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一零章 設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一零章 設計字體大小: A+
     

    夏侯和賈雲偷偷潛伏到賈員外兒子的房間外,原來在夏侯打算離開的時候,賈雲突然叫住並告訴他,也許他叔父兒子的房間藏有金銀細軟。!

    賈雲也是無奈,他在夏侯的忽悠下,開始有點相信賈員外真是那樣的人,他是一個極端的人。

    然後他們在柴房找到獵人的屍體,到了這個時候,他更加確信了夏侯的話:今天晚發生的這一切,它背後的幕後元兇,操控之人是賈員外。

    而且堂兄被夏侯治好,叔父已經對自己產生了懷疑,賈雲覺得自己沒機會繼承這賈府偌大的家產了,於是慫恿夏侯去爲民除害。

    但夏侯沒答應,執意要走。

    想到以後自己也沒法在賈府待了,於是賈雲突然想通了,他告訴夏侯,他決定離開賈府,以後和夏侯一樣浪跡天下。

    到外面流浪是需要錢的,於是他又突然想起堂兄的房間也許有金銀珠寶,慫恿夏侯一起來撈一把再走。

    而他告訴夏侯這裡有金銀珠寶的原因是:賈員外總是把最好的東西送給他兒子。

    於是他倆來到了賈員外兒子的房間外面,偷偷摸摸的打算做點見不得人的事。

    透過映在窗戶的黑影,夏侯知道那個黑影是愛子心切的賈員外,他不放心兒子,所以一直守候在那裡。

    “金銀錢財怎麼可能放在這裡,你不是騙我的吧?”夏侯看着那個厚皮包裹的房間,有點懷疑的問道。

    聽了他的話,賈雲信誓旦旦的保證道:“夏侯先生放心,除了此地,賈府下下我都熟悉的很,其他地方都沒藏有錢財。只有這裡,我還沒有摸透。”

    夏侯皺皺眉頭問道:“賈員外的臥室、書房呢?”

    賈雲回答道:“那幾個地方我很熟悉,以前我偷偷翻過很多次了,那裡沒有攜帶方便又值錢還容易出手的東西。只有堂兄的房間,我還沒搞清楚,叔父不太放心我一個人進去,每次都是他陪在一旁,我也不好到處摸索敲擊尋找暗格。”

    夏侯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賈雲問道:“那你怎麼肯定這裡有金銀財寶?”

    賈雲做了一個你安心的手勢:“我之前看到過好幾次,叔父帶着金銀珠寶進入堂兄的房間,出來之後再也沒看到過那些金銀珠寶了,估計它們被藏在堂兄的房間裡了。”

    夏侯喃喃說道:“不應該啊,按你堂兄以前那副鬼樣子,賈員外要是把金銀放在那裡,不是三歲的孩童抱着金磚,無端找禍嗎?”

    賈雲不以爲然的說道:“先生太小看賈府的防衛了,一般人無法在這裡作案。再說,也許是叔父愛暈了頭了吧?父母麼,總想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兒子。”

    “算了,不說了,相信你一次。聽你話的意思,你對賈府下下搜查了一個遍,你不軌之心由來已久啊。”夏侯若有所思的看着賈雲。

    賈雲淡然的說道:“夏侯先生誤會了,我這人沒什麼壞心思,只是較好動,手賤而已。”

    在夏侯和賈雲藏在外面等着的時候,一個護衛急急忙忙的從遠處跑了過來,敲了敲外面的門。

    那護衛慌張的說道:“老爺,柴房發現獵人的屍體。”

    房間的黑影站起來,輕輕打開門,小聲說道:“小聲點,雨兒剛睡着,不要吵醒了他。獵人怎麼死了呢?帶我去看看。”

    看到賈員外走了,夏侯與賈雲從躲藏的地方出來,悄悄的潛過去,敲暈外面的兩個護衛,進入房間,又敲暈幾個在房的下人。

    夏侯朝牀看去,賈員外的兒子現在頂着個黃色的腦袋,正一動不動的躺在牀,不知是睡着了還是怎麼了,要不是擔心時間久了被賈員外發現自己的黃符有問題,夏侯也不跟賈雲來這裡了。

    夏侯抓緊時間,開始仔仔細細的在房搜索起來。

    賈雲不放心的回頭看了一下關好的門,又謹慎的瞥了一眼正在翻箱倒櫃的夏侯,心不由的恥笑了他一下:鳥爲食亡,人爲財死啊。

    賈雲把手放進懷裡,眼睛緊緊的注視着牀的堂兄,輕輕的踮起腳,一步一步小心的走向躺在牀的堂兄。

    來到牀前,賈雲的手從懷裡掏出來,只見手裡多了一邊寒光閃閃的匕首。

    這鋒利異常的匕首被賈雲反手緊握住,然後雙手抱緊,用力扎向了躺在牀的堂兄,匕首立刻出現了黃色的血液。

    看到他的動作,一直在旁邊偷偷留心着他的夏侯怒喝道:“你幹什麼?”

    見目標達成,賈雲鬆了一口氣,臉帶微笑的說道:“夏侯先生不好意思了,你不用費力找了,這房間沒有金銀財寶,剛纔那些話我都是騙你的。抱歉了,夏侯先生,爲了能讓先生幫我,我只能出此下策。現在堂兄死了,夏侯先生和我是同一條繩的螞蚱了,要是我叔父知道了,他同樣也不會放過你了。”

    夏侯看着他,憤憤不平的說道:“你把我騙到這裡,然後在我的眼前殺掉令兄,是爲了拉我下水,最後和你一起對付賈員外。賈兄,好心機啊!”

    賈雲厚着臉皮說道:“不錯,我一個人對付不了叔父,於是只能拜託先生了。現在有了夏侯先生的幫忙,我想我們一定會成功的,在這裡我先謝過先生。事成之後我把賈府的一半財產分給先生,夏侯先生,你看怎麼樣?”

    夏侯嘆了一口氣說道:“事到如今,既然被你拉下了水,我也只好一條道走到黑了。”

    看到計劃成功了,賈雲高興的說道:“多謝先生的仗義出手。”

    賈雲朝窗外揮了揮手,門從外面打開,進來幾個護衛和下人。

    另一邊,在賈員外檢查完獵人的屍體後,沉吟道:“他怎麼死了?誰殺的?”

    一會兒後,一個下人來報:“老爺,不好了,公子出事了!”

    “啊!走!”聽到自己的兒子出事,賈員外心一驚,立刻帶着護衛向他兒子的房間跑去。

    來到他兒子的房間一看,只見最裡面的是自己的兒子,靠外面的是侄子和幾個護衛、下人,這幾個人拔出武器站在門口,和他們對峙着的是夏侯。

    他的兒子正躺在牀,黃色的腦袋朝,胸口隨着呼吸微微起伏着,他臉佈滿一道道留着紅色血液的傷口。

    他的臉已經血肉模糊,基本看不清了,只能通過輪廓,還有間或露出的一點黃色皮膚,來依稀分辨出這是他的兒子。

    “雨兒!”賈員外悲憤的喊了一聲,朝拿匕首抵住自己兒子脖子的夏侯怒視而去,那眼神兇殘極了,似乎述說着不把夏侯扒皮抽筋他絕不善罷甘休。

    看到自己的兒子在夏侯手裡,而且被毀了容,儘管自己兒子之前的臉也是有許多疤痕,但此刻看到兒子臉血淋淋的新傷痕,這依然讓賈員外痛心不已。

    花了十來秒鐘時間,賈員外努力讓自己剋制下來,用帶着顫抖的聲音說道:“夏侯先生!我自問待你不薄,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儘管找我,何必對我兒子下如此狠手!”

    夏侯把放在脖子的匕首移動了一下,冷笑的說道:“賈員外,賈寶達,你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賈員外吸了一口氣,壓制住自己的怒氣說道:“夏侯先生,我們之間一定是有誤會,只要放了犬子,這事我當沒發生過,我們萬事好商量。”

    夏侯看了賈員外身邊的護衛們一眼,冷笑着說道:“誤會?我們之間沒有誤會!你設計利用老鎮保的死心,讓他用火燒我的時候,你應該想到現在現在這個局面了,這都是你自找的!”

    “那把火既然沒燒死我,你應該知道我會回來報仇的!剛纔我親手殺死了放火的老鎮保,現在輪到你這個幕後黑手了!”夏侯看着賈員外恨恨的說道。

    聽了他的話,賈員外連忙否認道:“夏侯先生,你搞錯了,這一切與我無關!這一切都是張鎮保的詭計,都是他的栽贓陷害,你要相信我,放過我的兒子吧,他是無辜的!”

    “別狡辯了,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然後,夏侯吧啦吧啦的說起來,把之前對賈雲說得話又對賈府的護衛和下人們說了一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