人提問的明顯心不在焉,只是爲了不讓夏侯起懷疑,而繼續問着。

    當確定夏侯沒起疑心,也過了一段時間後,那人找到紙的某句話,在下面劃了一條線,再把寫滿了東西的那張紙,折成了一隻紙鴿子。

    那人一鬆手,紙鴿子飛了起來,向遠處飛去,飛了幾十米後,它很快消失不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