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二四章 特殊體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二四章 特殊體質字體大小: A+
     

    夏侯騎着完成任務的林壞,出了市府大樓,一到外面,林壞掏出手機,把拍到的內容發了出去。!

    林壞來到咖啡廳,坐到了原來的位置。

    對面的林壁給他要一杯咖啡:“完成了?”

    林壞點點頭,然後拿起咖啡喝了起來。

    看到他安心的喝起咖啡來,夏侯從他頭下來,站到一旁。

    夏侯一離開,林壞放下嘴邊的咖啡,長長的噓了一口氣,然後打了一個飽嗝,他頓時覺得全身暖洋洋的,舒舒服服。

    “我要去找海叔了,你去不去?”林壞向對面的林壁問道。

    “不去。”林壁好像很怕見他的海叔,拒絕的很乾脆。

    林壞站起來說道:“那我去了,車子我要開走,要送你回去嗎?”

    林壁搖搖頭說道:“不用,我自己會回去的。”

    看到林壞站起來,夏侯立刻騎到他頭。

    林壞打了個哆嗦,緊了緊衣服,擡頭望了一下吊燈,憋出了一個噴嚏,引來周圍一對對的衛生眼。

    “感冒了?以後多穿點衣服吧。”林壁朝站起來的林壞說道。

    林壞做了個安了的手勢走了出來,車後,目光掠過副駕駛,林壞朝咖啡店看了一眼,然後掏出三根香菸,分別點燃,拿在手裡說了一句:“多謝了。”

    然後把香菸舉過頭頂,放下,拿到胸前,最後扔出了窗外。

    幹完這些後,林壞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插入鑰匙,點火開車,急馳而去。

    汽車朝清河鎮方向開去,夏侯靜靜的坐在副駕駛,一路看着窗外,心盤算着接下來該怎麼辦。

    快到清河鎮的時候,林壞沒有進鎮,反而拐了岔路,朝山裡開去。

    經過一段長長的七彎八拐,顛簸不平的山路,費了好一番功夫,他們來到一座大水庫邊,林壞把汽車停在了大壩。

    林壞開門下車,夏侯跳起騎人,林壞邁開步伐前抖了一抖,然後帶着夏侯走向水庫邊的水泥房。

    進去後,夏侯看到一個臉熟的年大漢,這人在啓靈公司見過,看來他是林壞口的海叔了,那麼他的全名應該叫林海。

    “海叔。”一進門,林壞先開口叫了一聲。

    “你怎麼來了?”林海喝了一口白酒說道。

    “來沾點煞氣。”說完,林壞走過去,彎下腰,把頭伸到林海的懷裡,使勁蹭了蹭。

    看到胯下的腦袋朝林海的懷裡插去,他們現在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夏侯立刻飄了起來,離開林壞的腦袋,和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

    同時,林壞這一詭異行動直接嚇壞了林海,他蒙逼的看着林壞:這孩子受刺激了?怎麼這副模樣?

    蹭了幾下,林壞頓時感覺好多了,海叔果然是人殺多了,身的煞氣重,是一個人見人怕、鬼見鬼愁的兇人啊。

    蹭完腦袋,林壞抱住林海,用胸口壓在林海身使勁擦了擦,擦完之後轉過身,用後背靠在林海身,想狗熊蹭樹一樣,又使勁蹭了幾下。

    “海叔,還是你煞氣重啊,我感覺好多了。”林壞邊蹭邊說道。

    “小壞,你彎了?但你也不能找老叔啊,老叔不好這口。”林海一邊用力推開林壞,一邊臉色發囧的說道。

    這下自己被族侄騷擾了,千萬別傳出去啊,否則自己的老臉沒地方放了。

    看到林壞的樣子,夏侯不自覺的退後了幾步,嫌棄的擦擦自己的手。

    在夏侯離遠了之後,那種陰涼的感覺消失了,林壞還以爲是靠近海叔的緣故,他一臉陶醉的說道:

    “海叔,今晚找你真是找對了,你的後背好溫暖,今晚讓我多沾點煞氣吧,這感覺實在太好了。對了,海叔你有多餘的衣服嗎?給我來一件,最近老是不舒服,海叔你的煞氣重,穿你的衣服辟邪,最好再來條褲子。”

    “嘭~”他的話嚇壞了林海,他手裡的酒瓶掉到了地,完了,自己臨老還要落入了族侄的魔掌,生活好黑暗啊。

    林海臉色漲紅,一臉尷尬的說道:“小壞,你喜歡什麼,那是你的自由,老叔都不反對。但你不能打老叔的主意,我也有拒絕你的權利,你再這樣下去,我把你扔進水庫裡餵魚。”

    聽了他的話,林壞嘟着嘴委屈的說道:“海叔,我認識的人,海叔身的煞氣最重,我不找海叔幫忙還能找誰?”

    林海怒吼道:“別說什麼傻氣傻氣的,你海叔不傻,你不是想佔我便宜嗎?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年輕人的事,我可以不管,但你別當我是傻子,你給我滾!氣死我了。”

    林海氣得滿臉通紅,心又有點害怕,連忙撿起地的碎酒瓶,對着林壞威嚇唬到。

    同時,林壞心也萬分委屈,不想要一套衣服麼,海叔何必生這麼大的氣?

    但爲了這套衣服,林壞忍氣吞聲道:“海叔,不要你一套衣服麼,至於生這麼大氣嗎?回頭我送你一套,阿尼瑪怎麼樣?”

    見他還是死性不改,繼續糾纏,林海斷然拒絕道:“孽畜,愛你媽的頭,我不愛你!”

    林壞心裡苦啊,咱們都是親戚,要套衣服咋這麼難啊?

    林壞臉一副真誠的樣子,說道:“海叔,我只是向你要一套衣服而已,何必出口傷人呢?海叔你也知道我體質敏感,我想我今天是碰了一個……”

    “滾!”還沒等他說完,林海忍無可忍的大吼一聲,打斷了他的話。

    沒想到現在他不僅僅要衣服,又說體質敏感,還說碰了一個他畢生所愛的人,林海快奔潰了:他這是要向自己表白啊,我去跳水庫算了。

    老天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這麼折磨我?

    夏侯一邊看着他們的笑話,一邊把這個房間搜查了一遍,沒什麼發現,於是穿過門縫鑽進了被他們鎖着的裡屋。

    一進入裡屋,夏侯發現了一個背對着門,被反綁着的人,繞過去一看,那人是白天失蹤的小胖子龐飛。

    夏侯一直以爲小胖子是被趕走了,沒想到他被迷暈,關在了這裡。

    在聯想到他們之前說的話,看來小胖子被綁在這裡,是等着被他們滅口。

    想來動手之人應該是林海,至於爲什麼他到現在還沒動手,夏侯不清楚了。

    在夏侯進裡屋後,林壞對林海好一通解釋,才使林海相信林壞目前還是直的,不是求愛來着。

    林壞一臉心有餘悸的說道:“海叔,今晚我真的碰髒東西了,剛纔還一直跟着我,我感覺它在我頭飄。”

    “哼。”聽了他的話,林海不屑一顧的冷哼一聲。

    “你別不相信,我有證據,你看看。”說着,林壞拿出手機給林海看,“這些是那東西幫我找到的,錢苞把這東西藏得很隱秘,沒有那東西我還真找不到它們。”

    “我都快相信你的鬼話了,然後你給我看這個?你編吧。”本以爲他會給自己看幾張拍下了鬼的照片,哪知給他看的是一些件的照片,林海一臉鄙視的看着林壞。

    見林海不信,林壞只好把手機放在桌,然後信誓旦旦的說道:“海叔,你別不信,在外面,那東西還一直在我頭,但我一靠近你,他消失不見了。我覺得是你的煞氣趕跑了他,所以我想要你的幾件衣服褲子穿穿,在你不在時,也能讓它不能靠近我。”

    聽了林壞的話,林海嗤之以鼻的說道:“算真有鬼,你找我幹什麼,我又不會抓鬼。我看你是應該去找和尚或者道士,不對,找他們也沒用,現在都是假和尚假道士,你還是去找醫生吧。”

    “找醫生幹什麼?”林壞先是一愣,然後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海叔你是說醫生整天和血漿器官打交道,他們身也帶了煞氣,能驅鬼。”

    林海氣急而笑道:“驅個屁鬼,我是說讓你去看看心裡醫生,你有病,得治!”

    “啊……海叔,你要相信我啊,這世真有鬼。”林壞萬分委屈的說道。

    林海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我說你年紀輕輕的,怎麼這麼迷信?到處嚷嚷有鬼有鬼,還不如我這個半百之人。”

    “海叔,真的有鬼啊,算你不信,給我一套衣服總可以吧?”面對固執的林海,林壞也放棄了說服他,只想要一套衣服用來給自己避邪

    林海一點都不相信他的話:“你這人怎麼回事?算有鬼,老叔也不是和尚道士,你要我的衣服有什麼用!”

    林壞耐心的解釋道:“海叔,侄兒要你的衣服是有原因的:一來你殺的人較多,身有煞氣,小鬼小怪都怕你。二來我懷疑跟着我的那傢伙是海叔你殺的,否則它爲什麼要指點我找到那份件呢?”

    “屁。”林海嗤之以鼻。

    林壞認認真真的說道:“海叔聽我解釋,它肯定是想讓我替他申冤,所以一直跟着我,還指點我找到了那份件。但它哪裡知道我是你的族侄,我還帶它來見你了,它頓時被你嚇跑了。”

    “尼瑪。”聽了林壞的話,林海打了個冷戰。

    “海叔,他們可都是你殺的,這是你造的孽啊。可現在它們都來找小侄我了,你可不能袖手旁觀,見死不救啊,海叔。”林壞聲淚俱下的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