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三七章 和平縣的變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三七章 和平縣的變故字體大小: A+
     

    夏侯線後,遊戲已經是晚了。品書網

    夏侯的靈魂進入在城隍山的身體裡,身體重新恢復了意識,夏侯看了一眼界面,離化鬼結束還有幾個小時,趁着這點時間,夏侯飄向城隍廟。

    城隍廟裡很熱鬧,燈火通明,裡面站滿了遊戲裡的土著,由於出了昨晚的事,城隍神像被人移動過了,差點被損壞,大家都被嚇了個半死。

    於是大家再也不相信林家,不管是他們的忠誠和能力,都受到了土著們的質疑,土著們經過商量,他們自己組織了大量人手,日夜不停的看守城隍廟。

    而他們對林家的態度是:你們要守衛城隍廟,歡迎。但你們想單獨守衛某段時間,休想。

    城隍廟裡的那個礦洞也被土著們探索清楚了,他們在礦洞裡面點滿了火把,把整個礦洞照的亮堂堂的。

    但他們始終無法找到昨天那個弒神者,這讓他們非常擔心,於是對城隍廟的守衛一刻都不得放鬆。

    看到這個情形,夏侯覺得自己做了一回無名英雄,他昨天的一個舉動,雖然害死了一個沒幾年好活,或者說一個應該早死了的老頭,但卻救了很多很多無辜的羊,不,無辜的人。

    經過這幾天的觀察,夏侯知道林家的遊戲入口對新手進入是有限制的,每個人的血液要經過遊戲入口24小時的化驗分析,才能在遊戲爲他塑造完成新的身體,所以每天最多隻能增加一個新人進入遊戲的名額。

    而名額是不能累積的,過期作廢,所以夏侯的所作所爲,相當於每天救了一個人。

    昨天被夏侯這麼一搞,林家失去了對城隍廟的控制,城隍廟裡時刻都有遊戲土著的存在,他們只能線不能下線,而且線多了也會引起土著的懷疑,這個城隍廟的線點基本是廢了。

    如果他們再帶新人進入敲詐的話,敲詐完成後,他們只能帶着他去其他地方下線,這樣增加了這個遊戲暴露的危險,他們在現實需要滅口的人數會直線升。

    這畢竟是個法制社會,現在林家內憂外患,看他們有沒有膽子繼續幹下去了。

    當然也有別的辦法,如不停的砸壞、重塑、砸壞、重塑神像,把這裡變成一個不安定的地方,嚇得土著不敢在這裡定居。

    看林家敢不敢這麼幹了。

    見沒什麼東西值得夏侯在這裡出手搗亂的,於是趁現在還有時間,夏侯飄下城隍山。

    來到和平縣裡,夏侯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撤去技能,現出真身,到街逛了一圈,發現這裡恢復了往日的繁榮。

    遊戲是遊戲啊,剛被屠城,沒過幾天恢復了過來,太神了。

    夏侯傾耳聽了一下,聽着各種外地人的口音,看來這系統還是較有良心的,沒讓本地人都突然都復活了過來,而是從外地遷徙了一批人過來。

    沒想好乾什麼,夏侯決定先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

    有了到釣客滿級十級的經驗,夏侯知道副職滿級後有個命運羅盤,可以抽到技能,於是他決定去練一下副職,戰鬥多個技能實在太重要了,那簡直是開掛啊。

    夏侯查看了一下,現在還有剝皮匠、皮匠學徒、礦工、更夫四個職業還沒滿級,自己先去幹哪個呢?

    貌似它們練起來都很難啊,那先去找找那裡有屠宰場或者礦山吧,去當一段時間的免費義工,可惜城隍山的礦洞被人盯住了,他們肯定不會同意自己去挖的。

    現在大黑夜的,去山打獵挖礦也不現實,而且按以前的經驗,自己親自去山打獵練剝皮製皮的話,那效率也太慢了。

    記得挖皇天后土的時候,自己在樓山裡轉悠的那幾天,花了那麼長的時間,纔打了多少獵物啊,要把剝皮製皮練滿還不得好幾十天。

    而養殖場的豬羊牛,由於之前的鬼物洗城,全跑光了,現在新養的還是小崽子,都沒長成,還剝不了皮,至於皮革店,找遍了全城都找不到。

    可惜這遊戲沒多少玩家,想收皮都沒地方收。

    沒辦法,夏侯重操舊業,在縣城裡打起更來,再次成爲一個爲了一月兩三百工錢的更夫。

    三圈更打完,夏侯沿途聽到了許多消息,其有兩件大事。

    一個是官府在尋找賈縣令,確切的說是全縣人都在尋找他身的官印,沒有官印,這裡房屋土地的契約變遷都改變不了。

    這個世界武學昌盛,鬼怪橫行,而朝廷依然能維護統治,是因爲他們掌握了官印的頒發和廢止。

    官印也是像神廟裡的神像一樣,具有神秘的力量,其之一的表現是,在房契地契需要加蓋官印,纔會生效。

    而一家人住到房屋,需要有他名字的房契地契放在房間,才能安安穩穩的住下去。

    如果住滿三個月後,此間的主人還沒得到和房子所對應的房契地契,那麼這裡會成爲鬼屋,這個世界鬧鬼可不是玩玩嚇唬人的,那可真是會死人的。

    而這些外地來的新移民,他們雖然住進了這裡的房子,但由於這裡的房契地契寫的都是原主人的,如果三個月後他們沒得到有他們名字的新房契地契,住着的地方會變成鬼物。

    而每次變更房契地契,需要加蓋官府官印,只有加蓋官印之後,新房契地契纔會生效,具有神聖力量,在和平縣需要縣令的知縣印。

    所以爲了能讓自己有個家,全縣的新移民都拼命在找賈縣令以及他身的官印,當然在鬼物洗城僥倖活下來的原住民不需要這麼着急了,只要他們原來的房契地契沒丟成。

    如果他們真的找不到賈縣令及他的官印,那麼需要朝廷重新任命一個新縣令,到時他會帶着新官印任,到時賈縣令的官印失去了神力。

    每一個官員升遷、變更、貶謫都需要一個新官印,原官印和前任官員的官印都作廢,一官員對應一官位對應一官印,所以朝廷通過官印控制官員,官員通過官印控制房地產,這裡的統治是這麼建立起來的。

    此時找不到賈縣令和他的官印,讓全縣百姓心急如焚,而缺縣令這事報去,再等新縣令下來,因爲和平縣地處偏遠,這一來一回起碼得過半年時間,這裡的人都等不及啊。

    第二件大事是縣裡出現了幾個黃頭人作惡,他們喜吸人血,殘忍無,作惡多端,雖然智力不高,但防禦極高,一般兵器都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

    更加恐怖的是,其有幾個黃頭人被手持神兵利器的俠士殺掉。

    但好景不長,當天晚,這個俠士變成了一個黃頭人,帶着神兵利器遊蕩在縣城裡,躲在暗處襲人吸血。

    而且,後來人們仔細一數,發現殺掉多少黃頭人,有多少人變成了新的黃頭人,這讓知道這個情況的人都變得開始投鼠忌器,不敢妄殺。

    有了這幾次擊殺之人變成黃頭人的經歷,慢慢的大家都知道了,現在再也沒有誰敢去擊殺它們了。

    如今縣裡風聲鶴唳,官府開出了鉅額獎賞捉拿黃頭人,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能把黃頭人關押起來,集看管。

    同時向全縣內外徵詢徹底斬殺黃頭人的辦法,能提供有效擊殺黃頭人,不會再讓死掉的黃頭人重新出現的辦法的,重重有賞。

    幸好黃頭人行動遲緩,單獨行動,雖然它們力量大,但智力低下,被發現的幾個黃頭人還是被衆人合力抓住,送到了官府,嚴加看管起來。

    夏侯知道這些黃頭人肯定是從和家地庫裡跑出來的,他突然想到自己噬魂刺的冷卻時間到了,現在能殺掉一個黃頭人了,要不去殺一個?

    可惜地的黃頭人都被抓到了縣衙裡,自己想偷偷抓一個都不可能,要殺只能到縣衙去,這樣暴露了噬魂刺的存在,這樣一把神器,他們看到後會不會眼紅?

    對了,和家地庫裡還有黃頭人,要不要下去殺一個?

    順帶着,夏侯還打聽到,現在官府是由縣丞主持工作的。

    夏侯打完更後在縣城裡轉悠,現在大多數林家人都有點臉熟了,見面差不多能認出來了,於是想找幾個落單的殺掉他們,可是轉悠了好幾個小時都沒碰。

    最麻煩的還是那些現實已經死去的人,不知道他們隱藏在那裡,自己怎樣才能找出他們呢?

    而且這樣殺幾個林家人也沒什麼用啊,他們只要有遊戲幣能復活,完全殺不死啊,而且這次拍攝林海他們的殺人視頻被發現了,要是林壞不是內鬼,兩人能通力合作的話,自己很難殺掉他們,他們有一人逃回去,或者打個電話,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不行,必須搶到遊戲登入口,這樣才能一勞永逸的解決他們。

    漸漸的夜深了,都過了三個半夜,和平縣城也安靜了下來,大家都去睡覺,進入了夢鄉。

    夏侯又一次打完更後,裝作巡夜人在街溜達,一邊溜達一邊開啓探礦技能,找了幾次都一無所獲之後,夏侯向城外找去,希望在城外能找到幾塊礦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