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一三章 事成之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一三章 事成之後字體大小: A+
     

    夏侯看到賈雲一方處於下風,被賈員外這邊壓着打,於是他也出手加入戰鬥。!

    護衛們的屬性都不低,武功也不弱,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以命搏命,很快人人帶傷,個個流血。

    不久,第一個死亡很快出現了,然後一個接着一個的死亡,他們流出的血撒滿了整個房間。

    在這些人死亡的過程,夏侯只殺了一個拿着寶劍的,他先對夏侯造成了傷害,於是夏侯抓住機會,用死亡一指配合,把他給殺了,從他身得到1點經驗,可惜沒爆東西也沒掉命運轉盤。

    對那些不能對他造成傷害的,夏侯只傷不殺,把他們砍得身到處都是傷,然後把人頭留給其他人,他裝作慈悲爲懷,不想多殺人的樣子,其實是不想增加罪惡值。

    夏侯一會兒划水,一會兒拼死相搏,在他巧妙的控制下,殺到最後,夏侯一方剩他和賈雲了。

    而賈雲也身受重傷,躺在地,爬不起來,時不時的口吐鮮血,看來他的內傷頗重。

    而賈員外更慘,他的手下都死完了,他自己也身受重傷,身到處都是血窟窿,不停的流着血,同樣倒在地,似乎失去了爬起來的能力。

    “不好了!”一聲喊聲從遠處而來,引起了房三人的注意,他們轉頭往外看去。

    很快,幾個護衛擡着一個黃頭和大卸八塊的屍體來到這個房間,後面跟着被喊聲吸引而來的護衛和幾個倖存又沒跑的下人。

    看到他們進來,夏侯發現走在最後的護衛目光無神,臉色泛黃,神情木訥。

    “雨兒!”看到擡進來的黃頭身體,本來已經傷重動不了,躺在地的賈員外突然爆發了最後的力量,一把站起來,撲到包着黃頭人的包裹邊。

    賈員外拿起黃頭人的腦袋,一眼確定了這是自己的兒子,看到他的衣服屍體到處都是沾染着的怪黃血,他瞬間明白自己的兒子早遇害了,而且血是黃色的。

    “雨兒!”把這個黃頭抱進自己的懷裡,賈員外發出一聲悲天蹌地的慘叫。

    原來那時要把這個黃頭人大卸八塊,還是夏侯先提醒了一句,然後賈雲也發現了,自己那一刀下去並沒有殺死自己的堂兄,於是在夏侯的建議下把他大卸八塊了。

    經過這件事,賈雲和他的手下之後看向夏侯的眼神都怪怪的:他真是在治病嗎?他怎麼把患者的血變成了黃色,還讓患者變的像殭屍一樣?他真是一個可怕的大夫。

    同時賈雲也想到:他真是因爲受自己脅迫而留下來幫助自己的?現在怎麼看都像是因爲把堂兄治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他纔不得已留下來剷除這些後患,看來是自己當時是當受騙了。

    事到如今,算當受騙,也不得不繼續下去,開弓沒有回頭箭。這是當時賈雲的想法。

    拋去那時賈雲所想,回到現在,發現自己的兒子死無全屍,賈員外悲痛莫名,生無可戀,一把搶過護衛的刀,搖搖晃晃的朝賈雲走去。

    賈雲身有黃色斑點,自己兒子流的是黃血,賈員外瞬間知道了賈雲是兇手,而牀也有黃斑,那裡是殺死兒子的現場。

    於是賈員外拖着沉重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走向賈雲,他要爲自己兒子報仇!

    他要把這個殺了自己兒子,而且死後都不放過雨兒的屍體,把雨兒殘忍分屍的白眼狼,一刀刀的剁成肉泥!

    現在賈雲也是傷重站不起來,看到賈員外拿着刀過來,只好一邊向後爬,一邊呼救道:“救命!夏侯先生救我!”

    賈員外舉起刀,眼神堅定,一步一步向賈雲走去,每走一步,地留下一大堆血。

    他身到處都是窟窿眼,估計殺掉賈雲後,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於是夏侯靜靜的站在那裡看着。

    他可記得之前賈雲在賈員外面前陷害自己,又在這個房間設計拉自己下水,自己沒找賈雲報復,都是寬宏大量了,現在何必去救他?

    夏侯沒管,外面心情複雜的護衛也沒管,他們估計對這兩個賈家人都失望透頂了,在沒分出勝負前,都不會再給他們賣命。

    而且只要他們同歸於盡了,在官府登記過,已經佔到半個合水鎮的賈府家產可沒了主人,到時……他們未必沒有這樣的小心思。

    賈雲向後爬,終於被後面的大牀給擋住了。

    賈員外也終於踉蹌的追到了賈雲跟前,大刀吃力的被他舉過頭頂,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賈雲,同時他的眼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不要啊,叔父,我知道錯了,叔父饒了我吧,求求你了……”賈雲看到賈員外到了眼前,連忙拼命的求饒。

    “呵呵”賈員外發出一聲冷笑,然後用盡最後的力氣,連人帶刀一起向賈雲砸去。

    “啊……”賈雲看到迎面落下的大刀和賈員外的身體,閉眼睛,發出一聲慘叫。

    賈員外的身體砸到賈雲的身,賈雲的慘叫聲戛然而止,房間重新迴歸了寧靜。

    看着賈員外的身體倒在賈雲身,站在最後的那個黃臉護衛,他的眼神閃過一絲焦急和擔心,可是他彷彿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看着賈員外的身體壓在賈雲身,而他手裡的大刀砍在牀,夏侯眉頭一皺:這小子的運氣真好。

    很快,賈雲發現自己沒死,而壓在自己身的賈員外卻氣息微弱,看來剛纔他是用盡自己最後的生命力激發出來的力量,估計他活不了多久了。

    想到這,躺在地的賈雲於是“咯咯”的笑了起來。

    可沒笑幾下,賈雲被從口裡吐出的鮮血嗆了幾口,虛弱的咳嗽起來。

    休息了一下,賈雲恢復了力氣,把身氣若游絲的賈員外推開,支撐起自己的半身身體,他爬起半個身子後,一手撐地,伸出另一隻手到牀亂摸起來。

    很快,賈雲摸到了牀的匕首,抓了過來,一刀割開了賈員外脖子的氣管。

    看到這裡,站在最外面的黃臉護衛臉色更黃了,眼流出一滴淚水,眼神露出無盡的悲痛和憤怒。

    可惜他現在還動不了,只能像一根木頭一樣站在那裡,然後眼睜睜的看着。

    殺死賈員外後,賈雲半臥着靠在牀邊,不顧身的內傷,高興的哈哈大笑:終於達成了畢生目標。

    雖然受了重傷,但今晚除掉了自己的叔父和堂哥,從今以後,自己是賈府的主人了,這如何不讓他興奮?

    高興了一會兒後,賈雲掏出療傷藥,給自己服下。

    等傷勢控制住了,賈雲對着外面的護衛說道:“你們深明大義,沒被這個瘋子欺騙,不爲這個瘋子賣命,以後我一定會重用你們的。今晚你們能棄暗投明,我一定重重有賞,今後我們是兄弟了,一起爲賈府、爲合水鎮奮鬥吧。”

    傷勢剛壓住了一點,賈雲開始對外面的護衛許諾各種好處,爭取他們對自己的支持。

    自己原來偷偷收買的幾個心腹,都死在了這一戰,他現在面臨無人可用,還好和這些人較熟悉,能穩住他們。

    思考了幾十秒,一個護衛站出來說道:“雲公子……不,少爺,我這兩百斤肉交給少爺了,我以後唯少爺馬首是瞻,爲少爺、爲賈府效命。”

    看到有人投靠了賈雲,畢竟賈寶達和他兒子死了之後,那些在官府登記過的賈府家產都會落到賈雲的手裡,於是剩下的護衛也接二連三的向賈雲表示效忠,爲今後找個混飯吃的地方。

    看到這些護衛向自己效忠,賈雲心裡生出別樣心思,要是現在能把夏侯拿下好了,畢竟他剛剛對自己見死不救,而且自己還答應分他一半家產,這有點捨不得啊。

    但想到夏侯的武力,而自己又身受重傷,賈雲又有點不敢輕舉妄動了。

    “幾位兄弟,你們過來,扶我過去,我要和你們好好聚一聚,和你們在一起,我感到特別親切。”賈雲朝外面的護衛說道。

    能到他們間,不管要不要對夏侯動手,急功近利的賈雲都會感到安心許多。

    被幾個護衛扶出了房間,來到他們間,賈雲頓時放下心來。

    不安心的賈雲,悄聲的向他們試探着問道:“兄弟們,你們怎麼看這個能打碎河伯的弒神者?我們合水鎮畢竟得罪了他,他也殺了我們的老鎮保,我們是賠禮道歉呢,還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