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四四章 意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四四章 意外字體大小: A+
     

    一路,夏侯爲了少露破綻,變得很沉默,只聽不說,很快夏侯找到了一個理由,和那人分開了。品書網

    來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取出事先藏好的揹包,拿出一部分東西貼身放好,再給自己套手套,最後把揹包背到身。

    幹完這一切後,夏侯整理了一下,確定沒什麼遺漏,他才使用化鬼技能進入假鬼狀態。

    夏侯消失後,他發現背的揹包沒有隱身,在他消失的一瞬間,揹包穿過身體,掉到了地,對此,夏侯心一陣失望。

    還好,貼身放着的東西一起隱身了,因爲化鬼形態無法移動東西,夏侯只好放棄了這個揹包,幸好裡面沒什麼重要東西。

    隱身潛入啓靈大廈,夏侯來到第28層後,想看看那人有沒有進入了遊戲,好確定自己是否現在立刻線,馬去黃家村找他滅口。

    夏侯一進入第28層的遊戲倉室後,看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他正好看到林烸的靈魂在向遊戲室的央飄去。

    正當夏侯想衝去阻止的時候,那林烸的靈魂消失不見了,看來它現在已經進入了遊戲。

    怎麼回事?它不是被我封印在酒罈裡了嗎?那酒罈不是說要陳十年嗎?

    算那酒罈密封不好,讓它跑了出來,這呆呆傻傻的林烸靈魂想要飄到啓靈大廈,也得花幾個月吧?怎麼現在找到了這裡,還進入了遊戲?

    事到如今,想這麼多也沒用了,看來林壞一個月後肯定是要暴露了,下次碰見他的時候記得要提醒他一下。

    現在的夏侯還想着提醒林壞一下,但他完全不知道林壞一直想殺了他,今早還在空的遊戲倉切空氣,試圖殺了隱身的他,只是沒找到夏侯的身體罷了。

    這個變故既然已經發生,自己也沒有能力改變,夏侯只好放下多餘的心思,按照之前的打算,在遊戲倉裡找了一圈,發現那人已經線了,於是夏侯離開了遊戲室。

    在下去的路,夏侯剛好看到了林壞幾個人喝了點酒,紅光滿面的來。

    “小壞,你個黑手,讓你開一罈十年佳釀,你竟然開了一罈今年的新酒,手好黑啊。”一人有點微醉的說道。

    林壞聽了,不好意思的說道:“咳咳,這能怪我嗎?我也沒辦法啊,他們竟然用新酒冒充十年陳酒,明天我去找他們算賬。”

    另一人出來取笑道:“哈哈,你們是沒看到,小壞打開酒罈的時候,全身抖個不停啊,像裡面有一個惡鬼,出來之後在小壞那裡身了一樣。”

    林壞尷尬的說道:“你說得太過了,添油加醋了不少,我那時只是被酒氣刺激了鼻子,打了個寒戰而已。你胡說什麼啊,大晚的說什麼鬼,小心把惡鬼招來索命。”

    尼瑪,聽了他們的話,夏侯終於知道是林壞自作孽啊,他親手把林烸的靈魂放了出來,以致讓林烸待在裡面,失去了做酒鬼的機會。

    看來,那個送貨的工頭肯定又偷酒喝了,把那壇新酒和十年藏的搞錯了,結果把它送了過來,最後被林壞放了出來,這是因果循環啊。

    不再理他們,夏侯飄到第20層,找了個安全的地方,線進入遊戲。

    現實現在是晚,而遊戲是白天,夏侯朝周圍的人打聽了一下,開始問的時候還沒人知道黃家村在哪,直到問到了一個本地的倖存者,夏侯才知道黃家村的具體位置。

    得到了地點,夏侯跑出城,路過一條大河時,夏侯順便清理了一下包裹,把一些沒用的剝了皮的屍體扔到了河裡餵魚。

    跑了很長一段路,夏侯來到了黃家村,先進村查看了一下,沒找到面熟的林家人,這麼看來這裡是林家人據點的概率不大了。

    可現在變得謹慎的夏侯不放心,爲了能確認清楚,不出差錯,他來到一家簡陋的歇腳店,要了點牛肉和酒菜,然後向既是掌櫃又是小二的老闆打聽起消息來。

    夏侯從他口得知,黃家村裡的人基本姓黃,外姓人很少。

    而姓林的只有一個,前幾年纔到村裡,好運的繼承了鰥夫黃老頭的房子和田地。

    他的家在村東頭,有薄田幾畝,池塘一口,而他本人好吃懶做,莊稼也沒有精心料理,長勢收成一直是村裡最差的,還三天兩頭的出村到外面去鬼混,所以在村裡的名聲並不好。

    打聽到這些,夏侯確定了這個姓林的應該是那個在大排檔碰到的那個林家人,想不到他還在遊戲種起了田,真是一個有耐心的人啊。

    探聽到了這些情況,夏侯向村東走去,那人的房子在村東頭,幾畝薄田也在村東。

    來到村外,只見外面的田地基本已經把莊稼收割完畢,有些勤快的又種了新的農作物,只有那邊的一小片還長着良莠不齊的麥子。

    看到有個人彎腰在收割,夏侯悄悄的走了過去,同時心想到:虧他還是個玩家呢,種田這麼辛苦的事還要親力親爲,僱個短工不行麼?真給玩家丟人。

    正要接近他,那人突然擡起頭擦了擦汗,然後看到正在靠近的夏侯,於是問道:“你是誰,來黃家村幹什麼?”

    “路過,討口水喝。”夏侯隨便編造了一個藉口繼續靠近。

    聽了夏侯的話,那人走向麥田的另一邊,並說道:“好的,你稍等。”

    來到麥田的另一邊後,那人彎下腰,摸索了一下,起身的時候,手裡多了一個茶壺和碗。

    這人還真拿出水啊,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夏侯心想到。

    那人拿出茶壺和碗後,站在那裡倒了一碗水,“咕嚕咕嚕”自己一口氣把它喝完了,然後舉着茶壺和碗朝着夏侯走來。

    “給。”那人把茶壺和碗遞給夏侯,並說道,“想喝多少,自己倒。”

    夏侯接過茶具後,嚥了一口唾沫,我真的只是說說而已,不是很想喝啊。

    看着對方在等自己喝完水後,然後好把茶壺和碗還給他。

    夏侯拿着茶具心想到:自己是現在出手呢,還是喝完水後,把茶具還給他,等他開始割麥後,從背後偷襲呢?

    現在出手,如果一擊沒殺死他的話,他有可能發出小喇叭,通知其他人,告訴他們襲擊他們的不是林家人,在黃家村,這樣的話自己容易暴露,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看來還是等他開始割麥,從背後偷襲吧,這樣較有把握,想了一下,夏侯最後做出了這個決定。

    想到之前看着那人用這茶具,他自己喝過水,而這些東西一直在自己視線,從沒沒消失過。

    於是夏侯爲自己倒了一碗水,喝了下去,然後把茶具還給了那人,想等他轉身割麥去時,出手偷襲,到時一擊必殺。

    看到夏侯喝下,那人接過茶具,隨手放到地,然後拔出腰間的鐮刀,用麥穗擦起刀口來,夏侯以爲他要去割麥了,哪知他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夏侯,腳下卻一動不動,沒有一絲去割麥的意思。

    夏侯感到不對,於是瞥了一眼左下放,哪知那裡有一條系統提示,等看清楚後,夏侯臉色大變。

    系統信息:玩家夏侯了西域毒散功散,基礎屬性降低到十分之一,現在的屬性爲力量2點,體質10點,敏捷2點,持續時間一小時,可被解藥解毒。

    看到夏侯看了一眼左下角之後,臉色大變,那人於是基本確定了夏侯是個玩家,立刻用手裡的鐮刀朝夏侯砍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