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二零章 襲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二零章 襲殺字體大小: A+
     

    夏侯來到城隍神像面前,從包裹裡面拿出林瀝的屍體扔在神像前面的地。品-書-網

    再拿出那斷掉的手臂,在他手裡放一把大刀,舉起手臂和大刀朝神像砸去,他要僞造一個林瀝砸壞神像,從而被砍下手臂後被殺的現場。

    哪知在夏侯借用林瀝手的刀將要砸到城隍的時候,突變發生,遠處地的林梃屍體突然發生異變。

    在屍體發出的一圈紅光消失後,林梃突然原地滿血復活了。

    紅光消散後,林梃立刻發動衝鋒技能,朝夏侯徑直衝來。

    心早對這具怪的屍體不放心,爲此早有準備的夏侯,在林梃衝鋒發起的那一刻,立刻使用閃現,再也顧不得去砸城隍嫁禍林家了。

    衝鋒技能發動後,林梃留在路的一道筆直的身影,瞬間衝散了夏侯的殘影,撞到城隍神像,把城隍撞翻,去勢不減,神像向後倒去。

    反應靈敏的林梃立刻抱緊城隍,在隨着城隍倒下去的時候,用力一轉身,讓自己墊在城隍下面,避免了防城隍被砸壞的下場。

    不是說真城隍不會被砸壞,不能被移動的嗎?

    難道林梃也是弒神者?

    也許不僅僅自己是弒神者,所有的玩家都是弒神者。

    瞬間,夏侯想通了這些。

    但這不科學啊,玩家出生在神廟裡,只能在神廟裡安全下線,但卻能把神廟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神像給砸壞。

    這充分說明了一個道理:你給予最多的,卻是最容易傷害你的。

    難道這樣設置是爲了讓玩家之間的城池戰爭,可以通過砸壞對方的神廟,從而分出勝負?

    算了,現在是關鍵時刻,沒功夫想這些。

    林梃推開身的神像,站了起來,只見他後背鑲嵌着幾片被鮮血染紅的葉子。

    原來林梃在復活的那一瞬間,夏侯放在他旁邊的那盆盆景,也瞬間對他發起了攻擊。

    因爲盆景的存在,夏侯才能及時知道林梃復活了,纔能有時間使用閃現躲過林梃的衝鋒,從而避免了自己被暈住。

    現在插進林梃背的葉片,是盆景在林梃復活那一瞬間射出的一連串葉子,它們打在了林梯後背。

    只是盆景射出的葉子攻擊力不高,只有20點,剛剛只能打進1釐米,於是鑲嵌在了林梃後背。

    剛纔林梃爲了救神像,後背着地,於是讓背後的葉片更加深入了,受的傷也加重了。

    夏侯使用閃現後,身形重新出現,立刻盯了林梃,順便用偵查術看到了他的基本屬性:力量33點,體質19點,敏捷78點,移動速度爲1105,攻擊速度爲101,技能有復活、衝鋒。

    又是一個高敏捷玩家,頭疼。

    在夏侯盯着他看的時候,林梯也盯着夏侯,一字一頓的說道:“你是玩家!你從哪裡來的?”

    夏侯壓低聲音,沙啞的說道:“叔……輸不起啊,你玩毛遊戲,殺。”

    說完這話後,夏侯突然變得非常緊張,表現的非常懊惱,他的眼睛向左下方瞟了一眼。

    貌似沒看到什麼東西后,夏侯這才放心的吐了一口氣,然後立刻朝林梯衝去,表現的迫不及待的想殺了他。

    夏侯一系列的動作盡在林梃眼裡,同時他那句莫名其妙的話“輸……輸不起,你玩毛遊戲啊,殺。”,也讓林梃覺得挺怪的:

    我問了你一句“你是玩家!你從哪裡來的?”,你幹嘛罵我輸不起啊?這有什麼好輸不起的?真是莫名其妙,有病啊。

    兩人交手後,惜命的林梃,一邊抵擋夏侯完全放棄了防守的亡命進攻,一邊思考着這個黑衣人的怪舉動。

    由於惜命,林梃一心防守,不再使出進攻的招式,等着對面的黑衣人久攻不下,心着急,那麼他會變得越來越急,越來越亂,會忙出錯,到時自己的機會來了。

    而夏侯接下來的行動正如林梃所料,林梃心暗想,按照這樣下去,勝利遲早是屬於自己的。

    看着這人的亡命架勢,和着急想除掉自己的急迫心態,這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自己這方三人被殺,按道理說着急的應該是自己,他急什麼啊?

    難道是因爲自己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他是急於滅口?

    還有他怎麼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我們交易的時候出現呢?

    難道他知道我們現在交易?

    錢董被他殺了,不好交代了,最好是擒下他,交給錢總,讓他們去處理,也許是最好的結果。

    他一出現先殺錢董,後殺林淋,再殺林瀝,最後才輪到我,這是從易到難,這說明他非常瞭解我們,難道是我們內部人員?

    想到這,林梃做了一個決定:看我試他一試。

    林梃使用天南郡小喇叭:城隍廟受到黑衣人襲擊,求支援。

    發完這條信息後,林梃注視着黑衣人的眼睛,看到他的眼睛向左下方瞟了一眼,然後立刻眼神大變,更加兇猛的朝自己攻來。

    同時夏侯壓低聲音沙啞的喊了一句:“老東西,看劍,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他的這句話一說,立刻讓林梃意識到,此人這是在提醒自己專心戰鬥,不要發什麼消息聊天打屁了。

    再想到他衝來之前,特意看了左下放一眼,看到面沒有消息後,這才鬆了一口氣的樣子,這很能說明一個問題。

    看來他對自己在世界說什麼很在意,能讓他如此緊張的,定是自己知道了什麼重要事情。

    這時,城隍裡的打動聲驚動外面的人,他們一邊呼喊,一邊衝向城隍廟。

    聽到他們雜亂的腳步聲和喊聲,夏侯表現的更加着急了,打鬥起來更加不顧自己,一心進攻。

    這時,林梃看出了夏侯許多破綻,有了讓他一擊斃命的機會,但他沒有急於出手,他想的是生擒黑衣人,給錢總一個交代。

    此時,左下角的對話框裡跳出了兩條信息:

    林潼使用天南郡小喇叭:叔,我來助你,我在縣城內,馬趕到。

    林煒使用天南郡小喇叭:我也在,我馬來。

    叔……叔……輸不起。

    這幾個字突然跳進林梃的腦子裡,他突然明白了,眼前這個黑衣人是自己的族侄!

    好一個吃裡爬外的傢伙,白眼狼,盡然對自己人下手!

    難怪他要蒙着臉,穿着夜行衣,原來是沒臉見人!

    但這麼多族侄,到底是哪一個呢?

    “殺,有闖入者。”很快外面的人衝了進來。

    一大羣人來到門前,正想衝向在城隍廟裡打鬥的兩人,迎面飛來了一串葉子,領頭幾人沒在意,這幾片葉子打在了他們的身。

    系統信息:玩家夏侯的盆景擊殺和平縣民壯張小二,增加1點罪惡值,現在玩家夏侯的罪惡值爲7點。

    看到最前面的那人死亡,他周圍的人也掛彩,後面的人停了下來,等搞清楚狀況再說。

    原來城隍廟大門在離盆景5米的範圍內,他們一衝進城隍廟,進入了盆景的射程範圍。

    有人入侵,盆景面的小樹突然無風自動,面的葉子一枚枚自動脫落,劃出一條條優美的弧線,朝衝進來的人射去。

    射出去的那些葉子的攻擊力有20點,對有無護甲,體質十多點的人,能造成幾釐米深的傷口。

    一旦射要害,也能讓他們死亡,算沒射要害,也能讓他們受傷。

    但是,射出去的葉子沒有次在副本里見到的那株雪松那麼密集啊,這盆盆景只能保證射出去的葉子不間斷,卻無法全方位覆蓋。

    無法覆蓋,搞清楚狀況後,衝進來的人靠着自己的武功閃避,用武器抵擋,雖然暫時被阻擋,進不得,但盆景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傷害到他們。

    靠着這盆盆景堵住大門,夏侯避免了腹背受敵,但盆景只能把他們暫時阻擋住,無法殺掉他們。

    同時,自己這邊,林梃一心防守,讓自己也無從下手,不能這麼僵持下去了,是走是戰,看來得做出決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