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三六章 封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三六章 封印字體大小: A+
     

    夏侯把手放到車門:“那這樣吧,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辦吧。 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自己保重。”

    在夏侯要走之前,林壞突然說道:“等等,大哥,以後我怎麼和你聯繫。”

    夏侯想了一下說道:“我會來找你的。”

    林壞沒什麼意見:“好的大哥,再見。”

    半分鐘後,林壞開口說道:“大哥。”

    “恩?”夏侯回了一句。

    “大哥,你不是說要走麼,怎麼還不下車?”林壞弱弱的問道。

    “你不專業了,這裡有行人,萬一被熟人看到,你不危險了麼,不會找個僻靜的地方嗎?”嘴雖然這麼說,其實夏侯在考慮一件事,想的出神,忘了下車。

    又學了一招,林壞恍然大悟的說道:“哦,明白了,小心,謹慎,不能讓人看到大哥從我車下來。”

    轉了幾個完,來到一個死衚衕外,林壞說道:“大哥,這裡僻靜,沒人,可以下車了,大哥……大哥……啊,靠,大哥你在車能直接隱身下車了,幹嘛非要我找一個僻靜的地方,這豈不是多此一舉嘛?”

    看到夏侯從座位消失,林壞縮縮脖子,緊緊衣服,抱怨了幾句,然後打開車門,他以爲夏侯只是那種普通隱身,所以打開車門讓他下去。

    過了一會兒,他覺得夏侯應該下車了,於是關門,開車走了,他還不知道當時夏侯只是消失了,並沒有急着下車。

    在夏侯消失後,林壞開車找了個偏僻的地方,在那裡用鐵鏈鎖好好小胖子,在走之前警告他,老實待在這裡,不準耍花樣,要是被人知道他還活着,不管是自己還是林家人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到了半早的時候,夏侯終於來到了啓靈大廈,在第20層找了個沒人的房間躲了進去,然後線進入遊戲。

    至於夏侯來的這麼遲的緣故是因爲,在來的路,他打了一架。

    也許有人會問,他一個假鬼,既無法和人交流,也無法讓人觸碰到,他能和誰打,又怎麼打啊?

    鬼,當然是和鬼打架嘍。

    夏侯在林壞的車,使用化鬼技能消失後,他扭頭一看,在林壞身看到了林海那呆呆傻傻的靈魂。

    現在這林海啊,此時正纏在林壞身,用牙咬,用手抓,恨不得把林壞這個殺了他的兇手扒皮抽筋、碎屍萬段。

    可惜他現在能用的手段,似乎都不起作用,用牙咬吧,牙碎了,用手撓吧,手指斷了,用頭撞吧,腦袋塌陷了。

    但是林海沒有灰心,等牙齒手指都恢復了,又撲去撕咬,一副不把林壞撕成碎片,它是怎麼都不甘心的樣子。

    這時,看到夏侯也變成了鬼,它轉頭朝夏侯看了一眼,之後做了一個鬼臉嚇唬嚇唬他,然後轉回頭,繼續對林壞做着徒勞而無用的攻擊。

    由於變成了鬼,不能說話,夏侯拍拍林海的肩膀,它轉過頭木訥的看過來,夏侯做了幾個手勢,表示大家都是鬼了,一起聊聊做鬼的心得,如何?

    林海木然的看了一眼夏侯的怪手勢,馬沒了興趣,還沒等夏侯的手勢打完,它又回頭專心的繼續攻擊林壞。

    經過幾次試探,夏侯終於知道現在靈魂狀態的林海,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和智力,只能本能的跟着殺人兇手林壞,一心想報仇雪恨,只可惜它有心無力。

    看到它這副模樣夏侯放下心來,想到它算復活了也應該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吧,這樣應該沒什麼後患了,剛纔真是白擔心了。

    夏侯剛想鬆口氣,突然想起林壞剛纔說過的話:有一個在外面死掉的人,靈魂遊蕩了五個月後才進入遊戲,再經過一個月小黑屋生涯後,重新出現在遊戲裡。

    雖然林壞沒說那人進入遊戲後怎麼樣,但夏侯猜想既然那人模樣相貌都改變了,但還能找到親人,回到林家,那他一定是有記憶的,智力也應該正常。

    那麼在他進入遊戲之前,他爲什麼要遊蕩五個月呢?這五個月他又去了哪,幹了什麼?爲了去完成爲了的心願?……額,跑題了,後面的幾個問題都不重要。

    現在看到林海這個樣子後,夏侯大膽的猜測到:那人變成鬼後,像現在的林海的靈魂一樣,暫時也失憶了,智力也下降到幼兒水平,所以它們都找不到回家的路,難怪去送葬或者祭拜的時候要燒香引路。

    事情可能是這樣的:那人死後,新生的那個鬼由於記憶和智力都不在線,所以在外面遊蕩了五個月,可能後來碰了什麼未知條件,機緣巧合之下回到了啓靈大廈,之後進入了遊戲,最後記憶和智力都恢復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不能讓林海再跟着林壞了,他是要回去線玩遊戲的,如果讓它跟着的話,一個月後林海在遊戲復活,那麼林壞暴露了,看來只有自己能才阻止它,挽救林壞的小命了。

    想到這,夏侯舉起拳頭,一拳打了過去,林海受到夏侯攻擊,轉頭白了他一眼,然後繼續朝林壞攻擊。

    夏侯看到一拳無效,開始對林海的靈魂拳打腳踢,雖然夏侯的這些攻擊都傷害不到它,但它也是有尊嚴的,像被吐了口水,身體雖然沒受到傷害,但心靈還是會有仇恨的。

    於是時間一長,林海不再用幽怨的眼神,瞪夏侯一眼了事,它忍無可忍,也開始反擊了,和夏侯扭打成一團。

    於是,兩個鬼開始熱熱鬧鬧的打起架來,雖然他們看起來打的很兇,一拳打下去,接觸部分的鬼體都會崩壞,但實質誰都沒有傷害,他們很快能恢復好,繼續開開心心的打在一起。

    不久夏侯牢牢的拉住了仇恨,趁一次林壞停車開門買dv的時候,夏侯從開門的那一瞬間躥下車來。

    緊跟着,腦海已經忘卻殺己仇人林壞的林海,也緊跟着下車,朝夏侯追來,一邊追一邊打。

    等林壞開車走了之後,夏侯開始了遛鬼的旅途。

    武能打鬼,能遛鬼,這是人生一大壯舉啊,以後吹牛逼時說出去——到時也沒人信。

    爲了擺脫這個糾纏鬼,夏侯來到了一家釀酒廠,找到他們封裝的地方,在旁邊觀察等待起來。

    看到一罈罈灌好的酒罈,夏侯找了一罈酒少的,縮小身體,變成了兵乓球大小,跳了進去,站在酒面,做着鄙視的手勢,一直挑釁着,等着林海進來。

    林海對夏侯的手勢完全沒反應,他只對揍夏侯有興趣,所以飄在外面,一拳打來,想把這個小不點揍扁。

    但夏侯的鬼體小,現在現在變的非常凝實,林海一拳下去,夏侯屁事沒有,而它自己的拳頭倒是鬼體消散,因爲智力的原因它沒在意,繼續攻擊了幾次。

    之後,它發現每次攻擊都自己吃虧,像吐口水一樣,自己個大,一吐被吐到了臉,對方人小,一吐吐到了草地,澆灌了地的花花草草。

    於是它有樣學樣,把自己也縮小成一小團,跳進酒罈裡,飄在酒面,繼續和夏侯對打。

    夏侯看到林海進來後,把心思放在外面,時刻集註意力,盯緊那幾個封口的工人。

    終於輪到夏侯他們這壇酒了,夏侯抓住機會,趁被封口的一剎那,竄出了酒罈,讓身後猝不及防的林海被封在了裡面。

    這時,一個老闆模樣的人從外面走了過來:“這些酒都封好了嗎?”

    “還差幾壇,快封好了。”一個工頭回答道。

    這個新來到的老闆模樣的人彎下腰,一邊開始檢查封口一邊說道:“等封好了,把這些放進酒窖裡藏起來。對了,這批酒要陳十年,你們可要把口封結實了,不要漏氣,要是發現有漏氣的,扣你們工資。”

    工頭信心滿滿的說道:“你放一萬個心吧,我們封的酒罈子,別說漏氣了,算是一隻酒鬼也找不到縫隙鑽進去。”

    “這好,林海要在裡面待十年了,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夏侯心開心的想到。

    “這好。”那老闆說道,“對了,過會兒,你們從酒窖里拉十壇十年陳的好酒,送去林老闆家。”

    “放心,姐夫……老闆,等這些酒搬到酒窖後,過會兒我們送去。”工頭回答道。

    老闆對着這個工頭小舅子說道:“好,別偷喝酒誤事,每壇酒我可都知道份量的。”

    “現在路查的嚴,算我不要命了,也不敢偷喝酒再路啊,被抓進去是要關好久才能出來,裡面沒酒喝,我可熬不住。所以老闆你放心,爲了明天能喝酒,我絕不會偷酒喝,然後酒駕去送貨的,這個道理我拎得清。”小舅子工頭拍拍胸口保證道。

    他們說話的同時,夏侯轉着這個能封印林海靈魂的神酒罈子走了一圈,然後滿意的拍拍手走了。

    路,夏侯心得意的想到:要是十年後這酒罈子是被林壞打開的好了,以他的敏感體質,一定會打一個陳年寒戰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