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三九章 先拿下林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三九章 先拿下林河字體大小: A+
     

    錢副市長想了一下說道:“既然他們有經驗有能力,還這麼認真負責,讓他們繼續查吧。 可是查這麼久了,爲何沒一點進展呢?你說是不是會有地方勢力的保護和參與?”

    “啊?”李副局長裝作驚訝的叫了一聲,他知道面下面都有人阻撓辦案,但爲了顯示領導的英明神武,還是吃驚的看着錢苞,然後一副煥然大悟的樣子。

    錢苞果然吃這一套,看到李副局長崇拜的小眼神後,忍不住有點得意道:“小李,我是這樣想到,這五起案件,時間跨度大,間隔時間長,明顯是同一個人或者同一夥人所爲。”

    “錢市長說的對。”李副局長點頭同意。

    錢苞爲繼續分析道:“這樣排除了外地團伙的流動作案,我想這肯定是本地團伙所爲。”

    “錢市長說的有道理。”李副局長爲錢副市長的推論喝彩。

    錢副市長暗有自己的消息來源,他所缺的是把這些消息轉化爲明面的證據,所以找了李副局長。

    依靠這些消息,他把這些變成了自己的推理:“還在五個死者身一共發現一條金鍊子一個金戒指,能把這些值錢的東西和死者都一起埋了,說明兇手並不缺錢,排除了圖財害命的可能。那麼很可能是本地有錢的大勢力所爲了,他們有自己的產業,有錢有勢。”

    “錢市長分析的太對了,我怎麼沒想到呢?錢市長我這個老公安還敏銳啊,不幹這行真是可惜了,啊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錢市長你懂的。”李副局長髮現自己馬屁拍過頭了,連忙補救。

    要不是需要一個明面的手下,可以和別人解釋自己的消息來源,錢苞現在有點看不這個馬屁精了,但人是自己選的,再苦還得繼續。

    錢苞說道:“沒事,我們繼續說案件,而市局的刑警隊這麼努力的辦案,可還是一無所獲,你說會不會是下面的人有所阻撓啊?”

    李副局長髮覺錢副市長臉閃過一絲不喜,立刻明白了原因,端正態度,認真分析案情,爭取好好表現,挽回形象。

    於是,李副局長坐直身子,據實說道:“這還真被錢市長說着了,我還真聽到張隊長回來抱怨說過,下面的人配合不積極,盡是敷衍。”

    聽了李副局長的話,錢苞覺得他說的輕描淡寫了,於是說道:“小李,你不要替他們說好話了,我看下面的人不僅不配合,還不停的搗亂,不停的阻擾辦案吧?下面的權力機關都爛了,都成了地方邪惡勢力的保護傘了。”

    李副局長沒有否認,認真的說道:“還是錢市長眼睛雪亮啊,沒來幾個月,把這一切看得真切啊。”

    錢苞搖搖頭,謙虛的說道:“別拍馬屁了,我是旁觀者清啊,我們再接着繼續往下說。終所述,我們可以看出,這個犯罪團伙有勢有錢有權有保護傘,小李,你想想,在清河鎮有誰是同時符合這個條件的?”

    能讓領導顯示一下洞若觀火,高瞻遠矚的機會,自己怎麼能說出領導心目的目標呢?

    這當然得說不知道啦,於是李副局長說道:“錢市長,符合兩三個條件的有,但幾個條件全都符合的,我還真想不出來。”

    繞來繞去,終於要說道自己的目的了,錢苞也時常感嘆當官的說話真累,有時爲了隱藏自己的目的,要說一大堆廢話,把真實目的偷偷的隱藏在間,要靠手下的自行領悟。

    錢苞喝了一口水說道:“那麼我們倒推回去,先說有權,能阻擾公安局的刑偵隊下去辦案的肯定是當地政府,還能讓下去的經驗老道的老刑偵員空手而歸的,而且還能悄悄銷燬證據的那只有派出所了,至少派出所是直接的干預者。”

    “不可能吧?”李副局長假裝吃驚到。

    “清河鎮派出所所長是誰?”錢苞步步緊逼。

    “錢市長,是林河,清河鎮本地人。”李副局長照實說道。

    錢苞接着問:“他家裡人都是幹什麼的?有錢有勢嗎?”

    看來錢副市長這次找自己來是爲了啓靈公司,對了,他的老爹不是在那裡風暈倒了嗎?

    那老頭至今還未甦醒,聽說有成植物人的風險,看來錢副市長是爲了公報私仇啊,要找這個公司的麻煩了。

    不過他能把拋屍案和啓靈公司扯關係,這錢副市長還真能扯,他這是爲了報復不擇手段了。

    心想了很多,但他還是不動聲色的說道:“他家人倒是挺有錢的,開了一家叫什麼啓靈的絡公司。”

    圖窮匕見,錢苞嚴肅的說道:“小李,有錢有勢有權有保護傘,又是本地大佬,他們不正符合這幾點嗎?”

    拿一個沒有任何不良記錄的公司開刀,李副局長還是不太願意:“但是,錢市長,他們做的是正當生意啊,沒有任何不法行爲啊,聽說他們的新遊戲要線銷售了,現在遊戲業這麼紅火,有成爲我市明星企業的潛力啊。”

    錢苞知道啓靈公司背地裡到底是幹什麼的,所以他沒覺的自己這是公報私仇,完全沒注意到李副局長對他的目的產生了懷疑,讓他繞了大半圈子,用來隱藏自己目的的話都白費了。

    錢副市長繼續說道:“小李,你被騙了,絡公司?遊戲公司?你在灞市裡還能找出第二家這樣的絡公司麼?真正的絡公司會到這個旮瘩窩裡?他們不都在京城海城等大城市裡待着麼,怎麼會來這種小地方?”

    這麼一說,李副局長也開始覺得啓靈公司還挺怪的,但也有可能是他們的老闆任性啊,於是說道:“這倒也是,但錢市長,據說林家老爺子很愛家鄉,自己發跡後,特意回來建設家鄉的,您把拋屍案和他們聯繫起來,會不會?……”

    錢苞知道拋屍案是他們做的,只是苦無證據,而且下去查案的也受多方阻撓,自己新來此地,沒人可有,只得在這裡苦口婆心的拉攏一個實權副局長,讓他去查案,好把水攪混,讓自己隱藏在暗處的手下有機可乘。

    錢苞繼續說道:“這公司怪的地方還多着呢,你不知道吧?每天或者隔幾天,都有一些外地人進入這家啓靈公司,過幾天或者一個星期的,他們又會離開,連灞市都不待,直接離開這個地方去外省。這公司怪吧,說不定,他們是打着絡公司的名義,做着什麼不法的勾當。而那五個人失蹤之前去過啓靈公司,他們肯定是無意知道了什麼,這才被殺人滅口的,這能解釋爲什麼那五個人被殺了。”

    “啓靈公司?錢老是在啓靈公司變成……錢市長,您該不會是?”看到錢苞步步緊逼,咬住啓靈公司不放,李副局長只好打開天窗說亮話。

    之前饒着說了這麼多,還是被他識破了,錢苞只得承認,打一下悲情牌說道:“哎,我父親也是被他們騙去的,他們說有一種新藥,可以延緩衰老,你說他們一個絡公司怎麼會有這種藥?我是不相信的,但我家老頭……哎,當時雖然我攔了,但沒攔住啊,要是我能堅決一點……哎,悔之晚矣。”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李副局長也要表示表示:“錢市長,我理解你的心情,我會派人以檢查消防設施的名義去看看的,但我估計收穫不大,它畢竟是我們市的明星企業,有人罩着。”

    聽到李副局長還是站在自己這邊的,錢苞說道:“這不夠,我的意見還要拿下林河,作爲林家的保護傘,他知道的肯定很多,能從他嘴裡掏出很多東西。”

    李副局長沒想到錢副市長出手這麼狠,都還沒什麼證據,僅憑一個推斷,勉強和拋屍案扯了關係,要抓一個派出所所長,對一個明星企業動手,他感覺不妥。

    於是說道:“錢市長,不行啊,他是局長的人,沒有他的確鑿犯罪證據,我動不了啊。”

    看到李副局長牴觸,錢副市長說道:“這你放心,今天我們已經在常委會議討論通過了一個議題,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的一把手對調,已經報去了,只要面一回復,事成了,到時你可以動手了。”

    聽到局長的麻煩解決了,但李副局長還是不敢一口答應,於是提出了新的困難:“不行啊,錢市長,林河在局裡的關係很深,不僅僅只有局長一個靠山啊,他官雖小,但實實在在是本土系的一員啊。沒有確鑿證據,實在無法拿下他,在我們局裡的常委會肯定通不過。”

    看來此人不堪大任,錢苞只好再替他出了一個主意:“他關係深,那以退爲進,你可以提議讓他升一級,先調到市局裡再說。再派一個能力強的下去擔任清河鎮派出所所長一職,讓他配合刑警隊把拋屍案徹底查一查。”

    “好的,我盡力而爲。”李副局長點頭說道,同時心想到;錢副市長怎麼老抓住拋屍案不放,難道它真的和啓靈公司有關?

    看到李副局長遲疑,沒有工作積極性,於是錢苞繼續說道:“報告要是通過,新調來的公安局長可是快到點了,到時你能破了拋屍案,有了功勞,我也好替你說話啊!”

    聽了錢苞的話,李副局長眼睛一亮:“多謝錢市長,我一定破案。”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