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零九章 你活不久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玩命遊戲之江湖 - 第一零九章 你活不久了字體大小: A+
     

    “合水鎮是生我們養我們的地方,叔父爲什麼這麼做?沒道理啊!”賈雲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問道。

    夏侯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說道:“我怎麼知道?也許是他昨晚聽到我無法醫治你堂兄後,感到絕望了,從而一時激動,衝動之下難免會做出不可思議的決定。但看事前已經做好了這麼多的準備,這不可能是一天之內幹完的,所以他的這個計劃應該準備很久了,他早有了拉合水鎮陪葬的準備。”

    夏侯看了賈雲一眼,悲天憫人的說道:“我猜的要是沒錯的話,如果沒人醫治好他的兒子,以他怨天恨地的情緒,他會讓整個合水鎮爲他兒子陪葬。你叔父可是個真正的狠人,只爲玉碎,不求瓦全。說了這麼多,你該明白了吧?算你堂哥死了,賈員外也只會拉着你們,拉着整個合水鎮,爲他兒子陪葬,不會把遺產留給你的!”

    “不,不可能!”賈雲拼命搖頭,想用此來說服自己這不是真的。

    看他還執迷不悟,夏侯繼續無情的打碎他的夢想:“別自己騙自己了,這是事實。愛有多深,恨有多深!”

    “可……”聽了夏侯的話,賈雲眼睛一亮,說道:“對了,夏侯先生,你治好了堂兄的怪病,堂兄現在沒事了,叔父不會……”

    夏侯步步緊逼,是不想讓他心存幻想:“賈兄,你還真天真啊!一個要拉着全鎮給自己兒子的人,現在他兒子痊癒了,你覺得你安全了?是的,現在的合水鎮是安全了,鎮的每一個人也安全了。但是,你!賈員外的侄兒!你堂兄的堂弟!你覺得你安全了?你能活下去?賈寶達會讓你活下去?你覺得他察覺了你的心思後會讓你活下去?”

    “如果剛纔你沒跳出來,你也許還能活下去,但現在?哼哼,你還是想想後事吧!”夏侯指了指,他的心口說道。

    聽了夏侯的話,賈雲一頭冷汗,一下子坐到了地。

    突然,賈雲反應過來,厲聲問道:“既然你知道這些,那爲什麼不告訴張鎮保,老鎮保,反而要殺了他們?”

    夏侯冷笑道:“天真,你到現在還這麼認爲?你怎麼這麼肯定張鎮保是我殺的?是賈員外暗提示你的吧?你好好想想,也許我也是和張鎮保一樣,是一個黑鍋俠?別忘了這裡是哪裡,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殺人?被殺還差不多。能在賈府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有一幫子手下的張鎮保,除了賈員外,你想想還有誰?問心不問跡啊,少年。”

    “啊!”賈雲吃驚的大呼一聲。

    看到有效果,夏侯接着反問道:“新老鎮保都死了,誰受益最大?依照誰受益,誰有嫌疑的原則,你好好想想,我說得對不對?”

    賈雲有點不甘的說道:“但叔父爲什麼要殺張鎮保,他們可是親如兄弟啊?”

    “很簡單,賈員外兒子的病要好了,從今以後他能有一個正常的兒子了。你應該記得,之前總有人在背後對他兒子說三道四,在背後說他的惡行終於報應到他兒子的身。總有人在背後嘲笑他:惡人有惡報,對吧?”

    賈雲想起確實有在背後對賈府議論紛紛,幸災樂禍,於是點點頭。

    夏侯繼續說道:“但現在賈員外的兒子突然好了,一個疼愛自己兒女的父母是不是會感到特自豪,特幸福,他們會把自己的子女拉出去溜溜,你們看:你們都錯了,我兒子是最棒的!”

    “這是普通父母做的,而賈員外,他可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會他們做的更狠。他會讓那些看不清他兒子的、嘲笑過他兒子的,都匍匐在他兒子的腳下!他要讓他兒子:君臨合水鎮!”說完夏侯伸出手掌,手心朝,收攏手指,爲他展示一個一切盡在掌握的手勢。

    夏侯收回手,說道:“既然賈員外兒子的怪病快好了,現在要早做準備,這樣一個瘋狂的父親會不會打下一個合水鎮,作爲禮物送給兒子?而老鎮保和張鎮保是攔在前面的敵人。”

    “既然你知道了這麼多,爲何還要殺死老鎮保?”賈雲惋惜的說道。

    “這老傢伙,是非不分,算我把真像告訴他,你以爲他會相信我嗎?你以爲算我不殺他,他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嗎?而且……”說到這,夏侯故意停了下來,看着賈雲。

    “而且什麼?”賈雲連忙追問。

    夏侯斯條慢理的說道:“而且,我早看這個老傢伙不爽了,真正的兇手不去抓,一直瘋狗一樣追着我不放。我可不是一個會考慮大局的人,他讓我不爽,我殺了他。”

    “哎……”賈雲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別悲天憫人了,還是想想你自己吧,剛纔賈員外試探你了,你看出來了嗎?”說完,夏侯拍拍他的肩膀。

    “啊?”賈雲一聲驚呼,然後反應了過來,“這麼說,在我開口說你是殺害張鎮保的兇手之前,他早知道堂兄的病有起色了?”

    夏侯嘿嘿笑到:“是啊,當時你還傻乎乎的跳出來,想阻擋我繼續治病,豈不知這一切都是他對你的試探。你也不想想,賈府都在他的一手操控之,你怎麼會自認爲你在賈府的消息會賈員外更靈通呢?幼稚。”

    聽了夏侯的話,賈雲面若死灰,突然他靈光乍現:“不對,我對你有怨無恩,你爲什麼平白無故的要告訴於我?”

    對此,夏侯早有準備,說道:“替你堂兄治病之前,我告訴過你,我幸好什麼,你還記得嗎?”

    賈雲想起來了,試探的問道:“錢財?”

    夏侯點頭承認:“對,但我治好了令兄之後,賈員外是怎麼報答我的?”

    “請你去寶庫,予求予取啊。”賈雲不解的說道,他不明白賈員外這麼慷慨,夏侯先生有什麼好不滿意的。

    夏侯一臉嘲笑的說道:“呵呵,還叫你去牽一輛馬車,想拿多少拿多少,多慷慨啊?”

    “額?”聽了夏侯的話,賈雲沒明白過來。

    見他沒明白,夏侯繼續說道:“一馬車,能裝多少?帶着一輛馬車的破銅爛鐵,我怎麼去浪蕩江湖?”

    “啊……”賈雲總算明白了原因,這是診金不夠,夏侯先生怨恨了,所以才告訴自己這一切。

    夏侯裝逼道:“你知道嗎?我從小有一個夢想,飲馬江湖,仗劍走天涯,做一個浪跡天下的俠客義士!”

    夏侯摸出一枚銅錢,放到賈雲手裡說道:“可是你們讓我帶一車破銅爛鐵是幾個意思?以後走進一家酒樓,我前一句:小二,拿最好的酒,最貴的菜。然後等結賬的時候,我一伸手,掏出的是一把銅錢,這場面,你覺得妥當嗎?”

    “啊?你是因爲叔父給的是銅錢,而不是金銀,因而心生不滿啊?”賈雲張大嘴巴,吃驚的看着夏侯。

    夏侯拿出一個銅板往桌一丟:“你以爲呢?在江湖行走的哪個俠士,不是隨手丟出一定銀子,然後風度翩翩的說一句:多的賞你了。之後雙手一甩,瀟灑走人,那場面多威風啊!”

    聽了夏侯的話,賈雲羨慕的說道:“啊?夏侯先生,這多浪費錢啊,我們小家小戶的賺點錢不容易啊,沒這麼多錢可以揮霍啊!”

    夏侯鄙視的看着他:“這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這是態度問題!不說了,我告訴你這些,是想發點小財,順便問問你,你賈家的金銀藏在哪裡,反正這些也不會留給你,你當是到我這買消息費了。”

    賈雲誠懇的說道:“實話實說,我們賈家確實沒有金銀,我們一直都保持使用銅錢的習慣,我們這小地方的鄉村野夫,用金銀也不方便啊,還是用銅錢實在,不夏侯先生到處遊歷,見多識廣啊!”

    夏侯斜眼看着他,明顯不信:“賈兄啊,不要這麼小氣嘛,這些留着也不是你的,我們分了多好。”

    “我實在是不知道啊,夏侯先生你也知道,叔父對我多有提防,我真的不知道哪裡有金銀。”賈雲真誠的說道。

    聽了他的話,夏侯無奈的說道:“算了,當我做了一件好事,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不多說了,告辭。”

    “等等,先生留步。”賈雲叫住要走的夏侯說道。

    夏侯回頭看着賈雲,猜測他叫住自己的用意。

    “先生,既然我叔父是這樣的人,夏侯先生爲人光明磊落、嫉惡如仇,何不爲民除害?”賈雲試探的說道。

    聽了他的話,夏侯很乾脆的拒絕,他之前說的那些話只是爲了挑起他們之間的紛爭,自己可不會親自下場,於是說道:“這是你們合水鎮的事,我不參與了,倒是賈兄深明大義、俠肝義膽,何不大義滅親?”

    賈雲猶豫的說道:“我畢竟是叔父養大的,我不能做這種忘恩負義的事。雖然叔父作惡多端,但我不是爲國爲家的大人物,我下不了手。他雖然對我不仁,但我不能對他不義。”

    “既然這樣,那我告辭了。”夏侯朝賈雲一抱拳說道。

    “等等,夏侯先生留步。”看到夏侯要走,賈雲不甘心的把他叫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